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澧县:婚俗改革实验应该从哪里改起?

婚俗改革实验应该从哪里改起?

碧翰烽/文

近日,广东省广州市,河北省河间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青山区、乌兰察布市集宁区,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东台市,湖南省澧县,重庆市大足区等地被确认为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实验时间为期三年。

婚俗要怎么改革?要怎么实验?目前可知的,主要包括以下内容:大力推进婚姻领域移风易俗,传承发展中华优秀婚姻家庭文化,倡导全社会形成正确的婚姻家庭价值取向,遏制婚俗不正之风。

常德澧县的主要做法包括:为新人提供最优婚姻登记服务,树立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品牌,结合人情风整治和文明单位创建,助力婚俗改革深度推进,还有婚后矛盾化解等。

说到婚俗改革,我们先来简单看看古代结婚都有哪些风俗。比如有“六礼”之说,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结婚形式包括过礼、择吉、迎娶、拜堂、喜宴、闹房、回门等。还有鞭炮、红双喜、中式婚礼服装等结婚信物。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当中,有过对这种结婚风俗的印象,我的农村长辈大多就是这样结婚的,这里面有各种仪式、规矩、中式婚礼服装。我参与过接亲等活动,更多的也是靠走路,而不是今天的车辆接亲。

不过,到我结婚的时候,因为是自由恋爱,许多形式和程序都省了。记得最深的就是回到老家农村举行了拜堂仪式,摆了婚宴,亲朋好友道贺比较热闹。一路上接亲车辆,没有今天某些地方的婚闹恶习,主要就是惩罚新郎多背新娘走一段路。这应该是我们这一辈朋友结婚“闹”的最多的形式。

我们拍的是婚纱照,结婚时还是穿的中式婚礼服装,毕竟是在农村。今天有不少婚礼是在酒店进行的,大多数看到的新娘就是婚纱了,而且一般都会请专门的婚庆公司进行策划、主持。

可以说,今天的婚俗大多已经成为一种中西合璧的婚礼形式,已经是在走从简的路子了。结婚仪式实际上只是到地方政府进行结婚登记,没有太多的程序,但是喜酒会举办得非常盛大。现代中国婚礼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会拍摄婚纱照。

因此,婚纱照、彩礼、陪嫁、婚宴,大多数是存在的,像陪嫁的变化也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一代又一代的“三大件”,折射的远不只是婚俗的变化,比如从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到彩电、电冰箱、洗衣机,到空调、电脑、录像机,再到房子、车子、票子等等。这其中有物质的丰富,也有人们的观念。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婚俗改革,一方面是从简;另一方面是中西合璧。这个方向应该是对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要提出改革婚俗呢?这其中当然是出现了一些问题,而且问题还很突出。主要表现在物化现象愈发严重。本来,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婚姻还要承载家庭、社会的功能。所以,物质问题不可不考虑。问题是过度了。

一是天价彩礼。我以为,彩礼不是要废除,而是坚决要反对那种过度攀比,过度要价,动则数十万、数百万,而且完全不顾家庭实际情况,这就完全变了性质。最终也会影响到婚姻家庭的和谐。记得我小时候参加过一个婚礼,就是新娘下车时,突然又提出一个新的礼金方面要求,弄得新郎这方很是狼狈,但也没有办法。我当时就觉得不太好,后来这对夫妻也并不是很和谐。

二是奢侈婚宴。前些年,这个现象比较突出,豪华车辆、豪华酒席,奢侈浪费,实在有些不像话。现在应该是好了一些,特别是整治人情风以来,党员干部带头婚事从简,普通百姓整酒也受到限制,明显的大操大办变少了。

三是婚闹恶习。此种风气令人生厌,可有的人乐此不疲,甚至演变了猥亵等违法犯罪行为。这实际上已经不是婚俗的问题,而是当前法治、道德滑坡问题的反映。

四是婚姻仪式感不足。婚礼仪式的简化,虽然是一种新的风尚,但是仪式的简化,也可能让现在的年轻人觉得结婚很随意,不再感到特别神圣。当前,闪婚、离婚现象较为突出,一方面是人们爱情婚姻观念的变化,另一方面也可能对结婚缺乏了足够的神圣感。

五是婚恋文化建设相对滞后。如何正确看待爱情,如何看待婚姻?如何看待出轨、二奶、情人等不道德现象?又如何防范婚姻纠纷引发的恶性案件?都是当下婚姻家庭面临的大问题。虽然有的地方在探索婚姻家庭辅导的问题,但是效果怎么样,还值得观察。

显然,这些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改革实验的地方。

但是,怎么改?需要认真慎重,不可沦为形式主义,不可过度滋扰群众。我觉得,有几条值得考虑:

一是要依法。法无禁止即可为,不能随意动用行政权力来干预群众的生活,所以改革实验的地方,都得要于法有据。这些年,不少地方推行移风易俗,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也暴露出法治意识淡漠、一刀切、简单粗暴等做法,引发舆论关注。

二是要倡导。要特别强化群众自治功能,以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方式,充分引领社会新风尚。行政方面主要是加强引导,充分调动党员干部带头,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

三是要氛围。要通过全面的婚恋文化建设,营造良好的家庭家风氛围。一方面要加强新婚俗的宣传教育;另一方面要加强对爱情婚姻家庭模范人物的宣传,让真爱成为一种主流,而不是让八卦、丑闻占据我们的主流,尤其是某些明星的烂事,不要反复炒作;还有一方面也值得引起重视,就是要提高影视文艺作品的质量,弘扬健康向上的婚恋文化。而不是满屏三角恋、宫斗戏等。

由此而言,婚俗的改革实验,不能是孤立的,而应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面发力,统筹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