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缺水,台积电遭殃,天灾之外还有人祸

■ 台湾缺水,加剧全球芯片短缺?

4月6日起,台湾当局将台中、苗栗、彰化等中部县市的工业用户供水量削减15%。此外,这些地区的自来水将每周暂停供应两天,也就是所谓的“供5停2”的分区供水政策。其中国民党执政的台中市除了面对火电燃煤的污染,现在又遇上限水,被感叹已非台中曾经的好山、好水、好空气。而限水城市全为蓝营执政县市,又引发停水也分蓝绿的疑虑。

当然,绿营执政县市一样遇到水旱困扰,其中高雄因为水情吃紧,不得不把过去被畜牧业废水污染的“屎尿河”屏东东港溪,也当成了高雄市民的民生用水来源。高雄市长陈其迈虽然解释水质在安全控制范围,但其中民众的心理因素确实很难在第一时间消除。

桃园县石门水库水位持续下降,河床上的淤泥已晒干结块。(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即时的水库水情来看,截止到4月10日,台湾只有位于基隆的新山水库、台北新北的翡翠水库,以及嘉义的兰潭水库处于安全值以外,其他大部分水库已经大亮红灯,很多水库蓄水量已经降到/10%以下。如台中的的德基水库5%,新竹及苗栗的永和水库7.5%,宝山第二水库8.2%,鲤鱼潭水库9,1%,位于台南的白河水库直接干涸,数值为0。

而水库蓄水集中告急的新竹,是台湾高科技产业的主要基地,尤其其中的芯片制造占据全球非常大的比重。现在的缺水的情况也是最为严重。2020年6月迄今,新竹至嘉义的平均雨量仅809毫米,是历史以来最少,而预测未来数月,降雨概率并不大。预示着蓄水量将进一步严重。

如此严峻的缺水情况下,势必要对工业生产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一个典型的半导体制造厂每天要使用200万至400万加仑的超纯水,用水大户台积电在竹科、中科与南科三大园区的用水量年达5800万吨,是总科学园区3成以上用量。水显然是这些芯片制造厂商不可或缺的资源,缺水自然也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如在目前全球芯片短缺的情况下,台积电的产能非但不能得到进一步扩充,而随着缺水情况的严峻,现有的生产能力会不会受到影响也值得担忧,从而更加加剧了全球对于芯片短缺的恐慌。长远看,各国各地区也将加大自己生产的力度,以避免让台湾芯片生产继续独大的局面。

■“最柔软的一块”只是方便揉搓?

为了拯救工业,也就不得不牺牲农业。台湾前“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撰文指出,去年10月中就开始停灌桃竹苗已经或即将进入抽穗期的 1.3 万公顷稻作以及 6000 公顷杂粮蔬菜;接着11月25日宣布嘉南地区曾文水库、乌山头水库及白河水库的灌溉区,今年一期稻作停灌休耕 1 万 9385 公顷;12月29日宣布今年台中、竹苗地区一期作停灌休耕共 2 万 7544 公顷;再来,今年1月5日宣布桃园地区一期作停灌2万8千公顷。这很可能是政府在全台盖了许多水库后,有史以来因缺水停灌规模最大的一次。

但是牺牲农业与农民权益(相关产业链还包括育种育秧、代耕等业者),却没有把其他较耗水工业、服务业中的奢侈耗水行业如游泳池、电动洗车未加限制,也说明虽然台湾农民是民进党的铁杆支持者,但民进党却未必视他们为心中“最柔软的一块”,而是放在手上任意揉搓而已。

为了保障这些厂商不至于停产,台湾当局拟允许竹科开挖地下水,挖井一说当时就引发了社会激烈的反弹,原来台经济部门所谓“超前部署”无非是“挖子孙根”。李鸿源则认为台湾已超抽太多地下水,造成高铁地段地层累积下降8公分,带来非常大的隐患。

而另一种取水方式为海水净化,也因为海水提纯后遗留的卤水回流大海,会对近海带来污染。另外净化海水也需要大量的电能,而缺电显然是台湾另一个危机。

■“多雨的缺水地区”,天灾还是人祸?

当然,台湾的缺水有一定的地理因素,台湾岛是受板块挤压形成南北狭长的地形,导致河川长度短,流域面积小,河流下降坡度大,约有70%左右都流入大海。从降雨时空分布观察,台湾地区枯水期及丰水期的雨量比为3:7,丰水期雨量占整年雨量71.39%。枯丰水期雨量差异悬殊,也就是雨水多的时候非常多,而少的时候又非常少。再加上台湾地势陡峻水库集水不易,致枯水期期间无法充分供应用水需求。如台湾水利专家李鸿源点出,台湾历年来整体降雨量虽然很高,年平均有900亿吨的水下在台湾岛,相较之下中国黄河流域的年降雨量只有400亿吨,然而台湾地形陡峭,是大陆型河川的100倍陡,水源因此流失快速,被外界戏称为“多雨的缺水地区”。台湾资深媒体人、“中广”董事长赵少康则戏称,台湾是“山高水短”。毕竟是一个岛,缺乏使水留住的地理纵深。

又因为全球气候变化,台湾的雨水很多是台风带来,而台湾去年一年几乎没有台风过境,降雨量自然也到了五十六年来最低。”

气候的因素如此恶劣,更严重的是,李鸿源说,台湾已渐渐没地方建水库,全台50座水库也淤积严重、蓄水量达到饱和,水情只会越来越严峻。他警告,台湾在2030年水库有效容量将降至一半,加之气候的变化,台湾的缺水情况极有可能变成长期的危机。

台湾的缺水情况虽然很大层面出于天灾,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台湾岛从一个雨水丰沛的岛变成今天这种连居民吃水都困难的情况,其中也确实有很大的人为因素。

其中过去的国民党政府在迁台之后曾经大修水利,大搞基建,也形成了今天台湾的水利设施的现状。而随着政党轮替,执政当局更倾向于表面化的行政,对于基础、长远的建设没有兴趣。导致的结果是,台湾目前的水库年久失修,淤积严重。另外地下的输水管道更是腐朽不堪,漏水严重。全台1年约漏掉4.4亿吨自来水,以每人每日生活用水量289公升计算,相当于1年要漏掉全台2300万人约66天民生用水量。

又如过去民间有农会、水利会系统专注水利方面的问题,但随着民进党执政,他们将农会夺权,收归公有,以方便安插人事,使这种民间自救的功能也逐步丧失。

其次,台湾的水价太低,根据2018年统计水费负担率排名来看,35个国家(或地区)平均值为1.02%,台湾平均值为0.16%,排名全球倒数第2名,仅高于澳门;单就亚洲而言,日本排名为第26名、韩国第32名、中国第23名、香港第33名。水价低导致无论民众还是企业在用水的时候不加珍惜,全民未养成良好的节水习惯。另外不合理的价格制度还使工业用水大户在回收废水处理再利用的问题上缺乏动力,如处理污水需花费新台币20至40元每度不等,但现在平均1度水只要约10元,等于变相鼓励业者直接买干净的水。

低廉的水电价格确实吸引了很多国际大厂将那些高水电能耗的部门放到台湾来。拿台湾纳税人的钱补贴产业,让厂商有利润,台湾人也不免要问,我出钱,他获利,让别人用干净能源,这算是什么结构?

蔡英文3月12日前往基隆参拜天显宫,祈求风调雨顺

那么如此严重的缺水危机将如何解决呢,蔡英文说,她有空的时候,会经常去宫庙祈雨。之前,台中台中市大甲区镇澜宫日前举办祈雨仪式无效,担任主祭的卢秀燕还被批不够虔诚。蔡英文要表现如何比卢秀燕更虔诚。反正大家都束手无策,不如不问苍生问鬼神。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国民党改党徽吧。转移一下焦点。

作者:许亿 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