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一生劣迹累累,是史上著名奸臣,但用情专一,与妻子白头偕老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不得不说古代女子也有自我智慧,这一出自《诗经》的名句,形象生动地揭示了古代女子在婚姻中容易吃亏的真相。

古代的婚姻制度与现代不同,男子可以多娶,女子必须专一。而且就像上面那句诗所说,男子要从一段情爱里摆脱出来很容易,女子就难得多。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古代的文人名士少有专情者。

唐代诗人元稹就是个典型例子。元稹与薛涛相恋,薛涛满心以为终身有靠,哪知道元稹嫌弃她的出身,毫不犹豫抛弃了薛涛。更讽刺的是,元稹还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样流传千古的深情名句。

一个杨桃从不同角度看过去,形状也会不一样。一个历史人物从多个角度剖析,形象便会更加立体。虽说古代名士少有专情,但专情者也并非不存在,只不过这人名声不太好,是历史上著名的奸臣。

他的名字叫严嵩。严嵩此人后世评价不一,他25岁考中进士,45岁升国子监祭酒,56岁被嘉靖皇帝任命为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嘉靖皇帝十分迷恋道术,对“礼”也相当看重,严嵩又擅长揣摩皇帝意思,渐渐斗赢了原来的内阁首辅夏言,自己做了新首辅。

“孔雀虽有毒,不能掩文章。”客观来讲,严嵩并非胸中无点墨的草包奸臣,他在文学与书法方面都有一定造诣。严嵩与儿子严世蕃想尽办法排除异己,搜刮钱财,安插亲信,把朝廷搅得一团乱,但前期嘉靖皇帝对严嵩还是相当看重,毕竟严嵩的青词写得挺好。

嘉靖皇帝爱道术,道教斋醮的祝文“青词”他自然十分在意。《明史·宰辅年表》记载,嘉靖皇帝在位17年后,内阁11位辅臣里居然只有2个不是靠写青词发家的,其余都追随皇帝的意思。

严嵩不见得喜欢青词这种东西,但皇帝喜欢,他就挖空心思写。史书记载,嘉靖二十九年严嵩面对蒙古俺答兵进犯的危急形势,居然任由他们“掠食”后离去,自己一个劲儿忙着写青词,事后把听从他命令不反抗的兵部尚书丁汝夔推出去当了个替罪羊。

在玩弄心术这方面,严嵩可谓是奸臣里的代表。只是到头来严嵩仍旧竹篮打水一场空,被嘉靖皇帝抄家,86岁凄凉去世,连个为他好好收拾安葬的人都没有。后世戏曲和各种文学作品都把严嵩作为典型负面人物刻画,严嵩的老奸巨猾形象,深入人心。

但就是这样一个劣迹累累的人,他居然不好色,用情专一,只娶了妻子一人!严嵩是江西分宜人,分宜县有个坊里村,严嵩的妻子欧阳淑端就是坊里村人。按史志家谱记载,严家与欧阳家都属于分宜望族,而且来往挺多。

严家祖上书香,欧阳家也一样。欧阳淑端有没有读过书不清楚,她出生于1479年,比严嵩大一岁,小时候跟康熙皇帝一样得过天花,脸上留下麻点。20岁那年,欧阳淑端嫁给了年轻的严嵩,严嵩早年不得志,欧阳淑端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人也算患难夫妻了。

令人惊诧的是,史书、分宜当地县志以及严氏家谱等资料都提到严嵩“旁无姬妾”,也就是说严嵩后来发迹了,并没嫌弃糟糠之妻另娶,反倒与她白首偕老。欧阳淑端于1561年先丈夫一步去世,享年82岁,所以她没看到严嵩晚景凄凉的样子。

不得不感叹,人果然是多面的。人人追捧的才子,私下可能是花心萝卜;人人唾骂的可恨奸臣,私下居然一往情深。人的多面让历史也变得多面,这可能就是研究历史的乐趣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