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一天被打三次,拔刀自卫刺死霸凌者获刑8年,出狱后发声

他原本是一名成绩优良的中学生,一天之内遭到学校霸凌团伙的三次殴打,拔刀自卫时刺死霸凌者一人,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现已解除社区矫正的他重获自由之身,感慨万千。他叫陈泗翰,曾就读于贵州瓮安县瓮安四中。

陈泗翰说,4月8日上午,他在母亲的陪同下,在贵州省黔南州福泉市司法局办理了解除社区矫正的手续。要是没有这件事,今年6月,他本该从一所大学的毕业了,跟很多毕业季的学生一样,忙着写论文、找工作。

七年前,他因刺死一位学校霸凌者入狱,刑期2495天,从15岁坐牢到22岁。现在他终于重获自由了,将再次面对正常的人生,换轨到正常的路线。在这7年里,是他父母和同学们对他不放弃,一封封信件让他感受得到字里行间对他的安慰与期待,还有囹圄之中的警官对他的惋惜与教诲,他表示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活着,不能辜负所有关心他的人。

事情要回到2014年4月30日。

这天早上8时许,陈泗翰与李景全在瓮安四中食堂排队打早餐,李景全踩了陈泗翰一脚,二人因此发生口角和抓打,与李景全一起的金睿等人也帮忙打陈泗翰,后因食堂职工制止双方才停下来。陈泗翰坐下吃粉时,金睿走到陈泗翰身边,用手敲着陈泗翰的头,问他服不服。陈泗翰忍了。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后,李景全、金睿等人到九(6)班教室的走廊上将陈泗翰拉到楼梯处再次殴打,随后又第三次将陈泗翰拉到五楼楼梯处殴打。中午放学时,李景全和金睿就给陈泗翰讲,下午他们两个(李景全和陈泗翰)一人拿一把刀单杀。

下午放学时,陈泗翰走到瓮安四中大门口一家奶茶店门口,就被李景全和金睿强行拉到对面丽都大厦的“虎鹰”扎啤城门前,问陈泗翰服不服,陈泗翰说不服,说表哥下午五点半钟前要来接他,同时陈泗翰打电话给其表哥。李景全等人就说等到下午五点半,看你表哥来了怎么办。到下午五点半钟的时候,陈泗翰的表哥还没有到,李景全就拉陈泗翰去花竹园C区。当走到“森马”服装店旁的巷道中间时,李景全就抓住陈泗翰的衣领将陈泗翰朝花竹园C区里面拉。此时,同学贺晗趁机将身上的一把卡子刀递给陈泗翰。陈泗翰将卡子刀放在衣服袋子里。李景全将陈泗翰拉到花竹园C区里面就对陈泗翰进行殴打。在殴打过程中,陈泗翰将卡子刀拿出来杀在李景全的胸部,李景全就用随身携带的卡子刀杀在陈泗翰的左背部,接着陈泗翰又用卡子刀杀在李景全的胸部后就跑了。李景全拿起卡子刀在后面追,当追到花竹园C区供电局收费点的大门时,李景全就扑倒在地上。金睿等人将李景全抬到瓮安大瑞医院去抢救,经医生确认已经死亡。经法医鉴定,李景全系锐器致心主动脉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

与此同时,陈泗翰跑到瓮安县城中街治安岗亭救助,后被送往明康医院进行治疗。经法医鉴定,陈泗翰的伤系锐性损伤,构成重伤二级。

经瓮安县法院一审判决,陈泗翰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支付李景全父母赔偿费四万余元;金睿、贺晗等人的父母分别承担八万余元的赔偿费。陈泗翰的父母认为陈泗翰是正当防卫,且未满16岁,明显量刑过重,随后又向黔南中院和贵州高院提起上诉,但最终都维持原判。至今一审判决书也未公开,在网上也查不到。

根据量刑判断,陈泗翰应该是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刑的。陈泗翰是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拔刀自卫导致李景全死亡的,属于正当防卫;而且他当时未满16岁,依律应该从宽处罚,判处8年明显量刑过重。

据了解,金睿本来就是学校一霸,家中有钱有势,李景全是跟着金睿混的。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殴打陈泗翰,就是不给别人活路了,不出事才怪呢?当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出事了,双方当事人的头脑都是发热的,控制不住自己。这起案件对于双方家庭都是悲剧,受伤更深的当然是李景全的父母,毕竟儿子没了。

贺晗同学真是够义气,称得上是“小旋风”柴进,敢在危急关头为陈泗翰两肋插刀,这样的朋友值得深交。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