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初心 中原印记|“万里黄河第一坝”的故事—— 周总理3次亲临三门峡大坝视察

宏伟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王铎摄影

□房琳颜钊通讯员刘佳琪王美欣文图

三门峡水利枢纽是新中国成立后在黄河上兴建的第一座以防洪为主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控制流域面积68.84万平方公里,枢纽总装机容量45万千瓦,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1957年,为了建设这一水利枢纽工程,来自全国各地2万多名建设者拥入三门峡。三门峡水利枢纽建设,自始至终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关心支持。1953年至1955年,毛泽东主席4次听取治黄工作汇报,对三门峡水利枢纽作出重要指示。周恩来总理先后3次亲临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施工现场视察,在工地度过了8个日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亲临三门峡工地视察工程建设。

近日,顶端新闻·大河报记者采访到两位87岁老人,他们与三门峡水利枢纽都很有“缘”。

时隔27年,他再次回到工作地

3月26日上午,樊福玉老人来到三门峡大坝。

“27年了,变化太大了,通往这里的沿黄公路修得平整,两边绿化好,还有观光小火车”。老人感慨道。

樊福玉是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的退休职工,1960年他从焦作来到三门峡水利枢纽上班,从此便扎根在三门峡。

“我是当年7月26日到三门峡报到,便一直在三门峡大坝工作。”樊福玉说,三门峡水利枢纽的作用就是蓄水拦洪和发电。

在三门峡大坝门口的一面墙上,有两张图,一张是三门峡水利枢纽建设前的原始地貌图,一张是建设后的工程现状图。

樊福玉把记者拉到身边,“这两张图我得好好给你讲讲。”

他指着建成前的图说:“这里水深流急,黄河水被两座石岛分成神门、鬼门、人门三股洪流,因而以‘三门天险’称著于世,当时根据设计,枢纽拦河大坝高106米,坝长713米,须开挖人门岛、神门岛、鬼门岛作为大坝的基础,仅主体工程就须开挖岩石89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213万立方米,安装水力机械、金属结构、电气设备等近5万吨,辅助工程开挖土石方1000多万立方米。”

指着建成后的图,在大坝的前方,有一块儿突出的大石头,樊福玉告诉记者,这就是“中流砥柱”。

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他说,“历史上,这里发生所有大的洪水,都没有把它冲毁,因此叫‘中流砥柱’,以此来形容中华民族坚忍不拔、不屈不挠的精神。”

临走时,樊福玉老人突然见到了当年参加工作时的一位老熟人,二人握着手互相寒暄几句,对方说,“没事了多回来看看。”

“周总理来视察后,我们吃上了白面馍”

朱玉林是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有限公司的退休职工。1956年底,他从部队转业后来到三门峡,支援三门峡水利枢纽建设。这一来,便在三门峡安家了。

近日,记者来到他家中,老人虽然已经87岁了,但身体依然健康,说起话来思路十分清晰。

“在工程建设前,我在这里开推土机,57年正式建设时,因为需要运送物资,我便被安排去修铁路了。”朱玉林说,这个铁路也就是现在三门峡市湖滨区的湖大铁路,如今已成为旅游观光线路。

“那个时候,参与三门峡水利枢纽建设的人有两万左右,来自全国各地。”朱玉林说,当时条件很苦,喝的是黄河水,吃的是窝头。

但让朱玉林印象最深的,便是他见到了周恩来总理。

“具体哪年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有次周总理来视察,中午在我们工地食堂和工人们一起吃饭。”朱玉林回忆,当时周总理问工人们,窝头和红薯面馍是否好吃,工人们都说好吃。

“总理当时就说,等以后就会好了。”朱玉林说,总理离开三门峡后,他们的伙食也改善了,吃上了白面馍。

积极融入国家战略,向岸上“做文章”

自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后,其管理机构也发生变化。

1983年7月,一封水利电力部的红头文件下达至黄河水利委员会。该文件指出,决定以河南省电力工业局三门峡电厂和水电十一工程局大坝管理处为基础,成立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隶属于黄河水利委员会。1996年5月18日,作为水利部确定的100家转换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之一,三门峡黄河明珠(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珠集团”)正式挂牌成立,保留“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名称,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开始“双轨制”运行。

“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2019年9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近年来,负责三门峡水利枢纽安全运行管理的明珠集团除了做好水库安全工作外,还在岸上“做文章”。

明珠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顶端新闻·大河报记者,每年汛期,大量的杂草、农作物秸秆等污物顺流而下,尤其是近几年,黄河上中游地区降雨偏多,河道两岸岸坡塌方严重,大量污物进入河道,造成三门峡库区来污量急剧增加。明珠集团积极开展坝前清污,仅2019年主汛期就实现24小时清污作业长达82天,守护了库区水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