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期》雅安—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

茶马古道

摘 要:茶马互市产生于唐宋时期,繁荣于明清时期,茶马古道就由茶马互市而来。川藏茶马古道产生于明朝,是其中一条重要的路线。雅安,作为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对这条路线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主要分析雅安的地理位置和环境,论述以雅安为起点的川藏茶马古道所起的作用。

茶马古道这个庞大的道路网由来已久,唐宋已有,但这个名称却是近代才提出。木霁弘等人在经过长时间田野调查,徒步两千七百多公里,围绕着西南地区特有的马帮,写成了《滇藏川“大三角”文化探秘》一书,提出了茶马古道的概念。茶马古道是指唐宋以来西南地区以茶叶和马匹为主要物品的贸易通道。川藏茶马古道就是四川雅安到西藏拉萨,以雅安边茶与西藏马匹进行贸易的交通线。川藏茶马古道在沟通汉藏、促进和平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雅安,作为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 由于其独特的自然条件和地理条件,适应茶叶种植,且品质良好,为川藏茶马贸易提供了大量的茶叶,促进了川藏茶马古道的发展繁荣。

一、川藏茶马古道的路线

由于四川到西藏路途遥远,且多崇山峻岭,道路不通。同时古代技术落后,仅靠人力挖掘,因此从四川雅安到西藏拉萨的道路并不多。其雏形便是牦牛道,即西汉时期成都一带茶商将茶叶运到泸定、康定等地的路线。川藏茶马古道便在此基础上往前延伸,主要路线有这三条,一条是从雅安一带出发, 经过成都、松潘进入青海,再由青海运往西藏。另一条从雅安出发经康定、道孚、炉霍、甘孜、雀儿山、德格、江达、昌都,最后到拉萨,最后一条从雅安出发, 经康定、理塘、巴塘、康芒、左贡、察雅到昌都,再运到拉萨。不管是那一条路线,雅安都是川藏茶马古道的起始点, 是川藏茶马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雅安——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

雅安,东面临近成都,西面临近甘孜,南面是凉山,北面连接阿坝,是西藏门户,是重要的茶叶产地,其优越的自然条件是其成为重要的茶叶产地的首要因素。首先是其土壤含有较多的有机物,矿物质丰富,呈酸性。土层深且软,土壤排水较好,宜于茶树种植。其次是雅安的气候,雅安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年均气温大概在十四至十八度,冬夏气温差异不大。且雅安的年降水量在一千七百毫米以上,雨水充沛,有利于茶树的生长。这样,雅安便成了重要的茶叶产地,唐宋时期便名扬天下,明朝朱元璋曾下令:“诏天全六番司民,免其徭役,专令蒸乌茶易马”。即政府下令,雅安天全种茶户免徭役, 专门负责种茶换马。在雅安优越自然条件和政府政策的支持下,雅安茶业迅速发展,种茶面积越扩越大,茶叶产量也随之增长。

西藏属于高寒地区,零度以下月份长,如拉萨、江孜等地为三个月左右,班戈等地可达七个月之久,不适宜谷物和蔬菜生长,因此世居高原的藏族同胞的日常饮食是以高蛋白的牛羊肉和奶制品为主,这些食物在人体不易消化。据古史记载:“( 其 ) 人喜啖生物,无蔬茹醯酱,独知用盐为滋味,而嗜酒及茶。”表明藏族日常饮食缺少蔬菜,以肉类为主,因此藏族喜欢喝茶,因为茶叶中含有茶多酚类,有消化之功效,这就让藏族同胞成为了茶叶的主要群体,茶叶在西藏拥有极大的销售市场。

雅安所产之茶被称为黑茶、边茶、乌茶等,不同时期称呼会有变化。明代以前雅安所产的边茶都是不易运输的散茶。由于雅安到西藏路途遥远,必须改变焙制方式。经过不断改进,采用将散茶加工成团饼茶的方式,即将所采茶叶先炒热再蒸煮,最后加入糯米粉汤, 制作成团饼茶。这种茶便于运输,也利于存放,为茶马贸易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在运输茶叶上,主要依靠马帮和背夫。马帮是西南地区独有的,川藏道路上马帮主要使用山地马,这种马虽然矮小,但是耐力惊人,非常适合徒步运输。一般商号都有由一百甚至两百匹马组成的马帮。背夫则是川藏茶马古道上

所独有的,这种靠纯体力运输茶叶的方式并不多见。由于雅安到康定这一段崇山峻岭,道路崎岖,多是悬崖峭壁,不适合用马,只能采取人力背运的方式, 因此有作者提出把这段路称为“背夫古道”。马帮和背夫大部分都处于社会最底层阶级,为了生存,不辞辛劳,日夜兼程,在川藏茶马贸易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每天都有大量的马帮和背夫经过雅安、邛崃,承担着运茶入藏的重任。

三、雅安边茶的发展过程

清以前,茶叶贸易绝大部分为国家垄断。唐朝,国家开始重视边地茶叶贸易,规定在赤岭一带进行交易,雅安逐步成为生产边茶的重要产地。宋朝在雅州开放了茶马交换中心,茶马市场为国家统一管理,雅州的茶马交易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到了元明时期,雅州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并且雅州出现了焙茶作坊,雅州茶叶生产规模逐渐扩大。清朝茶叶贸易由官营变为私营,民间贸易迅速发展,如清朝康熙乾隆年间,以雅安为中心经营边茶的茶号就有一百多家。到清末,发展至两百多家。雅安天全县每年所售藏茶已逾三百万斤之多。从清末开始,由于印度茶叶大量进入西藏,雅安茶叶销量受到了严重影响,出现大幅度的下降。据资料统计,印度茶叶占西藏茶叶市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雅安许多茶商损失惨重。民国时期四川军阀混乱,各军阀为征收军费,征收无度,茶商度日如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雅安仅存四十八家茶号,茶叶原料产量在三万担左右,加工成品三万多担,其惨状一目了然。新中国成立后, 由于印度茶叶大量减少、技术不断提高、政府政策扶持等等一系列行动的促进下,雅安茶业起死回生,不断探寻适合的道路。

四、川藏茶马古道的影响

(一)茶马古道是川藏交流的渠道

“茶马古道”自汉唐以来就是一条川藏贸易的重要通道,雅安的茶叶便是通过川藏茶马古道运给给藏族同胞,满足藏族同胞对茶业的需求,维系了汉藏同胞之间的民族团结。通过交易,互通有无,使中央王朝也增加了边区少数民

族的吸引力和内附力,减少与少数民族之间的武力冲突。除此之外,汉族人与少数民族在经济贸易中,增加了彼此的交流,增进了双方的感情,建立了一种相互信任的友好关系,在这种信任的前提上,一部分汉族人与少数民族人通婚,或者杂居在一起,形成新的家庭与聚落,促进了汉藏和平,也促进了双方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共同进步,为民族大融合做出了新的贡献。

(二)茶马古道是文化交融的连接之道

经济贸易不仅仅是物质与能量的交换,更是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互碰撞。川藏茶马古道途径康定、甘孜、昌都等多个地区,各个地区有不同的民族文化,如汉源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富林文化,康定地区具有独特色彩的康巴文化、锅庄文化等。在古代,不管是汉族人到康定、西藏地区与其他少数民族进行贸易,还是少数民族进行朝贡,他们必定会离开自身所在的文化区域前往另一个文化区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其他文化的影响,并在不经意间带回到自身所在的文化区域,去影响其他人。因此,就是以这样的方式,不同的文化相互影响,相互交融。

(三)茶马古道促进两地经济的发展

茶马互市的开展为双方的产品提供了较为广阔的交换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农、牧业的发展。茶马交易一方面促进了牧业的发展,牧民养马规模越来越大。另一方面由于茶叶需要量越来越大,也促进了四川茶业的发展。同时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农业技术被带到牧区,提高了牧区的生产效率,推动生产的发展。茶马古道对于沿途经济也起到了促进作用,沿途贸易城镇兴起。特别是康定地区,从露天市场变成了繁华的城镇,独特的锅庄渐渐发展繁荣。同时,伴随着川藏茶马古道产生的一大批马帮和背夫,促进了其沿途停留整顿城镇的发展,例如雅安,因为马帮和背夫的流动,其夜市热闹非凡,相关的行业也应运而生。

茶马古道在中国历史上意义非凡, 北有丝绸之路,南有茶马古道。茶马古道对西南地区与西部边疆各方面都起到了促进作用,推动力沿线民族地区文化的传播,维护汉藏之间的民族团结, 促进了两地经济的发展。雅安作为川藏茶马古道的起始点,为茶马贸易提供了大量的茶叶,保证了茶马市场正常运行。同时,借助茶马古道,雅安获得了快速发展,从古代一家一户小规模种植茶叶,到拥有加工茶叶的作坊,经历重重困难,如今雅安藏茶走向世界,雅安这座城市也成为一座文化之诚,一座拥有悠久茶文化的历史名城。

出处:《长江丛刊》20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