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遵义籍烈士 忠魂有了归宿

修葺一新的姚国华烈士墓,小图为姚国华烈士生前照片

姚国华烈士遗孀和女儿辨认姚国华照片

退役军人事务部网站刊登的何廷玉烈士资料

核心提示

日前,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公布了100位烈士的寻亲信息,其中有两位烈士为现在的遵义市汇川区人。遵义市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经过多方查找,为两名烈士找到了家人。其中,长眠云南玉溪的姚国华烈士,其遗孀和女儿仍生活在遵义;另一位安息在遵义市余庆县龙溪镇的何廷玉烈士,其亲人也生活在遵义市汇川区。

A

姚国华烈士:安息于云南易门县

无籍贯烈士 原是遵义人

4月2日,退役军人事务部发出了为100位烈士寻亲的消息,其中有一位是长眠于云南省玉溪市易门县革命烈士陵园的姚国华烈士。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这位牺牲时年仅22岁的烈士,组织上并不清楚其籍贯。

这引起了遵义市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注意。“之前,我局曾接待过一名烈士的女儿姚本连,其父名字也叫姚国华。”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党总支副书记钟正军说,当时姚本连是为父亲姚国华补办烈士证明书。

该局工作人员李德俊说,他们立即与云南省易门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联系,对方发来了一张姚国华烈士生前的照片。李德俊立即将该照片发给家住汇川区泗渡镇观坝社区的姚本连。经姚本连的母亲卢正芳辨认,易门烈士陵园的烈士姚国华,正是姚本连的父亲姚国华。

烈士遗孀 回忆生离死别

汇川区泗渡镇观坝社区,位于娄山关脚下。姚国华烈士遗孀卢正芳回忆,1965年3月21日,她与姚国华喜结连理,不久就怀孕了。当年年底,丈夫姚国华毅然从军。她虽然有孕在身,仍坚定地支持丈夫去参军。

“那天一大早,我送他到火车站,他戴着大红花离去的样子,我现在都忘不了。”4月9日,在观坝社区外孙女的家中,77岁的卢正芳回忆起丈夫当年从军的一幕,仍十分激动。

卢正芳说,丈夫参军离家后,每个月都会给家里来信。在信中,丈夫说在云南易门。1966年,女儿姚本连出生。每月来信中,丈夫都会问及女儿情况。纸短情长,家书万金。

1967年,卢正芳带着1岁的女儿到易门探望丈夫,一家3口短暂相聚后,卢正芳带着女儿回到遵义。她不曾想到,这一次分开,竟成永别。

千里寻夫 却收到噩耗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1968年秋,带着两岁女儿劳作的卢正芳突然想起:丈夫已经有两个月没来信了。“当时和我们一起做农活的一位村民说:怕草都长了很高了。我当时还没明白话的意思。”卢正芳说,这位村民也有亲戚在云南当兵。后来,她隐约了解到,该村民的亲戚曾给家里来信,透露了丈夫姚国华已牺牲的消息。

卢正芳不信,但想到丈夫中断的书信,又隐约觉得不妙。经商议,卢正芳背着女儿,与公公姚正修前往云南寻找姚国华的下落。她从部队得到确切消息:她的丈夫、中国人民解放军7655部队副班长姚国华,于1968年7月27日在云南省易门县三矿牺牲。

悲伤中的卢正芳,几度昏厥。后来,部队为了照顾烈属,安排卢正芳到蚊帐厂上班。但想到女儿太小,卢正芳选择回到遵义,将女儿抚养成人。

烈属心愿 想早日去祭奠

时隔半个多世纪,说起丈夫的牺牲,卢正芳老泪纵横。她说,当年因女儿年幼等原因,丈夫牺牲后,她和女儿都没有去祭奠,希望有生之年去看一看。

据了解,1979年,姚本连作为烈士家属,领取了相关补助。1983年,为照顾烈士子女,相关部门将姚本连安置在原观坝公社上班。

说起父亲,55岁的姚本连不时泪湿双眼。她说,记忆中已难有父亲的音容笑貌,但父女情深,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去看看长眠他乡的父亲。

钟正军说,他们先后多次与云南方面对接相关事宜,但因疫情原因,一直未能成行。经过再三联系,原本确定今年清明前往云南祭奠姚国华烈士,但突如其来的云南瑞丽疫情,再次打乱了计划。

“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会尽快为您和您女儿了却这一心愿,带您及家人到姚国华烈士墓前进行祭扫。”4月9日,在观坝社区卢正芳外孙女家中,钟正军拉着卢正芳老人的手说。

B

何廷玉烈士

安葬于余庆

退役军人事务部帮忙寻亲的烈士中,还有一名遵义籍烈士,他叫何廷玉,现安葬在余庆县龙溪镇烈士陵园。

公开资料显示,何廷玉烈士为原遵义县人,1950年参加革命,生前系中国人民解放军17军50师150团6连战士,1951年在余庆龙溪剿匪牺牲。

原来的遵义县,多个乡镇分划给现在的汇川区、红花岗区、新蒲新区,大部分归现播州区管辖。为确认烈士身份,余庆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分别与上述各区联系,寻找烈士后人。

4月2日,在接到余庆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电话后,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李德俊立即进行核实。巧的是,姚国华烈士女儿姚本连到该局补办烈士证明书时,交了一份复印自《遵义县志》上的烈士名录,上面正好也有何廷玉这个名字。

同时,县志上还记载了何廷玉烈士牺牲时间、生前所在部队,这与退役军人事务部公布的信息完全吻合。

经多方核实,何廷玉烈士没有子女,其弟弟已去世多年,弟媳健在,其侄女何羽已有50多岁,系汇川区一名环卫工人。

何羽说,她知道伯父安葬在余庆,但不了解相关政策,一直没有主动向相关部门提及自己有一位烈士伯父,加上不知道伯父具体安葬之处,她也没去寻找过。

汇川区双拥优抚和褒扬纪念股负责人张忠玉说,他们会尊重亲属意愿,积极协调,与亲属前往祭扫,让烈士精神得以弘扬。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