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山西、湖南、河南、浙江塌方式医疗腐败,巨额回扣最终还是患者买单!

日前,山西大同市卫生健康委员会4月11日发文称,对山西大同某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受回扣50多万将进行彻查。同时表示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医疗回扣问题。已于4月10日当天派驻工作组介入调查,对违反管理规定的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记者通过查询企查查发现,该医院涉及司法案件达11起,其中,有7起涉案案由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4月10日,一名男子自称是山西大同某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受回扣50多万的自述视频引发关注。视频中该男子还称,医院领导、同事等都在收取回扣,“可谓是塌方式全员参与”。该医生称,2018年就已向纪委举报,并请求彻查此事。4月11日,山西大同国药同煤总医院工作人员回应,已成立专项调查组彻查此事。

2020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相继曝光四川省人民医院原党委常委、纪委书记马昌礼长期收受管理和服务对象礼金,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大肆收受财物、侵吞公共财产,被开除党籍。江苏省泰州市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商继华,安徽省利辛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吴鹏,云南省普洱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文俊等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不仅是山西,湖南郴州嘉禾县县医院塌方式腐败:卖1000万药品收近百万回扣。该县纪委县监委在查处县人民医院院长黄松违纪违法问题过程中,发现该院多领域、多人员涉嫌违纪。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2018年9月28日,嘉禾县纪委县监委组织医院40多名股级以上人员召开了集中廉政谈话会。

2020年12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详细披露了一起医院系统腐败案件的相关消息。在这起牵涉多人的案件中,杭州市桐庐县卫生健康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蔡忠明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因受贿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河南省纪委披露了河南6起涉医领域违纪违法典型案件是:1.河南省卫生厅原副巡视员赵连洲违纪违法案件2.河南省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蔡聚雨违纪违法案件3.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姚红枝违纪违法案件4.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原副院长兼总会计师谢社林违纪违法案件,5.许昌市建安医院原院长、党委副书记郭春生贪污、收受他人贿赂案件,6.汤阴县韩庄乡卫生院原院长张彦春违纪违法案件。

2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官方网站要闻板块发表文章《铲除医疗腐败滋生土壤》,再度点名医疗腐败问题。文章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案件为例指出,自该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周某某因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可以看出,收取药品耗材回扣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在各起案件中,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

相关专家表示,一个人的腐败,是概率问题;一群人的腐败,就是机制问题。当前公立医院行政化色彩依然浓厚,许多医院院长集权力和技术决定权于一身,权力缺乏监督和制衡。一些医疗工作者丧失职业操守,加上一些药品器械企业和建筑商行贿尺度越来越大,“塌方式”的腐败难以避免。

让医院的公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能减少由于资源紧缺和垄断带来的行业腐败。

2020年10月17日,中纪委发布头条文章直言,今年以来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收取药品耗材回扣问题出现频率最高,呈现出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等特点,由此带来药品和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医保基金大量流失等问题,加重患者就医负担,侵害群众切身利益,亟须重拳整治。

对此,山东聊城办案检察官找到了答案:权力集中、监管不力、打击力度不够,是医药采购领域“潜规则”盛行的主要原因。

“由于医药采购流程环节较多,涉及卫生局、医药公司、医院等多个部门,加上专业性较强、透明度不高,药品供应商往往采取打通关节的非法手段来获得医药采购合同。”山东聊城茌平县检察院反贪办案小组副组长綦邕綦邕分析认为,长此以往,关系到患者身心健康的医药采购,就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可见,医院的腐败,直接导致高额的费用嫁接给病患者,导致患者看病贵、医药费居高不下,但凡患者进一家医院,就要进行各种莫须有的检查,令患者不堪负重和苦不堪言。治理医疗腐败,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