【大荔文苑】韦文华:父爱的香椿芽

朋友送来的香椿,香嫩香嫩的,在热水里轻轻过一下,切小段装盘,上面撒上一层红辣椒面,放一点点盐,热油一泼,滋的一声,香味就热辣辣的,溢满整个厨房。

不需要放其他的任何一种调料,就简单的盐,辣椒面,热油,你的食欲就被挑拨的,举双手投降。

然后一边在心里默念一句,罪孽啊,又要发胖了。一边赶紧去烤箱里拿,已经烤的黄干黄干的馍。

热馍夹香椿辣子,那是黄金搭档,百吃不厌。

其实香椿还有好多其他的吃法,像是油炸香椿鱼。

拿一个碗,里边放上面粉,用水化开,打一个生鸡蛋放到里边,和成面糊,在放点盐,把刚从树上摘下的新鲜香椿,洗净控水,然后把整个连枝带叶的香椿,放在和好的面糊里,滚一滚,等均匀的裹上面糊,炒锅里放油,油微微热了,把裹好面糊的香椿,放油锅里炸一下,出锅后,一条条香喷喷的的素素香椿鱼,就做好了。

每到香椿快变老的时候,那时候的天气也已经热了,中午的时候,我喜欢擀一点碎面。

就是一整张的面,用擀面杖卷起来,从中间切开,然后改花刀,切成一个个菱形块。

准备适量的,烧开的热水,放在一边备用,锅里放水煮面,面煮好了,用漏勺盛出来,把面放到准备好的开水里,然后把做好的香椿辣子,一整碗都放到面里,搅拌好。

一盆清汤香椿面,就做好了,只待家人共享了。

香椿虽然好吃,但每到香椿发芽的季节,总是会伤感,每次看见香椿芽放我面前,总会想起,以前回娘家的时候,父亲从地里干活回来,看见我来了,就会开心的说,我女子来了,给我娃摘香椿去。

哪怕是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父亲也会执拗的让妈妈再去做一盘香椿辣子。

世间一草一木因人而有情,像我隔壁婶婶说过的,物是真的,人是假的,物件可以传几代人,可人却因生老病死,不在了。

香椿年年都在发芽,生生不息,而我的父亲却不在了。

作者简介:韦文华,大荔县两宜镇人,喜欢用笔记录生活中的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