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土地 光辉的篇章——朱德、刘伯承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榆社云安

榆社县雄踞山西中南,东控太行,西据祁武,北眺太原,南俯上党,扼潞泽与晋阳之要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榆社县云安村位于榆社县城南20公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该村原名龙安村,因村子位于东、南、西三条河三龙合口处而得名。一次日军疯狂“扫荡”,云雾突然笼罩云安村,致使日军无法找到村子,驻军和龙安百姓化险为夷。朱德总司令大喜,说:“这是一个好地方,以后就叫云安村吧。”从此,该村改名为“云安村”至今。

榆社云安,是一片英雄的土地。80余年前,这里作为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依托和屏障,在朱德、刘伯承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领导和指挥下,箕榆儿女同仇敌忾,与日军进行了殊死奋战,为抗日战争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80余年过去了,烽火早已散去,但朱德、刘伯承等老一辈革命家率领部队转战榆社云安等地,点燃抗日火种以及他们艰苦朴素、与百姓同甘共苦的光荣革命传统,世世代代在榆社县传颂至今,牢记在老区人民心中。

朱总司令转战云安

点燃抗日革命火种

1938年4月21日晚,朱德总司令在129师参谋长李达及警卫员的陪同下,带着一支连队来到云安村。

一进村,八路军官兵练兵、唱歌、帮助老乡担水扫院、推碾推磨……整个村庄,红旗猎猎,战歌嘹亮,使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顿时沸腾起来了。

当时云安村有57户人家,家家户户自觉主动清扫房屋让八路军战士入住。每家每户都住有八路军战士。

据村民李贵珍回忆,在帮助老乡担水、清扫街道的八路军队伍里有一位背部补着一块大补丁、身穿粗布衣服,经常走门串户、嘘寒问暖、宣传抗日道理的人,他态度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官架子,和云安村老百姓一起推碾推磨,闲暇之余,就坐在院子里编织草鞋,乡亲们都愿意接近他,他就是朱德总司令。

朱总司令率领的八路军指战员住在村里后,给百姓宣传抗日道理,刷写抗日标语,教孩子们唱歌,走门串户为老百姓打扫院子、挑水劳动。老百姓们都激动地说:“这真是咱们穷人的军队呀!”

八路军爱人民,人民更爱八路军。乡亲们有的给部队送来了鸡蛋、瓜条,有的送来了核桃、红枣、柴禾、口粮……八路军战士都要过秤,按价付款。

朱总司令经常给八路军和云安等村乡亲们开会讲话,宣传抗日和革命的道理。他用坚定的口气给老百姓讲:“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前进,反对倒退”的革命道理,“只要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去做,军民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齐心协力去抗战,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等革命胜利以后,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到那时候,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一切都是机械化,人民的生活就幸福了,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就更好了。”他的讲话,老百姓越听越受教育和鼓舞。

在云安村的日子里,朱总司令常彻夜不眠地工作,有时看文件、学习毛主席著作,有时看军用地图,通过电报,收集着日军的动向,用电波指挥着八路军各个部队在抗日前线对敌作战,并把重要情报传送给延安,传送给毛主席……朱总司令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不知疲劳,忘我工作,为了中国人民、为了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费尽了心血。他一心为了革命,忠心耿耿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在云安村乡亲们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朱总司令率领的八路军在太行老区榆社云安,播下了红色的革命火种,燃起了冲天的革命火焰。

在朱总司令和战士们的宣传发动下,云安村和榆社人民积极参加抗日斗争,有的积极加入中国共产党,有的参军参战,有的参加村民兵队。妇女做军鞋,儿童都积极参加了儿童团。

高二货是云安村老书记,1938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乔海珍、曹马江和曹黑媸(女)也加入共产党。他们积极参加云安村的抗日斗争。

该村八九岁以上的儿童都参加了儿童团,平时站岗、放哨、查路条,战斗中帮八路军埋地雷。云安村对面的南山,是郝壁镇(现郝北镇)最高的一座山,位于大路旁。站在南山顶上,不论是从魏城方向还是从武乡县方向来的敌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山顶的最高处,长着一株挺拔的松树。松树枝繁叶茂、四季常青,因此树底下就成为儿童团员站岗放哨的好地方,这株松树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消息树”。儿童团在松树底下周围挖了一条深深的沟壕,上面用树枝柴草覆盖住,只留下一条小缝隙。不论白天黑夜,也不论春夏秋冬,都有云安村的儿童团轮流藏在沟壕里,只是从缝隙里小心地探出一颗小脑袋。当发现路上远远走来日本鬼子,就敲打手中的一面锣,敌人队伍规模的大小,用敲锣的不同次数来表示。当村民们听到山上传来的敲锣声,马上带上粮食铺盖及家里的牛羊转移藏起来。等鬼子来到村里时,总是人去村空,气得嗷嗷直叫。

抗战时期,云安村共170人,仅参加抗日的民兵就有30余人。在战斗中,民兵负责为八路军运送弹药、抬伤病员、埋地雷。云安村石头多,民兵们便就地取材,在石块上钻上眼,装上自制的炸药,制成石雷;他们经常出去打游击,把镰刀头用红布缠严,常常把敌人吓得弃枪而逃;他们把锹把、镢把、镰把、锄把等生产用具上都钻上眼,装上炸药,日军来“扫荡”时,立即投入战斗;当敌多我寡、战斗异常激烈的时候,民兵们就在煤油桶里点燃大量鞭炮。当敌人听到猛烈的“噼里啪啦”声响时,以为是八路军的援兵来了,马上惊慌失色地带着部队落荒而逃。支前民工还到榆社、武乡、太谷、祁县等地积极送军粮、抬担架、扛云梯。

云安村的青年积极参军参战,李跃宏、李小朴、董丙元、陈三成、李向堂、曹水成、牛小四、张贵元、曹福虎等先后参军奔赴抗日战场,但是除曹福虎外,均壮烈牺牲。1922年出生的曹福虎,1944年参军,在战场上英勇善战,家里多次收到他所在部队发来的喜报,是他家人的骄傲,更是云安村的骄傲。之后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南下四川重庆,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叶成焕团长壮烈殉国

郝壁村民含泪追思

长乐之战前,叶成焕正患着肺病,陈赓旅长不让他参加战斗。他一听,急了,坚定地说:“二团还没有打过这样的大仗,还是让我指挥了这一战吧!”就这样,叶成焕带病亲临前线指挥作战。

当夜,长乐之战打响了,为了抓住时机消灭敌人辎重部队及其后卫部队,叶成焕根据上级命令,不等689团到来,就命令772团的两个营沿山路隐蔽疾进,绕到长乐村附近的里庄和型村,占领了浊漳河北岸高地。当敌军辎重部队沿大道向东行进时,772团集中所有的火力开战,瞬间,枪弹、炮弹、手雷疾风暴雨般飞向敌军行列,敌军顿时人仰马翻,死伤遍地,车辆、辎重沿河堆积。772团的将士以排山倒海之势杀入敌群,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此后,在771团的配合下,两军南北夹击,使里庄和型村的1500余敌人成为瓮中之鳖,大部被歼。

正在指挥战斗的叶成焕接到撤离命令后,一面指挥部队打扫战场,装运战利品撤离;一面走上高坡,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的动向。全团战士都要撤完了,他还在那里仔细地观察着。“团长,高坡上危险,赶快撤吧!”通讯员提醒他。“等一等,我在这儿看得清楚。”他没有动。战士们几次催他撤退,他却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想寻找机会消灭部分增援的敌人。

突然,通讯员大喊一声:“不好了,团长受伤了!”原来叶成焕刚从高坡上下来时,被敌人的一颗子弹射中了头部。叶成焕负了重伤。772团特务连的战士们抬着叶成焕急速向山下撤退,一路上血迹斑斑,他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哎,队伍,队伍呢?”这是大家听到他唯一的一句话,也是他临终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战士们抬着叶成焕,随着大部队当天晚上来到榆社县郝壁村(现郝北村)。

刘伯承师长得知叶成焕负伤的消息后,马上下令:“要想尽一切办法抢救成焕同志!”

上午,陈赓率领386旅旅部进驻郝壁村,去772团看望了身负重伤、昏迷不醒的叶成焕。他已经奄奄一息,不能说一句话。陈赓心里非常难过,久久不能平静。陈赓在日记中写道:“4月17日。今日旅部移郝壁村,靠近772团。探视成焕,彼己不能言语,入夜特甚。奄奄一息,状至危险,令我无法睡觉。”

18日凌晨1时30分,虽经全力抢救,终因伤势过重、出血过多,叶成焕光荣牺牲,壮烈殉国。“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刘伯承师长得到叶团长牺牲的消息后,三步并作两步奔到772团。他一看到平躺在担架上的叶成焕,颤抖着俯下身子用力将他抱在怀里,连声呼唤:“成焕哪,成焕!”悲痛的泪水洒在叶团长苍白的面颊上。刘伯承师长失去了他的爱将,战士们失去了他们敬爱的团长,中华民族失去了一个好儿子。

在为叶成焕整理遗物时,一位民兵看见叶团长还穿着一双破旧的草鞋,便脱下了自己的布鞋,穿在了他的脚上。

下午,朱德总司令专程从八路军总部赶到榆社县郝壁村,参加叶成焕烈士的万人追悼会,向这位烈士的遗体告别。

乡绅韩跃元把为自己母亲准备好的一口柏木寿材自愿捐献出来,战士们含泪把叶成焕的尸体放在棺材里。韩跃元又拿出几条大拇指粗细的结实麻绳,战士们把麻绳一头拴在棺材上,一头拉在自己的肩上,就这样,里三层外三层,哭着用麻绳把棺材抬到郝壁村北岭的墓地。

下午,129师在榆社县郝壁村为叶成焕烈士召开了“万人追悼大会”。八路军全体官兵、郝壁村、云安村、台曲村、常银村等周边村村民都来缅怀英烈,向烈士遗体告别。

刘伯承师长在追悼大会上悲恸地说:“叶团长参加革命后,党培养了他,他没有辜负党的教育,终于成为一个很好的布尔什维克!”

烈士的灵柩缓缓放入墓穴后,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副师长徐向前和第386旅旅长陈赓与干部战士代表依次铲起一锹锹黄土,垒起了一座历史的丰碑。

叶成焕,1914年生,河南省新县郭家河乡吴河村人。1929年,年仅15岁的叶成焕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加入红四方面军,曾任通讯员、指导员、团政委、师长、师政治委员等职务。在红军长征途中,他率领部队克服重重困难,屡立战功,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将。他生活过的部队里和他战斗过的地方,都流传着他英勇善战的故事。

抗日战争开始后,红四方面军的93师改编为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叶成焕由师长改任团长。1937年10月,他挥师东渡,奔赴抗日前线作战。经过半年的斗争,初步创建了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其间,叶成焕几乎参加了129师的全部著名战斗。他果敢机智的指挥才能在神头岭、响堂铺、黄崖底、长乐村等战斗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叶成焕年轻有为,他的指挥才能大家有目共睹,这不仅使他成为陈赓同志的得力助手,也使他得到了刘伯承师长的信任与器重。129师的同志都知道,这位年仅24岁的团长,在战斗中无论面临怎样的危机,都能出色完成首长交给的各项任务。多少次,当战斗在前线激烈地进行时,刘伯承师长在战营里焦急地踱步,一会儿在电话机旁凝思,一会儿用望远镜观战。这时,他总要问上一句:“谁在前面指挥?”当回答是“叶成焕”时,他那紧锁的双眉就会瞬间舒展开来,嘴角还会流露出别人不易觉察的得意微笑。

叶成焕同志每次指挥作战,都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表现出的机智沉着与果敢英勇令所有战士为之折服。在他的鼓舞下,772团的战斗力非常旺盛,在抗日前线成为一支有着光辉战绩和优良作风的坚强部队。战士们称赞772团的战斗精神:“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百战百胜,772团”。不论哪一次战斗,772团都能取得辉煌的战果。只可惜,年仅24岁的叶成焕为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令人欣慰的是2009年9月14日,叶成焕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如《人民日报》推出的“双百”人物中的共产党员:叶成焕,让我们再次重温了他的传奇人生,深深地被他襟怀坦荡、忠诚宽厚的优秀品德,疾恶如仇、刚正不阿的高风亮节,多谋善断、运筹帷幄的军事才能,洞察秋毫、勇于探索的实干作风,报效祖国、对党忠贞不渝的耿耿丹心,所感动、所震撼、所征服。

叶成焕,这位民族英雄,人民将永远记住他。他的英灵与精神将永垂不朽!

刘伯承指挥长乐之战

榆社人民踊跃支前

1938年4月初,日军集中3万余众兵力,对我晋东南地区实施“九路围攻”,发动疯狂“扫荡”。

此前,八路军总部已从神头岭战斗中缴获的日军文件里,获悉日军的围攻企图。为粉碎日军围攻、巩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总部决定,采取以一部兵力钳制其他各路日军、集中主要兵力击破日军一路的作战方针。3月24日至28日,由八路军总司令兼东路军总指挥朱德,主持召开东路军将领会议,统一了反围攻的作战方针,确定了作战部署,下达了各部的作战任务,决定以一部兵力在游击队和民兵等地方武装力量的配合下,于内线牵制进犯的各路日军,主力部队寻机歼敌之一路,以粉碎其“九路围攻”企图。

4月15日,侵占武乡县城的日军第108师团117联队及配属的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共3000余人,北犯榆社扑空,急忙回窜武乡。黄昏后又放弃武乡,连夜沿浊漳河东撤。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和副师长徐向前果断决定部队迅速发起追击,在运动中消灭这股日军。具体部署是以129师772团和115师689团为左纵队,以129师771团为右纵队,沿浊漳河两岸山地实施平行追击;以129师769团为后续梯队,沿武乡、襄垣大道跟踪追击。16日晨,八路军在武乡以东的长乐村截住了东撤日军的大部,随即发起猛烈突袭,将日军截为数段,压缩到狭窄的河谷里。已过长乐村的日军,为解救其被围部队,以1000余人回援,向八路军左翼发起猛攻。激战至14时,日军派1000余人从辽县来援。17时,又有日军1000余人从辽县来援。此时,被围困于河谷的日军已被歼灭,129师部队主动撤出战斗。

此次战斗,129师参战各部共毙伤日军220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100余支和大批军用物资。长乐之战的胜利,对粉碎日军“九路围攻”起了决定性作用。

长乐之战是一场大仗,更是一场恶仗。在此次战役中,榆社县民兵担负着站岗、放哨、补充兵员、配合部队作战的任务,在战斗中英勇杀敌,与八路军密切配合歼灭日军。他们还就地取材制造石雷,积极协助八路军打击敌人,战功屡屡,闻名太行。活跃在长乐战场上的榆社游击队神出鬼没、四处出击,破公路、炸桥梁,扰得敌人日夜不宁,成为“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在当地传为佳话。

众所周知,打仗打的是后勤,如果没有吃的喝的,伤员得不到及时抢救,再硬的军队都得打败仗。在此次重要战役中,云安村、郝壁村和榆社县大多数村庄成为长乐之战的 “大后方”。榆社至武乡的路上,到处是榆社县支前的民工,他们送公粮、抬担架、扛云梯、运军火。在炮火声中,不顾个人生命的安危,做着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送公粮时,他们每人身背50余公斤重的粮食,为了不被敌人发现,就晚上出发,还要走山路,翻山越岭,道路崎岖,非常艰辛,有的甚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有的过河时掉进水里,衣服全湿了,但是还紧紧抓住粮食袋子,生怕背上的粮食被河水冲走;有的负伤后不顾疼痛,继续向前走,没有一个人掉队,都出色地完成送粮任务……

榆社支前民工始终奋战在长乐之战的第一线,成为坚强的后备力量。战役前夕,他们将数十万吨粮食运往前线,日往返几次行程150余公里。冒着敌人的炮火,走着崎岖的道路,四天三夜完成运送200余吨炸药的任务,为长乐之战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榆社县广大妇女也同无数热血男儿一样,英勇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之中,以“巾帼不让须眉”的革命精神,挺身而出,为前方打胜仗发挥了巨大作用。她们的口号是:前方流血,后方流汗,妇女能干,顶起男子汉。她们中16岁至55岁的妇女为军队做军鞋,总把自己家最好的布拿出来,一针针、一线线,她们做的军鞋享有盛名。榆社妇女还为子弟兵喂药、喂饭、洗衣、换绷带,把家里节省的小米、鸡蛋拿出来,待伤员如亲人一样,送走一批再护理一批……

长乐之战榆社支前只是榆社人民抗战的一个缩影。据统计,在八年抗日战争中,榆社人民“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全县4.5万人,就有7200人参军参战,有2144人光荣牺牲、1230人负伤致残,输出干部1200人,杀死日伪军1680人,缴获武器4800件,破坏铁路450公里,切割敌人电话线1.05万公斤,献军粮1005万公斤,捐款7亿元(冀币)。妇女做军鞋10万余双,涌现出杀敌英雄、支前模范378人。榆社县被晋冀鲁豫边区誉为著名的“出兵、出粮、出干部、出经验”的模范县。

在朱德、刘伯承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指引下,榆社人民在八年抗战中,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伟大号召,出力、出人、出钱、出粮,积极支持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大力开展游击战争,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英勇的榆社人民前赴后继,浴血奋战,付出了巨大牺牲,在中国抗战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榆社人民的抗日斗争是榆社历史长卷中最为悲壮辉煌的一页。它像魏巍太行山、涛涛漳河水,将永彪史册,熠熠生辉!党领导榆社人民英勇抗战的历史,必将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杨阳 整理)

审核:孟 娟

编辑:张碧玉

转自榆社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