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村行|太平这个违建重灾区惊艳蝶变,山上还有中共温岭县委驻地旧址

在外闯荡,我们身上的烙印都是温岭;而在温岭,我们的来源大多与村庄有关。村庄里,往往埋藏着我们最为厚重的记忆,凝结着最为浓郁的情绪。

《百村行》系列报道,以最简单的笔触,写最深情之故乡。

山下金村

城中村改造 山下金华丽转身

记者从山下金河上的青樟桥经过时发现,河边有数人正在悠闲地钓鱼。山下金河综合整治工程于2014年1月22日启动,投资225万元实施综合整治,这是台州市“五水共治”项目建设“集中开工日”首个启动的建设项目。

记者来到石夫人路,这条路感觉比以前宽了许多,双向两车道,路两边是城中村改造后的五层通天房屋,有的外面还架着竹制脚手架,有的却已装潢好,门口扎着红绸,写着“乔迁志禧”等字样。

石夫人路山下金段

熟悉山下金村的人都知道,作为城郊村,山下金村村庄原缺乏整体规划,建筑比较杂乱。2014年12月的一篇报道称山下金村为太平街道违法建筑重灾区,在“无违建村”创建过程中,街道先后拆除该村各类违法建筑近百处6000余平方米。

山下金村的华丽转身是从城中村改造开始的,借着市里城中村改造优惠政策东风,太平街道在成功启动第一批后应、屏下、小河头三村城中村改造后,随即启动山下金村城中村改造。2017年8月底,顺利完成山下金村签约,并要求在2018年3月3日至3月18日完成腾空。

2018年11月12日上午,山下金村120余名村民冒雨来到温岭影视城,参加村拆迁安置公寓式分房抽签大会,当时参加此次石夫人路临街路通天宅基地抽签的村民共116户,竞标临街路宅基地163间。

山下金城中村改造宅基地安置分7个批次,分石夫人路、东辉路等临街路宅基地安置,公寓式宅基地安置,小康型宅基地安置,级差排基的临街临路通天房择基安置等7个批次10轮进行,在2018年11月24日全面完成。

山下金村内,还有悦林名苑(原名翰林府)、金景花苑(共6幢)等楼盘,并且,南屏苑(大部分)、南屏商厦、锦宏苑、望湖花园等也都在山下金地界内,这里交通便捷,有南城汽车客运站,在建的市域铁路S1也经过山下金村。

悦林名苑

百樟桥过去一点,路边有不少中老年村民,正在台州市爱德食品有限公司边上坐着闲聊。

爱德食品是“温岭老字号”,所产秘制小肠卷等烤卤食品闻名温岭。原来,1975年时,金中友(身份证名,原也作忠友)夫妇在山下金樟树下开小店卖熟猪头肉、煮豆子芽等为业养家糊口,1983年时办理个体工商业营业执照,1989年时,其子金德胜(现爱德食品法定代表人)正式随父母经营,其后,小店先后发展成为圣胜卤味店、温岭市爱德烤卤食品有限公司、台州市爱德食品有限公司,成为一个集食品研发、生产、贸易、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实业公司。2018年11月,爱德秘制小肠卷旗舰店开业,标志着爱德连锁事业启动,公司致力于将小肠卷打造成“中国卷小肠”,使“爱德”成为全国知名熟食连锁品牌。

爱德烤卤

金氏墓志铭记载靖难风云事

顾名思义,山下金村,因以姓金的居多得名。据村民们介绍,金姓是山下金村的第一大姓,此外,还有周、王、陈、陆等姓,蒋、林、屠等姓也有。

2013年10月12日,在黄茅山北麓的金氏祠堂内,山下金凤山金氏家族将这年清明节前出土的《明故处士一直金公墓志铭》《明故月洲金隐君墓志铭》《明故处士金公墓志铭》和《明故处士宾凤金公墓志铭》等四方墓志捐赠给温岭市文广新局市文保中心。

这四块墓志的主人分别为金一直、金月洲、金慕南和金宾凤,其中金慕南(1462-1518,讳存璞,字蕴辉)是父亲,金月洲(1487-1552,讳世胄,字德宗)、金一直(1492-1567,讳世仲,字德承)和金宾凤(1494-1568,讳世显,字德耀)是同胞兄弟(他们另还有一个兄弟金世葩)。

这四方墓志铭分别由南京兵部尚书赵大佑、山东德府左长史邵濬、翰林院庶吉士应良和江西都昌县知县林贵兆撰写。

据捐赠时金氏家族代表金五梅、金才林等介绍,2011年,山下金金氏重修了宗谱。那年清明节前,金氏族人在八家山(百家山)加油站后面整修金氏祖坟时,挖出了四方墓志。

山下金金氏捐赠明代家族墓志

八家山山下金金氏墓志

温岭市文保中心主任张淑凝曾撰写论文《温岭明代金氏家族墓志考略》,发表在《台州学院学报》,对四块墓志所记载的金氏家族迁徙史及其他相关史事进行了考证。

《明故处士一直金公墓志铭》《明故月洲金隐君墓志铭》《明故处士金公墓志铭》和《明故处士宾凤金公墓志铭》记载了山下金金氏的家族史。墓志铭中还记载了嘉靖年间(1559),倭寇攻打太平县城,县官率众捍卫,缺饷,金宾凤“捐金四十以助,好义者效其美,城赖以全”的故事。

靖难之役时,王叔英奉旨募兵广德,因朱棣燕师已渡江,知事不可为而自经死。山下金金氏因为与王叔英通婚(王叔英夫人为山下金金氏),受到株连,永乐初年,黄四府君谪戍南京,家业一空。其孙、金慕南的曾祖父金廪(栖碧公)才从戍所释放回到故里。

作为忠节之士,王叔英受到后世敬仰,嘉靖己亥年(1539),纂修《嘉靖太平县志》的知县曾才汉在县治东建忠节祠以祀王叔英,并在黄淡岙建立了贞烈祠,祀王叔英的夫人及二女。

《嘉靖太平县志》载:“贞烈祠 在黄淡岙。祀静学夫人及二女,皆靖难时死节者。蔡方伯潮记。静学故址入庠士金世葩家,知县曾求遗裔,欲树立之,谋于绅士邱云鹤、高振辉等,议即校邻隙地建祠,世葩让出其地建贞烈祠。”

“蔡方伯潮”是临海人蔡潮(号霞山)。这篇记收于《嘉靖太平县志》卷四,文称:“……会靖难师起,(王叔英)因募兵广德,知事不可为,乃沐浴具衣冠,书绝命词,并自赞于案,遂自经以死。祠山道士、台人盛希年收葬祠山之麓。寻有诏治奸党,妻金氏毙于狱,二女并投井死,呜呼贞哉!”“时世葩以曾侯命,偕族贤复让所居近地故址,建贞烈祠,合祀金夫人并二女云。”文中的“世葩”,就是金慕南的第四子金世葩。

二女井:纪念王叔英贞烈二女

二女井曾是山下金村著名的古迹,其址,据说在山下金自来水厂那边,属山下金村新基里自然村范围内。据村民介绍,二女井碑曾被移到大队部里,现在不知去向了。

这二女井碑,可能是清光绪年间重立的碑。清《嘉庆太平县志》记黄茅山时称,“黄淡岙在其下。有陈婆井,极清泠,元里妇陈氏穿。王修撰二女井在路口,有碑。”“二女井 在亭岭下。王静学二女殉难处。康熙乙酉,知县徐尊显立石,乾隆辛酉,知县徐元肃复镌碑。”

到清光绪二十三年时,太平林襄臣(城东萧南村“前皇洞天”四字的书写者)等里人又醵金立二女井碑,请黄岩王舟瑶作《太平二女井碑记》,此碑记全文收录于《光绪太平续志正补》(见中华书局版《太平县古志三种》1018页)。从记中可知,除蔡潮(霞山)作贞烈祠记外,明尚书黄绾(久庵)曾为二女作过传辞,进士叶良佩(海峰)、谢省(宝庆太守)作过行述、序文。太平举人赵佩茳则作有《二女井碑阴记》(收入其《石芙蓉馆集》中),称“悲矣,里人之醵金碑二女井,悲二女也。女无墓,井其墓也。悲二女之死得其所,有合乎古忠臣孝子之为也。”

山下金老人活动室与金氏宗祠与相邻,与村里的保界庙尚书庙一样,都在老藤岭公路的“山村线”南侧。尚书庙主祀宋九尚书张齐贤,与年年举办大溪四月廿三庙会的镇东宫所主祀的是同一人,尚书庙宋九尚书寿日是二月十二,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去年暂停演戏庆贺了。

金氏宗祠和山下金老人活动室

叶霞寺为中共温岭县委驻地旧址

尚书庙右侧有条通往黄茅山上叶霞寺(旧志记为逸霞寺)的水泥路,是善男信女于2010年捐资建造的。印象中,记者在此路建造前就去过一趟叶霞寺,这一次重游时发现有不少变化,一是在原老寺的薜荔老墙之前,新建了一座大雄宝殿。记者上次来时,看到的则是一个木制的大雄宝殿模型,每个建筑构件上都标着乐助的钱数。宝殿前的天王殿,则还未建好,暂时搭棚,供奉弥勒佛、四大天王等神像。二是原叶霞寺的左侧房子改建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斗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旧址纪念馆(2015年12月12日正式对外开放),右侧的放生池则加了石栏杆,那块“放生池”石碑还在。

叶霞寺放生池

叶霞寺

叶霞寺建纪念馆,是因为这里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驻地旧址,1987年2月,山下金村因此被批准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斗争时期根据地。

山下金革命根据地

据《浙江省革命遗址通览》介绍,1928年,温岭北区抗租反霸斗争遭到国民党政府镇压后,一些共产党员骨干被捕,洋岙前、石刺头等基层党组织遭到破坏,中共温岭县委机关从横峰汇头王迁到叶霞寺,主要领导人叶仲华来黄茅山开辟工作,在山下金等地先后发展金大姐(山下金人,男)、王士俊等十多人入党(现有证可查6人)。1928年,相继建立山下金党支部、农会和游击队,金大姐任党支部书记兼游击队长。9月下旬,中共温岭县委在叶霞寺改选,金学河接任县委书记,曹廷祥、柳苦民为常委,李道明、金大姐、叶景泰、王士俊为执委。新县委组建后,领导山下金、小河、屏下、后应一带农民抗租反霸,游击队成员发展到30多人,先后经历6次战斗。1930年,编入红军第十三军二团(师)第一游击大队,至1936年初,黄茅山一带的革命活动转向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