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七星关的来龙去脉

人文历史

贵州毕节七星关的来龙去脉

文丨周遵鹏

来源丨云上毕节

七星关位于毕节市与赫章县交界之七星河处,离毕节城西四十五公里,属贵州省的三大名关之一。

七星关因关西南面有七座高耸入云、罗列如北斗状的山峰而得名,人们称此七峰为七星山或七星峰。

▲如今五桥飞架于七星河上(聂宗荣 摄)

关下有七星河,又称七星水,秦称濛水,汉名延江,为乌江之北源。《山海经》载:“濛水出汉阳(今威宁、赫章)西,入江,聂阳西。”《水经注·延江水》篇云:“延江水出犍为南广(今镇雄)县,又东至牂牁鄨县(今遵义),东屈北流至巴郡涪陵县,注更始水(长江)。”又《华阳国志》载:“汉阳有汉水、延江。”汉水为乌江南源,延江为乌江北源。《汉书》:“犍为郡,汉阳山阘谷,汉水所出,东至鄨入延”。山阘,在威宁东南以且海。《大定县志》云:“山阘,即今以且海。而汉阳,亦当在亥仲、普擦之际也。”汉水,旧志称纳雍河,又叫“三岔河”,出以且海,自水城经平远(今织金)南,至黔西汇北源延江。据《大定府志》:“延江即今乌江之北源,出镇雄,经威宁、毕节、大定,至黔西之南与南源汇者。北源亦名木空河,木空盖即濛之合音。”濛水出南广,入平夷(今毕节)西,为黔滇通津,要隘七星关镇此。

▲雄嘎苗寨,美丽乡村(徐渠 摄)

七星关襟蜀扼滇,地形极其险要,历来为兵家战略必争之地。延江两岸,峭壁耸立,水流奔放冲突,急逾飞矢。明永乐十四年(1416),在七星关置渡而以铁索系舟修建应星桥,建桥时的摩崖迄今犹存:夫惟山水者蜀也。蜀之西南关之雄险者七星也。七星之城,成于山巅。四壁悬崖,摩空屹立,中有七山列秀,若蛇蟠兔走之形、凤飞云屯之势。下临七星河,石道盘旋而上,曲屈如北斗焉。昔诸葛武侯驻师七营于兹,故号其名也。关河之渡应星桥也。竹篾为缆,排船为桥,以通滇南之要冲。其如春和景明,波澜未兴,风清月白,如练如鉴,络绎从步,悠悠而乐也;其或阴云不开,骤雨经日,山高江狭,洪流暴至,惊涛拍空,怒浪吼雷,则必解缆拆桥以避水势。或有驿驰飞报者尚阻其行,趋公务而役于工者悉违其期。于是,御关武略朱公曰:我受国恩,分守兹土,岂不立法以便经行乎?莫若以铁代竹,连环为锁,铸双柱立于两岸之石,横缆于中,分索持航,布船为梁,奚畏江涨洪涛之险,实为久长之计乎?

旋即鸠工立炉,冶造铁缆贰拾伍丈,斤重壹仟贰佰;铁柱贰,重陆佰;铁分索柒,各佰斤。后又亲率健卒登山伐木,造船伍艘,不叁月而成功。以永乐拾肆年捌月拾肆日巳时举缆横江,系于双柱,移时桥完,江面如履平地焉。弘治年间,将浮桥改为木桥。嘉靖年间,募建石桥。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七星关摩崖(聂宗荣 摄)

清初,桥为彝酋长阿克所毁。顺治十三年(1656),云贵总督卞三元重建。十八年(1661),桥孔自毁。康熙五年(1666), 巡抚罗绘锦又复建,至二十七年(1688),毁于水。三十七年(1698),改建木桥;五十四年(1715),再毁。

乾隆九年(1744), 知县劳孝舆请帑建复,在老桥下方建四跨石礅木梁桥,桥上建廊;十九年(1754)毁于火;二十年(1755)知县董朱英复建,改为双跨石礅木伸臂梁桥,上覆屋十四间,两端辟桥门,并各建牌坊一座。咸丰十年(1860),毁于兵燹。同治八年(1869)复修。1936年,大地主朱益斋为阻红军而毁桥;1939年修筑川滇公路,改为石礅钢架桥,上铺木板作桥面。1965年,改建为长50米、宽6米之六孔石桥。七星桥的变迁已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七星关古驿道(聂宗荣 摄)

七星关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据地方府、县志记载,七星关古属梁州,井星分野。雨日多,晴日少,地多寒,山川平和而无瘴毒之气,故有清凉之誉。据《禹贡》,应处“梁州江外之南域。”

周初为卢夷国之属,按《括地志》云:武王率西南夷诸国伐纣时,自泸州以南至叙永、大定、安顺、兴义,皆卢国也。按《史记》、《汉书》记载,春秋战国时,牂牁、夜郎等国均为南夷。屈原《离骚》云:“哀南夷之莫我知”句,可知当时已有南夷。夜郎之长称夜郎侯,七星关乃夜郎之属。

夜郎广义上包括整个南夷地区,除黔东北一隅外,今贵州全部、广西西北部、云南东部和川南边缘一带均属夜郎;狭义的夜郎则专指夜郎国,夜郎国初建于何时至今无据可考,但可以肯定,早在战国时期已是西南一带仅次于且兰的一个大国,其应拥有今贵州毕节、安顺、兴义、六盘水及云南昭通、曲靖以及四川宜宾的部分属县和广西凌云一带地区。周赧王三十八年(前277),楚将庄礄灭夜郎。

秦初,收夜郎地,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析夜郎属地置夜郎、汉阳二县,七星关分属汉阳县。以《山海经》云:“濛水出汉阳西,入江,聂阳西。”濛水即木空河,故知汉阳为今威宁、赫章、毕节、大方等地。秦亡,县废。

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夜郎侯多同降于汉,汉以原夜郎属地,置犍为郡于鄨县(今遵义),犍为郡辖十二县:即武阳(今彭山)、南安(今乐山)、僰道(今宜宾)、江阳(今泸州)、牛鞞(今简阳)、资中、符县(今合江)、南广(今镇雄、珙县、高县、筠连)、朱提(今昭通、鲁甸、宣威)、唐琅(今东川、会泽、巧家)、汉阳(今威宁、赫章、毕节、大方)、鄨(今遵义)。

▲七星关古驿道旁的奉旨建坊碑(聂宗荣 摄)

七星关归属汉阳。元鼎六年(前111),置牂牁郡,将鄨县和汉阳县以七星关为界析出东部一带设置平夷县改属牂牁郡,第一任牂牁郡太守为吴霸。牂牁郡辖县十七:且兰、平夷、鄨、母敛、谈指、出丹、夜郎、同并、谈焒、漏江、母单、宛温、镡封、漏卧、句町、进乘、西随,郡治且兰。平夷县为今毕节、大方、黔西、金沙和纳雍北部一带,治所在毕节城东五里处。汉阳县的都尉治山阘谷,汉水流出,东流至鄨,入于延。

东汉建安二十年(215),汉献帝析犍为郡五县置朱提郡,即:朱提、汉阳、南广、唐琅、南昌(今威信),郡治朱提。此时期的汉阳大抵自平远、水城而西,北有威宁之东境、北境,赫章以及昭通之彝良一带。

平夷、鄨仍属牂牁如故。乌江北原与南源汇合于黔西之南,东则《云南通志》称之为“漏江”,东北则为鄨县之地。《大定县志》载:大定、平远之南为漏江,毕节七星河以西为汉阳,大定、平远之南当是漏江属地。左思《蜀都赋》曰:“漏江洑流溃其阿,泊若汤谷之扬涛,霈若濛汜之涌波。诸葛亮之平南中也,战于漏江之南应是马忠大战漏江之地。

蜀汉章武元年(221),昭烈帝刘备从南广(今云南镇雄)把总摄南中越巂、益州、牂牁、朱提四郡的庲降都督府迁至平夷县,平夷遂成为蜀国之要塞重镇,驻重兵把守。平夷庲降都督府第一任都督为李恢,继为张翼(原蜀郡太守)、马忠(原牂牁郡太守)。

蜀汉建兴三年(225),因越巂郡高定(又称高定元)、益州郡雍闿、牂牁郡朱褒相继反叛,严重干扰了诸葛亮结盟孙吴北上与曹魏争夺中原的大政方针,诸葛亮经过充分准备后,于是年春亲率大军征南中。

▲七星关古桥遗墩[1755年始建](聂宗荣 摄)

蜀军兵分三路行动:西路由诸葛亮率领讨伐越雟(今西昌)高定,东路由马忠率领讨伐牂牁朱褒,中路由平夷都督李恢率领经七星关入益州讨伐雍闿。诸葛亮平定越嶲后,随即渡泸水(即金沙江)南下益州,时李恢已用计拿下昆明。诸葛亮同李恢合兵平定益州后,由晋宁进入朱提郡。朱提及牂牁西部、西北部地区均为彝族地区。在彝区,诸葛亮推行“和抚”怀柔政策,得到了彝族的支持。牂牁西北部(后来的水西)著名的默部彝族君长济火闻诸葛兵至,“积粮通道以迎蜀兵”,并在平定牂牁、朱提的战斗中勇立战功,被诸葛亮封为罗甸王。

当诸葛亮率兵进至牂牁平夷与朱提汉阳的界水延江时,诸葛亮见延江七星关两岸峭壁悬崖,江水奔放冲突,西南面七峰高耸、列成北斗之状,于是,诸葛亮便在此设七星坛以祭七星。蜀汉以平夷庲降都督府总摄南中,诸葛亮深知七星关乃战略要隘,便在七星关汉阳县境(今赫章平山)驻兵七营把手。诸葛亮入牂牁西境七星关,已获知东路马忠攻筑(今贵阳)后,在漏江大战叛首朱褒取得胜利,扫除了牂牁隐患(旧大定志云:“亮入南,战于筑。”应是马忠,非亮也,乃有误)。

自此牂牁平定,诸葛亮南征基本完成。南中平定后,诸葛亮以军功封李恢兴亭侯、加安汉将军,仍留守南中,驻平夷;以军功封马忠牂牁太守,驻且兰。是年,诸葛亮由七星关入犍为之境南广,经僰道,十二月回成都。南征后,蜀汉政权加强了对南夷地区的经营。建兴九年(231),李恢卒,蜀郡太守张翼代之任平夷庲降都督。

晋永嘉五年(311),将平夷县改平夷郡,第一任平夷太守为雷炤,平夷遂为郡治。晋安帝元兴三年(404),桓元篡位,改平夷郡为平蛮郡,平夷郡所属平夷县改为平蛮县。

▲七星关摩崖石刻(聂宗荣 摄)

唐总章三年(670),在平夷置禄州,隶黔都督府。

五代及宋,平夷无所建置,均仍其旧。

宋末,州废,号罗氏鬼国。

元世祖至元十五年(1278)闰月庚戌,罗氏鬼国内附,属乌撒军民总管府;九月丁卯,安西王李德辉遣人偕入觐,改罗氏鬼国为顺元路宣抚司。据《元史》载:至顺二年(1334),四川行省臣塔出脱帖木儿以元年十月十五日与禄余战七星关,禄余大败,溃去。

明洪武十四年(1381),朱元璋以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其左右副将,率兵三十万从湖广出发,取道贵州进攻云南,是年十二月傅友德从永宁(今四川叙永)入,先克七星关,使张龙镇之;克毕节,使廖权守之。洪武十五年(1382)九月,平滇。平滇后,傅友德遵朱元璋谕旨:“云南士卒粮食少,不宜分屯,止于赤水、毕节、七星关各置卫……如此分守,则云南道路往来无碍。”于是傅友德从滇回。为加强防守,傅友德在贵州一面置卫、所防守,一面实行屯垦自足。

明洪武十六年(1383),置毕节卫。为扼守要隘七星关,傅有德在毕节卫设置之前已先在七星关设守御千户所,命周必贤为千户指挥,率秦光、朱显忠、顾的方、沈明德、周友铭、杨丁富等屯兵镇守。永乐十一年(1413),置贵州布政使司,贵州正式成为行省。永乐十二年(1414),七星关守御所正式改属毕节卫。

毕节卫建城之初,仅排栅为守,周三里有余。永乐二十二年(1423),都指挥李焕改筑砖城,周六里二分。门五:东曰武安,南曰镇南,西曰西定,北曰拱北,东南曰通津。楼铺三十二所,女墙二千七百余垛,高一丈三尺,厚一丈五尺。永乐二十三年(1424),都指挥汤昭重加修筑,增拓二里。嘉靖七年(1528),副使韩士英于通津门建月城,凿池其中,引水入内以济民用。万历六年(1578),兵备道副使黄镆以河水逼近,于月城下筑石堤二百丈以障河泛。

天启二年(1622),水西安邦彦反,挖掘殆尽。崇祯三年(1630),兵备道郑国栋委掌印指挥王九如按制重修。崇祯十年(1637),都司李应忠截去城西一壁,添筑女墙。卫城始筑之前的七星关要塞:城墙周四百五十丈,女墙八百余垛。门二:东曰武宁,北曰大定。关前,副指挥使毛科曾建武侯祠,久圮。卫、所制度是明代在贵州的屯田政策,卫、所的士兵除担负戍守任务外,还必须从事屯垦,称“屯军”。

清顺治十五年(1658)十二月,吴三桂自遵义入水西征剿永明。兵至七星关,遇到永明驻守在七星关的大将白文选在此防堵,不得前进。幸得已投诚清军的水西土司安坤为其作向导。安坤引吴三桂绕道乌撒至云南沾益,断白文选粮草及后路,另一支清军由张勇率领由毕节前往七星关作正面攻击,白文选腹背受敌,七星关被清军攻破。之后,永明之各地守将相继战败,多被清军诛杀。

吴三桂因得到安坤的帮助,顺利进入云南。吴三桂平定云南后,安坤以引道有功,受清廷封为水西宣慰使,吴三桂也以军功被封为平西王。在云南,吴三桂心存独霸一方之欲,尤其受封后,野心不断膨胀,为达到分离割据的目的,吴三桂一面在云南大规模扩军,一面加剧掠夺云贵土司金银财物,并借口激叛土司。顺治十七年(1660),吴三桂因索水西不遂,便捏造事实,奏请朝廷准剿水西安坤。康熙三年(1664)三月,吴三桂亲自统领10镇兵马由七星关进入攻打水西,并从大方、乌西分兵两路向卧这大举进剿;是年十二月,水西最后一个据点木弄箐被攻破,安坤逃往乌蒙,后在返回水西途中被俘,遭吴三桂杀害。康熙十六年(1677),安坤妻禄氏及子安胜祖因仇恨吴三桂,主动迎接并参与“平藩”清军平定吴三桂。

“三藩”平定结束后,安胜祖继袭水西宣慰使职。三十七年,安胜祖卒,清廷实施“改土归流”政策,废除土司制度,宣慰遂灭。咸、同年间,由于清廷腐朽残酷的反动统治,贵州各少数民族积极响应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继咸丰七年(1857)思南何冠领导的白号军起义之后,咸丰九年(1859)三月,爆发了在赫章韭菜坪陶新春、陶三春兄弟统率发动的著名的黔西北苗民起义。起义军经过两个多月的浴血奋战,拿下七星关要塞后,便在离七星关不到二十公里的七星河上游红岩尖山建立起了一个大本营,同时主动撤出七星关往北面迅速推进,以在毕节境内与赫章、镇雄交界的猪拱箐为中心建立起了环周三百余公里的起义军根据地,配合进入黔西北的太平天国军曾广依、张遇恩部与清兵作战。陶新春领导的义军坚持反清达七年之久,沉重地打击和动摇了清政府在黔西北的腐朽统治。

▲七星关老桥石刻(聂宗荣 摄)

清康熙中,撤卫设县后,七星关因其地势险要,康熙三十四年(1695)改设汛,仍驻营兵把守。县城毕节在乾隆四十五年(1780),由知县胡翘椿改建石城。清代,七星关胜迹比较多,有武侯祠、杨泗祠、文昌阁、观音阁、三官堂、诸葛武侯坊、黔服雄关坊等建筑;有七星山、七星河、古驿道、古摩崖、万人坟、古桥礅和七星八景等风景名胜。

民国时期,七星关仍为通滇要津。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并于是年十二月十二日宣布称帝,引起了全国各阶层民众的纷纷抗议和反对。云南是护国讨袁的策源地,十二月十七日蔡锷秘密从北京潜回昆明,与唐继尧、李烈钧、戴勘等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密商后,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通电讨袁护国。蔡锷率领的云南护国第一军来到威宁草海边并举行护国阅兵式,然后浩浩荡荡通过七星关,经毕节出兵四川。云南发起的护国战争由于得到南方各省的纷纷响应,袁世凯被迫于1916年三月二十二日宣布取消帝制,于六月六日死去,护国首义取得胜利。

1936年春,贺龙、肖克等率领的红二、红六军团长征过七星关时,因七星桥被当地反动武装拆毁,二月二十九日, 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夏曦涉水过河,动员已改编为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一支队的席大明部随军北上,不幸溺水身亡。夏曦牺牲后,遗体葬于七星关现在的夏曦烈士纪念碑处。纪念碑高11米,由时任红六军团军团长的肖克同志题写碑名。1986年四月,夏曦烈士的遗骨被迁葬在位于毕节城北郊凤凰山下的毕节烈士陵园内。在抗战期间,七星关为滇缅公路运输大通道,担负着极为重要的抗战物资通衢作用,后方抗战物资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到滇缅抗日前线。

▲七星关古驿道旁的夏曦烈土纪念碑(聂宗荣 摄)

七星关不仅历史悠久、胜迹密布,而且人文底蕴也非常深厚。各种古迹、形胜、庙宇、摩崖与迤逦的山水风光相得益彰,与浓厚的风土民情相辉成趣。古今许多骚人墨客、风流逸士曾在这里览胜吟诵,吊古抒怀,留下了很多传唱不衰的诗词、歌赋和游记。

明、清以来,府、县方志中,载有明代刘子翀《七星桥铁锁记》、明杨慎《七星桥记》和清毕节知县劳孝舆《七星关三官庙碑记》、贵州巡抚曾璧光《重修七星桥记》等多篇文献;载有前人诗、联多首(副),其中大都以诸葛亮南征为题材。

诗如:明武略将军、七星关提调千户朱昺显《七星关》:“雄关筑垒戍边庭,历代名关号七星。千嶂嵯峨山拥翠,一江澄澈水流清。横波铁作浮桥,悬崖开记石铭。喜遇生平无以报,皇图万载永清。”

清毕节教谕张鲲《七星关》:“七星何事久留名,举祃峰头望远旌。天造雄关凌北斗,地连洱海想南征。心存汉业终难遂,功在蛮乡尚可成。惆怅当年擒纵处,书生无计请长缨。”

清毕节学官冯锡绶《七星关》:“登山凭吊思无穷,丞相祠堂是处雄。五丈原头悲宿草,七星关口仰高风。绣旗日飏神灵雨,凿齿群亲战伐功。往事已随流水去,至今事迹著南中。”

▲毕节鸟瞰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清毕节著名彝族诗人余家驹《七星关》:“一带长桥锁碧流,萧萧明月荻芦洲。汉家疆土今何在?古木夕阳祀武侯。”联如:宋代贵州经略安抚使宋永高《题七星关孔明碑》联:“取二川、排八阵、六纵七擒,五丈原前,点四十九盏明灯,一心只为酬三顾;定西蜀、平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里,变金木土革爻卦,水面偏能用火攻。”明《七星关诸葛武侯坊》联:“殄厥渠魁以遏乱略;去其蟊贼保我黎民。”清贵州巡抚曾璧光《七星关联》:“缅诸葛亮前徽,五月江深,谁不钦挥扇勤劳,渡泸辛苦;求颖川侯遗迹,七星关峻,今只见虹梁接引,雉堞周迴。”

▲七星关城区同心公园(罗大富 摄)

2011年10月22日,国务院下发国函〔2011〕130号文件,批复同意撤销毕节地区设立地级毕节市。批复内容为:

一、同意撤销毕节地区和县级毕节市,设立地级毕节市,市人民政府驻新设立的七星关区碧阳大道518号。

二、毕节市设立七星关区。以原县级毕节市的行政区域为七星关区的行政区域。区人民政府驻市东街道东升路1号。

三、毕节市辖大方县、黔西县、金沙县、织金县、纳雍县、赫章县、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和新设立的七星关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