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港街头的日本晚樱,异乡人感受的暮春余韵。

这个不冷不热的暮春季节,走在苏州张家港市的街头,可以看见一排排日本晚樱在人行道旁怒放,春风拂面,也散落了不少樱花花瓣在树下,让人有停下来盘腿而坐的欲望,可这樱花看起来甚是艳丽,还有些张扬与霸气,花瓣呈伞形状,单瓣的多瓣的,颜色也是白黄紫很是丰富,晚樱的姿态与内涵,像要是来庇护一些什么。也许更是一种对笑到最后的满足与自信。驻足观赏,在半生不熟的异乡,感受一下暮春的气韵,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早些日子,我在鉴真东渡出发地的古黄泗浦,也就是东渡寺,参加了一次当地人主办的樱花茶会,那些樱花的花期早一些,更适合在宁静的春夜,让花瓣自然而然撒落在树下的茶席之上,沐浴着夜色与月光,舌尖品着茶,鼻头闻着花香,耳朵里听着鉴真于此地出发六次东渡的千年故事,更是另外一份情趣与意境。

看过的风景,感受过的情绪,唯有用诗记之,才是对大自然和朋友恩赐予己的美景良缘的最好回报。

七律.樱花茶会

文/何宏江

细雨悄来暗带情,长席点点落山樱。

芳初闻处拨弦诵,茗欲烹时对我倾。

三口醇甘觉味古,几杯交错慰心宁,

黄梅月夜禅风久,不寐茶人影自清。

客居张家港将近半年,看过不少风景,赏过工地上的梅花、李花、梨花,也在三月下旬,经历数日的功夫慢慢目睹身旁的一大座梨园整体"移民",多少有些起伏与落寞,我们作为一个过客,曾经陪伴了梨花园在冬季的枯寂,也感受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场景,如今梨园突然全部消失,这种落差,好似突然之间与一个亲密的群体离别,诸如学校毕业,部队退役,单位离职等,人与花同理,难怪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诗句啊,天地人本是难舍难分的。晚樱的绽放,经历了春雨的洗礼,也熬过了不少百花齐放之后的等待,给即将进入初夏的人们留住了春天的余韵。春天,你慢些走,我还没有看够。

张家港街头的日本晚樱,诗意盎然。 何宏江 摄

东渡寺的樱花。茶友 摄

日本晚樱,蔷薇科樱属植物,落叶乔木,树皮银灰色,有锈色唇形皮孔,叶片为椭圆状卵形、长椭圆形至倒卵形,纸质、具有重锯齿,叶柄上有一对腺点,托叶有腺齿。在日本有悠久的栽培历史,园艺品种极多,有日本国花之誉。主要由本种及其变种与其他种类杂交培育而成。按花色分有纯白、粉白、深粉至淡黄色,幼叶有黄绿、红褐至紫红诸色,花瓣有单瓣、半重瓣至重瓣之别。伞形花序,花期受气候影响较为明显,是著名的观赏植物。花蕾具有“镇咳祛风”的药用价值。

樱花散落铺诗卷,最是伤春异地人。

何宏江 摄

纵有荷塘赊月色,还期梦境遇蛙鸣。

何宏江 摄

何宏江: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2020年10月客居张家港,工作之余探访张家港市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期间写有散文三篇,诗词三十余首,楹联十余副,楹联赏析文章两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