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服故事:DPS总是全团第一的我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公会

原帖

朋友的lr离开了公会团。

我打算和他一起离开公会团,临行前和会长聊了几句。

会长说:你是一个很认真玩游戏的人,确实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团队。我们公会也打算开dkp团,到时候会有严格的制度,优秀的团员,去farm和开荒,希望你能在考虑到这么多一起玩了很久的朋友的情况下,留在公会里。

我同意了。

公会的制度随之定好了,最核心的一条,就是mc和bwl通分,这也是我跟公会mc dkp团的核心动力。

如上。当时我的法师已经很接近mc毕业了,仅剩的需求是统御换碧空,火圈,和短暂。团里陆陆续续招进来了很多新人,有时候一个mc团里会有十几个法师,一大半都没三大毕业。出我想拿装备的时候,会有人说:他们装备这么差,造物你就让让他们吧。虽然不乐意,但我还是默许了他们的话,团队提升确实重要。

后来我的分越来越多,多到第二名的法系职业还不到我分数的一半的时候,团长说:你去开个骑士号进来吧,补充一下团队里的奶量,顺便拿点装备。

于是,后面的mc,我的骑士号进本,法师号在外面随时待命。如果需要我双开,就直接进本,有时候甚至同时操作。

这里说一下,骑士号在dkp中拿了三件没人要的t1,剩下的也是自己掏钱买的。

贴几张图。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法师进本的几次dps图。不能证明更多的东西,但我能保证,只要我在团里,我的dps就一定是第一,寒冰箭数量至少高出第二名200根,均伤不低于900。药水磕满,buff拿好,无一次例外。

就这样,我一直兢兢业业的打,到了bwl开荒前夕。至此,我在dkp中无任何提升,剩下的几件装备,我花光了在zul倒斗的积蓄,在野g团中全部拿齐。

终于到了开荒的那天,一点开组,我吃完饭后进组,看到了这个消息。

我已经不太记得当时的心情了,只记得YY里没有声音,只有我一个人在不停的发问,还有我在微信群里无助的发消息。

但是,没有人回答我。

我退团了,但是我没有退会。

于是,我决定,开另一个小号盗贼进本,拿装备,清分退会。

时间来到今天的mc。

偌大的公会,这么多的法师,只剩下了这几个。

简要解释一下,离线的两个号,是双开的,t不够的时候,就换个t,dps不够的时候,就换个dps。

盗贼遥远的她,是我双开的小号,法师打盗贼砍。后来朋友来了,接替了盗贼的工作。战果如下:

打到老八的时候,只有二十人了。

各种中途离开,各种掉线,各种借口的情况下,我们打到了老八,我打了快两百万。很失望。

我不想看到这些人再打哈哈了,口头大家都努力,实际是后三名的法师,dps加驱散摞在一起还没我一个人高。

解释一点,为什么我一个mc毕业的法师会没钱了:

因为,我永远是免费带公会的小号,监狱血色玛拉顿斯坦索姆,只要是我们公会的人来找我,我不会收他们一分钱,一带就是一整天。

因为我把他们当朋友。

其实他们人真的很好,带本的时候,或者是开黑上金团的时候,大家都有说有笑。

但是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消失了,没人替我说话,没人安慰我,也没人想到过我的好。

打完今天的团,我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的疲惫,我在铁炉堡逛了一圈又一圈,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我打开魔兽世界的冲动,是我还爱着这个游戏,爱着里面的朋友,亦或其他?

我已经迷茫了,这不是游戏该带给我的负面情绪,我想要的是快乐。

我是个大学生,马上就要准备考研了。我也是第一次玩魔兽世界,也许很短暂,也许马上就要离开了,也许我现在真的很厌恶艾泽拉斯这片大陆,或是里面的人。

但我第一次打开这个游戏时的快乐,第一次下本,第一次交到新朋友的快乐,我是记得的。

也许这个论坛,不欢迎新玩家,不喜欢高贵的天蓝色,也讨厌金团,讨厌bwl和mc通分。但我不曾毛过任何一件装备,不曾黑过任何一分g,我会给路过要吃喝的小号塞几个裁缝包和几个金,给他们免费开门,帮被多打少的同阵营朋友打架,哪怕一起被守尸体。这些事情,都令我快乐。

这些事我都做了,哪怕我可能从一开始就错了,但我并不后悔我做过的每件事情,我问心无愧的对待每件事,温柔的对待这这些甚至大我一辈的新朋友。

但我也学会了新的事,就是不妨以最恶的心态去揣测别人的心。

魔兽世界仅仅只是一个游戏,甚至不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但一款优秀的mmorpg,确实是一段新的人生,这段人生让我受益良多。

也许我以后不会加入任何公会,以后上线之后,看看暴风城的风景,想想以前一起玩过的真心朋友,去仓库翻一翻,他们afk时给我写的信。帮帮路过的小号,打一下任务,给他们买个小马。也许他们还没对这个游戏感到失望,我愿意给他们留下美好的回忆。

来源丨NGA:Vintageman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