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官宣区划调整!城市空间调整热潮再显

建制总数不变,内部结构“大换血”,长三角市区陆域面积最大的城市迎来了新一轮城市空间结构调整。

浙江省政府官网近日发布通知,杭州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已获国务院批复同意。同日,杭州部分行政区划优化调整实施动员部署会议召开。

新“杭十区”诞生

经过调整后,杭州市下辖10个区、2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分别为:上城区、拱墅区、西湖区、滨江区、萧山区、余杭区、临平区、钱塘区、富阳区、临安区、桐庐县、淳安县、建德市,总体建制数不变。

具体来看,经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上城区和江干区,设立新的上城区;撤销下城区和拱墅区,设立新的拱墅区;撤销余杭区,设立新的余杭区,老余杭区一分为二,东面设立临平区;钱塘新区由功能区转正为行政区,设立钱塘区。

一次性调整六个区,杭州此次的动作颇大。事实上,此次变革早有迹可寻。2019年发布的《中共浙江省委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决定》提出,要提高中心城市统筹资源配置能力,有序稳妥推动中心城市行政区划调整。

“现有部分行政区划已严重不适应新阶段新形势新要求,区域空间不协调、产业布局不合理、人口密度不均衡、空间规划不协同等问题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瓶颈。”谈及区划调整的初衷,杭州市行政区划优化调整实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张仲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优化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既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要求,也体现中央和省政府对杭州的期望和支持。

谁将最受益

在杭州本轮区划调整中,钱塘新区由功能区转正为行政区无疑最终关注。

“钱塘新区由功能区划转为行政区,实质是推动新区由特殊状态下的管委会体制向常态化的行政区体制转变。”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何雨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大部分新区在设立之初,主要定位是作为城市经济的集聚区、增长极,但随着人口涌入、体量壮大、配套完善,原有以管委会为主的管理体制,已经无法响应新区综合性的经济社会管理需求。”

“这一转变,不仅可以理顺新区发展与体制的结构关系,也有助于推动地方治理法治化。因为管委会体制本身是不完全的行政授权,其经济社会治理行为缺乏足够的法理依据。”何雨进一步表示,同时,临近区划的整合,也利于推动资源要素在更大范围内流动,更好发挥治理的规模效应。

“设立为一个独立行政区后,有利于钱塘加快打造成为世界级智能制造产业集群、长三角地区产城融合发展示范区、杭州湾数字经济与高端制造融合创新发展引领区,进而成为杭州与武汉、成都等制造业强市竞争的一大宝地。”专注研究浙江区域发展的张如文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阿里巴巴总部所在的老余杭区,在此次调整中则被一分为二,设立新的余杭区、临平区。

张如文认为,行政区拆分一般发生在城市化率较高、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余杭就是如此。自当年阿里巴巴落地后,余杭一路腾飞。2020年,余杭区GDP突破3000亿元,达到3051.6亿元,在全市各区县中领跑。

“不过,余杭内部发展并不平衡。”张如文表示,“西边有阿里,有独当一面的未来科技城,还有中国(杭州)人工智能小镇、之江实验室等一批高大上的机构企业。而东边区政府所在的临平,则要逊色得多。”

学区划分影响几何

行政区划的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中有关学区划分和教育资源的分配调整,是百姓最关心的话题之一。

对此,杭州市副市长王宏公开表示,各区原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普惠性幼儿园招生学区(服务区)保持稳定,原则上学区(服务区)不作调整。合并后的新上城区、新拱墅区内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按新区范围招生。余杭分区后设置过渡期,区内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和高中学校在过渡期内,仍按原余杭区范围招生。具体过渡期时间待下一步深化研究后向社会公布。

此外,王宏强调,市级就业创业人才相关政策均适用于所有区,无需调整。市级层面就业创业人才政策经办按原渠道方式办理无变化不受影响。

何雨认为,对于学区划分的影响,要看后续地方政府的安排,但从教育资源配置的角度看,至少在新整合的区内,影响教育资源跨区流动的行政壁垒已经被打破。可以预期,优质教育资源有望下沉、扩散到教育相对薄弱的地方,实现教育的优质均衡发展。

“区划调整对就业创业人才政策的影响,可能是短期的,主要集中于区级人才政策上,可能会受行政区划调整影响到既有政策的连续性与稳定性。”何雨说。

城市空间调整浪潮汹涌

不仅是杭州,新一轮城市空间调整浪潮已在更多城市上演。

从各地已公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看,河北衡水、安徽滁州、浙江嘉兴、陕西汉中、安徽芜湖、江西赣州、江西九江等多地均提出撤县设市设区。

其中,河南洛阳为今年各地撤县潮拉开帷幕。3月18日,河南省政府网公布,国务院同意洛阳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县级偃师市,设立洛阳市偃师区;撤销孟津县、洛阳市吉利区,设立洛阳市孟津区。

云南昆明市“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昆明将优化行政区划设置,有序推进撤县设市(区)、乡改镇、村改居,加快培育新生中小城市。其中,县改市重点为加快推进嵩明、宜良撤县设市,县改区重点为加快推进富民撤县设区。

安徽芜湖市“十四五”规划建议表示,“推动南陵撤县设市,建设市域南部产业特色鲜明、城市形态优美的副中心城市。”

浙江嘉兴明确提出,“十四五”期间,嘉兴将有序推进行政区划优化调整,稳妥实施撤县(市)设区、镇改街道、村改居等,力争市本级人口和经济规模占全市比重达到60%以上。

民政部数据显示,2009年底,中国还有1464个县,855个市辖区,2019年末,已缩减至1323个县,市辖区数量却增至965个。换句话说,10年间,全国共撤销了141个县,同期增加了110个市辖区。

何雨表示,行政区划调整的意义在于推动区域的地理空间、经济基础与管理体制相适配。经过改革开放以来的高速发展,城市的经济地理空间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在相当程度上,既有的区划安排与行政管理体制如同‘成人穿童装’,无法满足当前阶段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何雨说,撤县设区对于扩大人口规模、迅速形成特大城市化的效果显而易见。

记者:潘洁

编辑:潘晟

排版:潘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