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溪英烈传】 魏海木:铮铮铁骨耀千秋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革命战争年代,有许多剡溪儿女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用行动和鲜血践行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生命之歌。“剡溪英烈传”栏目向大家介绍其中部分英烈事迹,敬请关注。

魏海木(1916~1944),浙江省嵊州市浦口街道东俞村人,家中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村里人习惯叫他“海木老二”。魏海木为人正直,秉性刚强,1937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东坂庄村支部宣传委员。1944年3月在东坂庄村遭浙江保安队二团抓捕,当众受尽酷刑,坚强不屈,被敌人连刺18刀,壮烈牺牲,年仅28岁。

1916年,魏海木出生在嵊县东坂庄村。因家境贫寒,只读了一年书的他,就帮助家里耕种三亩“财主田”(租田);农闲时还得外出打工,挣极为苛刻的“忙工钿”(即一次性向地主预支若干工钿,却要付出加倍的劳动,还要随叫随到),可即便这样艰辛的劳动,一年到头所得也只能勉强填饱全家人的肚子。

1937年底,共产党员张平山从上海回到家乡,在东坂庄建立起党的地下农村支部,魏海木加入了党组织,成为支部宣传委员。从此,他明白了如要不再受“财主田”“忙工钿”的剥削,就要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他全身心地投入革命活动,白天干活,夜里送信,张贴标语。有一次,他和同志们一起,一夜之间就在方圆三十里内的主要村口和路廊贴了一百多张革命宣言标语。他还经常以挑私盐作掩护,去四明山根据地传送情报,联络工作;收集打听过路军队的人员与武器装配情况;从地下党员家中集粮送给我军,收集子弹支援“三五支队”。他的组织纪律性很强,一有任务,立即出发,有时为了递送急件,放下农忙插秧等活计,拔腿就走。

1940年,魏海木和支部成员一起,发动珠溪、上林、大屋、东坂庄等地农民,加入四维乡乡长举办的消费合作社,夺取了操纵在乡绅手里的股权,重新选举了理监事,使合作社成为党和群众密切联系的阵地。同年,在党领导的嵊县“六三”饥民请愿斗争中,魏海木和张平山、周莲珍等同志,一方面积极配合城里的斗争,组织群众去县城请愿,一面方与当地乡公所谈判,迫使乡长茹赞廷下令设粥棚,赈饥3天,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1942年春,魏海木参加了县委指派张平山负责筹建的抗日武装工作,将我地下党员竹明山掌握的丰乐乡(今属浦口街道)自卫队拉出近40人,携步枪27支、驳壳枪3支,并发动朱湖山、白泥塘等村党员参加部队,汇合了50多人枪,编为一个中队。8月,“嵊东独立中队”在牛头湾正式创建,这是嵊新党建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部队。9月,中共嵊新县委将其扩编为嵊东抗日自卫独立大队。

由于缺乏军事斗争经验,嵊东抗日自卫独立大队被国民党散兵“奋勇部队”(蔡廉部队)以联合抗日的名义欺骗吞并。之后,蔡部编散“独大”人员,并裹挟投敌。“独大”人员不从,枪械被缴,大部分人员先后徒手脱离,魏海木回东坂庄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同年,国民党乡保自卫队“湖头老四”魏志贤部到东坂庄抓共产党员,魏海木因嫌疑被捕,并绑在祠堂里做“单吊”。他始终咬紧牙关,不泄露自己的身份和党的机密。敌人无可奈何,只得将他交保释放。

1943年,国民党浙江保安处设在天台的绥靖指挥部又一次调动大批人马,进攻我四明山抗日民主根据地,派浙保二团陈柬夫部队驻扎在里东区高山村。

1944年,东坂庄地主魏仁法出于对共产党的仇视,向陈柬夫报告了东坂庄地下党的情况,陈柬夫接报后派出密探去东坂庄侦察。魏海木与党员魏明进闻讯躲在毛狗洞亲戚家,魏明进因有事要回东坂庄,临行时留下五元钱给魏海木,叫他暂去四明山根据地梁弄避风,并再三叮嘱他不得回村。但魏海木放心不下村里地下党的工作,还是回去了。

1944年3月13日凌晨,浙保二团陈柬夫手下的一个副团长带领一个连队,从里东双桥村出发,杀气腾腾地奔袭下东区东坂庄村。

浙保二团到达后,立即将全村团团包围。在村后的山上架起重机枪,村庄的主要路口架轻机枪并布置岗哨,切断了村子与外界的联系。全村18位共产党员,除张平山去天台送情报、周莲珍赴梁弄参加新四军、魏香仙正在曹家洋村联系工作、张银生跳窗从竹林逃脱外,其他14位党员全被困在村中。“浙保”命令代理保长鸣锣叫喊,将全村16岁至60岁的男人驱赶到村边的钟桥头晒场集合。昔日宁静的钟桥头晒场,晃动着一把把雪亮的刺刀。

“谁是共产党员?”为首的一位国民党军官气急败坏地喝问。没有人理睬他的咆哮,国民党军官根据地主魏仁法的告密名单,在人群中拉出魏海木,威逼他指认现场的共产党员。魏海木决心以牺牲自己来保全同志,他怒目相对,一言不发。恼羞成怒的敌人把他拉到旁边的小屋坐“老虎凳”,一块又一块,脚下被塞进七块厚砖,脚骨格格作响,小腿肚皮开肉绽,魏海木坚定不屈道:“拼出我今天死了,你们也休想知道什么情况。”就这样,用刑时间长达两小时之久。

时近中午,敌人又把魏海木拉回晒场,将他和共产党员张咩全、群众曾水棠、徐云飞、张亦仁等绑在桑树上。刽子手残忍地用步枪上的刺刀,往魏海木等人身上乱戳,魏海木满怀对反动派的仇恨,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拾腿猛踢刽子手一脚。刽子手恼差成怒,又对他猛戳数刀。

这场血腥屠杀,除张亦仁因年老幸免外,其他几人都被活活刺杀,桑树地上流淌着大滩大滩的鲜血,这就是国民党顽固派“剿共”高潮中震惊全县的“东坂庄惨案”。血腥屠杀后,姓王的副团长还下令暴尸三天,同时将“活捉丁友灿,赏洋五百元”的标语张贴在村里。

数天后,陈柬夫又几次派便衣特务进村,搜捕张平山、魏德才等共产党员,白色恐怖笼罩着嵊东地区。但是英勇的东坂庄人并没有被敌人的淫威所吓倒,他们坚持战斗,男党员继续秘密为党组织送信、送粮,女党员为部队做军鞋、做棉衣。她们还自编了一首歌谣:做鞋子,做袜子,支援三支队……

魏海木的名字,被后人镌刻在东坂庄村头的烈士墓碑上。他的英名,必将和其他37位为了嵊县解放而献身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嵊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爱嵊州”APP周年庆

活动详情请见“爱嵊州”APP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出品

编辑:陈爱君

责编:史华东

审核:袁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