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钢铁挖空一座山被新华网曝光后,未来将何去何从?

宁夏因古代铜矿遗址的照壁山而闻名,也因为顺应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的国家战略而被选为先行区,打造样板。

一个在中卫市盘踞多年的企业,竟然打着“政策收紧期”的口号,大肆的挖掘矿石,还拿许可证当幌子。采矿甚至到了内蒙古自治区。

(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额里斯镇的铁矿正被盗采图)

照壁山正面临山体空虚,环境恶化的局面,记者2020年11月来到这里采访,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眼见照壁山日渐缩小。正面看去,山形可辨,从山后看大片的山体竟已不知所踪。山前大致完整的轮廓像一块山形板遮住了后面丢失山体的部分。

与此同时,中卫麦垛山区域的铁矿也在被大量采挖。此地铁矿埋在低丘沙层几米至十几米深,出产的部分矿石品位甚至高过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为躲避执法,这里挖矿和拉矿都选择在晚上进行。夜幕降临,大型挖掘机便开始工作,大块的铁矿石被掀起来,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货车将铁矿石运走。

由于过量采挖,沙丘上深壑纵横,在黄河流域留下一道又一道无法愈合的创口。

(照壁山后面,大片山体已不知所踪图)

在中卫市沙坡头区甚至滋生了铁矿石存储、加工和销售的地下黑市。一名为“卢四”的贩矿人储矿最多,他的储存地铁矿石块和粉渣堆成一座座小山,有的有五六万吨。

记者甚至在几十公里外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孪井滩生态移民示范区内,找到了一个存有大量铁矿石的矿场。

这一切究竟是谁在运作?记者调查发现,在那里开采铁矿的主要有几名当地老板,被当地人称为“四大金刚”:李万林、王国忠、杜永忠和吴占伟。

私人也能采矿?原来是宁夏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钢集团),其关联企业与这些所谓的老板签订了相关合同,利用他们谋取暴力。

早在2013年3月,昊丰伟业就与李万林签订了一份照壁山区域的《矿山探采承包合同》,合同中,昊丰伟业把矿山承包给李万林开采,让其承担开采的设备、技术及劳务费用支出,同时还要求其“独立承担一切风险责任”,包括“矿区生产和运输作业中发生的一切伤亡事件。”

昊丰伟业还分别与王国忠和杜永忠就麦垛山区域的不同采矿点,签订了相似的《矿点矿渣、粉销售及矿坑恢复治理协议》。协议中昊丰伟业不但不给乙方治理费用,还要求和承包人分享矿渣、粉的销售利润,令其将费用“缴入甲方公司

财务”

承包采矿权的乙方靠什么获利?合同中默许承包方在缴纳“恢复保证金”15万元后可继续采矿。

合同显示,昊丰伟业把恢复治理的责任推给了承包方:要求其“严格按照《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施工、回采、回填和边坡修复,满足相关部门验收要求。”

吴占伟则通过与合伙人杜永忠签协议的方式,间接参与到矿产开采生意中。

经过记者的多次调查发现。相关企业和个人仍涉嫌越界盗采和过量开采,通过测量,昊丰伟业“开挖块区与原坐标区域严重不相符”,昊丰伟业拿着采矿许可证,却采着国家的矿。

(测绘公司提供的对比图显示,昊丰伟业采矿许可证标明的位置并不在照壁山图)

据知情人揭露,曹广江实际控制的华隆公司虽然只拥有内蒙古境内一处铁矿的探矿权,但在2013年左右,曾有人在那里把守挖掘铁矿,挖出的上百万吨铁矿不知运往何处。

昊丰伟业在中卫北山有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一个年开采规模为2万吨,一个为6万吨,年开采规模合计为8万吨。两证设立时总储量只有48.5万吨,但多年来的开采总量却大得惊人。

讽刺的是挖掘铁矿是打着“治理”的旗号。现在宁夏钢铁挖空一座山的事被新华网曝光了,未来将何去何从,我们会持续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