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张伯驹”——叶星生,历时三十余年艰辛收藏,一次性裸捐

他是一位少年得志的美术奇才,却醉心于西藏民间艺术品的收藏;他拥有几千件贵重文物,却长期过着清贫的生活,被人称为是“清贫的富有者”;他把收藏品视作自己的“后宫”,却“狠心”地将她们全部捐赠,他就是著名画家、收藏家、藏学家叶星生。

画家

“我首先是一个画家。”

叶星生在童年时期师从冯灌夫先生学习国画,年纪尚小便展现出了独特的绘画天赋。9岁时在家乡成都创作了《山茶花》,寄给了藏区工作的父母。回忆起童年往事,叶星生老师眉眼带笑,因为有了画画,那段时光过得充实而快乐。

叶星生与恩师西洛老人

进藏后,叶星生跟着学校美术教师原十世班禅的“宫庭”画师、“勉萨画派”的第六代传人西洛学画,带入西藏艺术的宝殿。

1981-1985年在大会堂创作期间,结识国画大师李苦禅老人,受其指导与点拨。李苦禅大师更对叶星生西藏传统绘画的传承与创新提出希望,并为其题字“布宫彩笔,藏派丹青,前途无量”。

叶星生作画中

收藏家

叶星生除了是西藏丹青画家之外,他还是一位文物收藏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见了一件即将被大火烧毁的西藏佛教经板,凭着机智他将这件珍贵文物保存了下来。此后,叶星生就把收藏和抢救文物,看成了自己的使命。他把自己作画的所得,几乎都用在了收藏和抢救西藏的历史文物上。

叶星生捐赠的文物

随着叶星生的收藏品越来越多,家里的两个仓库已经堆得满满的,甚至还经历过两次小偷的“光临”,这么多件藏品如何保存都成为难题。于是叶星生觉得应该给这些宝贝找一个“婆家”,捐赠给国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1999年,叶星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将30多年收藏的价值8000多万元,2300件藏品捐给西藏自治区政府。

叶星生民间珍藏捐赠馆

2003年10月,叶星生又将自己珍藏十年之久的一级文物《马头明王堆绣珍珠唐卡》无偿捐赠给色拉寺,受到拉萨宗教界的联合“祝颂”并授予“色拉大乘洲·群则”法位,从而成为西藏历史上首位获此荣誉的汉族艺术家。

马头明王堆绣珍珠唐卡(局部)

色拉寺唐卡捐赠

藏学家

在13岁时我随父母进藏,在拉萨中学读书,当时我是学校里第一个汉族学生,我的美术老师就是十世班禅大师的画师西洛。他教我怎样画唐卡,用什么方法才能画好。我发现画唐卡的原材料和内地很不一样,构图也和我以前学的不一样,需要很规矩地遵照度量经来画唐卡。

我最早来西藏的时候,是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壮阔风景打动了我。西藏文化从视觉上有强烈的感染力,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成为了我创作的一个基础。比如昌都市尼姆壁画的颜色、构图等方面和汉地绘画有很大的差异,整墙色彩丰富、造型逼真的佛像壁画,让人感觉走进了艺术殿堂。

十一世班禅大师为叶星生亲笔题字

1980年至1985年,我用了五年时间,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设计绘制壁画《扎西德勒》等七幅大型壁画,至今还在那挂着呢!这也算是我艺术创作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碑吧。从此我和西藏艺术、西藏这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就再也没有回内地,一呆就是四十多年。

西藏文化是千秋万代的事儿,唐卡艺术有1300多年的历史,有深厚的文化历史底蕴,所以要研究西藏的绘画艺术,不是一代人的事,而需要几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读懂、读通、读透。我们现在面临的任务是要如何保护它们,主要就这几个字:保护、传承、发展、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