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芬河站:从红色国际交通线到“一带一路”主力军

清明节前夕,绥芬河火车站科室党总支40余名党员,来到位于绥芬河市站前路北端的“绥芬河红色国际通道纪念馆”(原秘密交通线纪念馆),学习党史,缅怀先烈,重温入党誓词。

与会人员合影留念

绥芬河站,作为原“中东铁路”的东部起点,与俄罗斯铁路跨境相接。据纪念馆讲解员介绍,早在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前,列宁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党就曾派党员在绥芬河等“中东铁路”沿线从事革命活动,在中俄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开展工人运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在绥芬河建立秘密国际交通站,并在哈尔滨、大连、北京、上海设立交通联络处,开通了莫斯科至北京、上海的国际交通线。

1922年7月,中共二大决定加入共产国际,随即派党员在“中东铁路”沿线开展建党工作,并在绥芬河等地建立国际地下交通站,使这里成为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联系的重要枢纽。

绥芬河站曾经的景象

1924年秋冬季,李大钊、罗章龙等中共早期领导人出席共产国际“五大”后分批回国,在绥芬河由国际交通站白俄交通员秘密护送入境。

1928年,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参加六大的代表在哈尔滨秘密接待站安排下,分别经绥芬河和满洲里地下交通站秘密出入境。据党史记载,从绥芬河出境的代表有瞿秋白、蔡畅、徐特立、何叔衡等18人,会后入境的有周恩来、邓颖超、李立三、邓中夏、项英、张国焘、向忠发等51人。

“九一八”事变后,绥芬河地下交通站成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与中共满洲省委、中共吉东局、吉东特别委员会联系的重要通道,为绥宁、吉东地区党组织的发展壮大,为创建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和东北游击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建国后,绥芬河在我国和前苏联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带队参观学习的绥芬河站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韩子民介绍,改革开放后,绥芬河站率先通过“西瓜外交”打开对外开放窗口,随后不断提升口岸过货能力,到现在年进出口货物已超千万吨,特别是中欧班列增长迅速,成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主力军。

绥芬河铁路口岸,是黑龙江省唯一对俄铁路口岸

绥芬河铁路口岸,是黑龙江省唯一对俄铁路口岸。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绥芬河铁路口岸持续进行了系列扩能改造,到2015年年底,开通新建双线电气化铁路,站场宽准轨线路增加,机械换装场、集装箱货场、散货货场、物流仓储等货区面积扩大,基础设施和装卸设备全面升级。其中,集装箱货场年作业能力由2.9万标准箱40万吨,提升至16万标准箱450万吨,为进出境中欧班列顺畅开行创造了条件。

2020年,经由绥芬河站进出境的中欧班列达到218列,同比增长78%,超过2018年、2019年进出境中欧班列总和。

“我们以前也了解一些,但没想到有这么多深刻内容,很受震动。这次学习党史,让我们更深爱脚下这块土地,更好地完成口岸进出口运输任务。”参观学习结束后,一位党员这样说。

据悉,今年一季度,绥芬河站组织进出口中欧班列运输78列,同比大增122.8 %。(刘德才 李畅 记者 石启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