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读秦建鸿教授审美新作

赏读秦建鸿教授审美新作

——《满船空载月明归》

作者:李 四

生活像一条河,承载着欢乐和忧伤。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是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里的一句名言。

引申到“童年的记忆”这个话题,也是如此。

幸福的童年大都相似,记忆里,离不开父母的慈爱和关怀,他们的童年像一首生命的欢歌,风和日丽,温暖如春。

不幸的童年,各有各的不幸。特别是生长在破裂家庭的孩子,生活像恶梦如影随形。他们的天空,动辄电闪雷鸣,惊吓不断,阳光灿烂的时光很短,阴霾灰暗的雨季很长。

秦老师对美国女作家南希 金凯特的短篇小说《蛇》的文本审美,秉承了她一贯的简练轻盈写作风格,通过三个用“蛇”串起来的场景:

“公路上的蛇带有浓烈喜剧色彩;

窗户间的蛇彰显隐忍痛楚;

花圃中的蛇却似一种撕裂”,

为我们勾勒了一个生长在破裂家庭中的孩子令人唏嘘的成长历程和内心的创伤。

特别是文章的结尾处——

十四岁的女孩,坐在屋前台阶上,看着过往的车辆。

那些接送孩子的母亲们,顺路送邻家孩子回去。他们彼此道“再见”,那声音在街上来回飘荡,一如世上最伤感的音乐。

读到这里,尽管秦老师的文笔很轻柔,可我的心依然因孩子那忧伤的目光而倍感酸疼。

秦老师为这篇文章起了一个很有禅意的题目——满船空载月明归。

这是唐代高僧德诚大和尚写的一首精妙的七绝诗《船子和尚偈》中的一句:

千尺丝纶直下垂,

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

满船空载月明归。

起初我有点没理解这个题目与这篇文章之间的关联,及至阅毕全文方才领悟到这个题目的妙处和隐藏的禅意。显示了文本写作者审美上的升华——

“别样感觉挥成鲜活的生活画卷,不尽人意的日子,审美柔化了(命运的)粗糙。”

令人稍感慰籍的是,苦难的童年终将过去,生活将继续。小说中的主人公,已经长大,他们身上坚韧不屈的“狼性”已经激活。

未来无论是有蛇或是没蛇,他们都可以凭着一己之力从容应对。

充满禅意的题目,在这里,不仅给阅读者留下了思考和回味的空间,也从审美的角度,为化解人生的无奈与惆怅,给出了一个充满禅意的思维方式。

一如德诚大和尚,纵使持杆夜钓一无所获,依然可以释然化解——

夜静水寒鱼不食

满船空载月明归。

个人简介:

李广苓(笔名李四、老那)老三届(67届毕业)当过10年码头工人, 78年参加宝钢建设,从事过宣传教育、杂志编辑、报社记者及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等工作。也曾下海创业,开过公司。

平生喜爱文学,亲近艺术,迷恋音乐。曾创作发表过不同体裁的文学习作,并受邀担任已故著名画家老庄工作室艺术总监。

学历:86届南市区业大中文大专;2004届中央党校法律本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