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罗先付:湖北水利“老二团”的难忘岁月

来源:艺术鉴赏网

作者:曹万里 知名作家诗人

巍峨大别山,绵亘千里,莽莽苍苍,气势磅礴,层峦叠嶂,群峰竞秀,高崖凌云,古木参天,溪流潺潺,到处风光如画,人文荟萃,自古以来就是孕育了无数仁人志士、圣哲先贤的风水宝地。

如今,在大别山腹地的湖北麻城市白果镇,有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战士、以后又为湖北的水利事业奋斗奉献了一辈子的革命功臣,他朴实无华、憨厚忠诚却内心热情似火的性格,他毕生兢兢业业、公而忘私、默默奋斗的高尚风格,至今让人们称道不已,永远怀念,他就是湖北省水利厅水利水电工程二处退休职工罗先付同志。

苦难艰辛铸成了宏大志愿

罗先付同志1933年农历12月6日出生于麻城县白果镇陈家铺村罗家土城湾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从小就接受过地方民间传统文化的熏陶和严格的家庭教育。上溯祖上几代,都是勤劳、本分、忠厚、善良的农民,罗氏族人在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的陈家铺村罗家土城湾聚族而居,人丁兴旺,却在旧社会大多过着难糊温饱的贫苦日子。

其父罗学满,目不识丁,是一位勤劳、善良的普通农民,娶妻荣氏,养育有四子二女,家大口阔,经济拮据,经常入不敷出,生活异常艰难。作为长子,罗先付从小就养成了勤俭、吃苦耐劳、沉默坚忍的性格,历练成了勤恳劳动、待人和气、彬彬有礼的好习惯,也懂得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明白了身上的责任,经常帮助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和简单的农活。

等他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被家长送到白果镇街上香火店做小学徒,希望学个手艺好早点养家糊口,为弟妹们争取些生活援助。那时学手艺是有规矩的,每天天还蒙蒙亮,就必须及时起床,先是打扫卫生,将店铺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打开店门,随时迎接客人的到来。若是时间尚早,师傅还没起床,就要静静等待师傅起来,小心的侍候师傅洗漱完毕,然后再开始一天的工作。即使到了夜晚,除去吃饭时间外,小学徒在店子里也没空闲,收拾家什,干家务,有什么活就干什么。平日里,他还要经常帮助店主挑水、洗衣服、挑粪,还经常到地里头干农活。学徒三年,干再多的活儿,练出再好的手艺,都是没有工钱的,师傅只负责三餐饱饭。那时候,知道家庭困苦的罗先付学手艺非常勤苦认真,做事一丝不苟,不怕吃苦、任劳任怨,深得师傅一家人的喜爱,技艺也日渐长进,逐渐成为了制造香料、开店做生意的好帮手。

可惜,学成归来时他却无本钱独立开店,只好回家帮助父母务农,成为一名地道的庄稼汉。因为此时全国解放了,人民群众翻身做了主人,麻城也逐步走上农业合作化的道路,大别山区群众更萌发了巨大的幸福希望。年轻的罗先付不仅与劳动人民建立了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而且也早早树立了改变家庭命运、回报桑梓的宏大志愿。

热血青春锻造钢筋铁骨

1956年3月,为了响应党中央抗美援朝的伟大号召,罗先付积极应征,光荣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他随着大部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赶赴被战火蹂躏的朝鲜半岛,亲眼目睹了美国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

罗先付同志在部队当了一名普通战士,怀着对美帝侵略的仇恨,他把支援朝鲜人民的战后恢复建设当作自己应尽的义务,无论遇到何种阻碍和困难,他都咬紧牙关坚持克服,每次都圆满完成任务,充分发扬了一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得到部队首长的多次肯定和表扬。

当时,尽管美国等联合国军与中朝仅签订了停战协议,但非和平协议,所以美军并未完全撤军,南韩与朝鲜尚处于军事对垒阶段。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一批入朝参战人员,罗先付同志和战友们仍然日夜紧握钢枪守卫在三八线上,与敌人近在咫尺,战斗随时都可能再次打响,这样他坚守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撤离前线。

他在支援朝鲜工作期间,不仅执行命令出色,纪律性强,而且十分团结战友,热爱朝鲜人民群众。这位外表朴实憨厚、性格木讷沉默的小伙子,却在战争环境中遇事冷静,灵活机动,善于想点子解决问题,敢打敢拼,强烈表现出空前的国际主义热忱,书写了一段革命军人佳话,也为中朝友谊增添了鲜艳的色彩。

根据当时的战争形势及国家的安排,罗先付同志1958年底归国,1959年元月25日从部队正式退役,他所在的9539部队成建制转业到湖北省水利厅,全体官兵转到地方工作,他从此与湖北的大江大河、湖汊水库和崇山峻岭结下了不解之缘,为湖北的水利事业呕心沥血、奋斗终生。罗先付同志1959年元月参加水利工作,1989年10月由湖北省水利厅水利水电工程二处退休,在水利部门整整工作了三十年,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人生华章!

毕生为水利事业忠诚奉献

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没有曲折动人的精彩故事,但是他工作的点点滴滴,至今让人铭记,仍让人无限回味!

其在央媒工作的儿子深情地回忆:父亲1976年被湖北省水利厅派遣到大别山区的英山县石头咀镇张家咀水库工地担任机修工,当时工作和生活环境都十分艰苦,而父亲二话没说,就跟随大部队来到鄂皖交界的山区水库工地,克服家庭负担重、孩子读书难的情况,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水库的建设之中,这一干就是整整四年。当时,水库工地一派繁忙景象,父亲的工作异常紧张。因为要赶工程进度,那些参加水库工程建设的拖拉机、推土机、压土机等机械设备就会频繁使用,在工地上发挥了人力所无法比拟的作用,所以就容易发生故障,必须及时抢修,好让它第二天继续正常运作。作为机械维修工的父亲常常忙碌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有时甚至通宵达旦的工作,却仍然一丝不苟,毫无怨言,绝不耽误第二天的工程建设。只要经过父亲认真修理后,那些机械就会像听话的孩子在工地上变得生龙活虎,更加鼓舞着成千上万辛苦劳动的民工们,这项水利工程为日后山区的经济建设和农业发展创造了优越有利条件,为当地百姓送去了光明和温暖。

纯熟精湛的技术,满腔似火的工作热情,认真踏实、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让罗先付同志在水利工程建设中得心应手、如鱼得水,三十多年如一日辛勤付出、默默奉献,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湖北的水利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山山岭岭,跋涉了无数的江河湖库,用青春的汗水和智慧写下了壮丽诗篇,一路奉献一路歌。

1980年,他被调到鄂州樊口排放站建设工地,在这里度过了三百多个繁忙而紧张的日日夜夜,为各种大型机械的维护管理付出了艰辛劳动和许多心血智慧,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一致赞誉。

1981年元月,他重新来到大别山革命老区的英山县北部山区,忘我地积极投入到草盘地镇红花水库的工程建设之中,在沸腾火热的工地上,在挑灯夜战的间隙中,总是随处可见他忙碌的身影,看到他挥汗如雨的奔走在工地上。在异常热闹繁忙的水库工地,那轰隆隆的机械因为连轴转的工作,每天运转十几个小时,所以不时地发生故障,民工们都知道,只要罗师傅急切的赶来,那些远胜人力的机械就有希望恢复运转发挥巨大效率了,一台机械修理好了,工地上总会欢呼一片,更增加了民工们战天斗地的信心。在英山县红花水库工地,他一呆就是四年,只待水利工程竣工才回到武汉上班。一共七八年的时间,他与山区干部群众结下了非常深厚纯洁的情谊,他的长女和儿子都是在英山读书成长的,父亲的工作经历伴随其成长历程,父亲的高尚品质和对工作的热忱奉献精神,始终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们长大成人,直至成为社会的有用人才。

对于那段难忘的火红岁月,其子女记忆犹新。对子女的教育成长,他总是言传身教,从不打骂孩子,即使做错了事,只是让其认识到错误,及时改正就好了。父亲经常语重心长的教育姐弟俩:“我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读多少书,后来在部队有幸学习了一点文化知识和技术,才能在参加工作后搞水利不外行。所以你们首先要做一个善良的人,更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有文化懂技术、对社会有作为的人!”

有一次,上小学的儿子傍晚放学回家,做完功课,却发现父亲未回还在工地上修理拖拉机没有回家,天黑透了,肚子咕咕直叫嚷,他只好点燃煤油炉子煮面条吃。谁知,一不小心,飞溅的火星将油毡做的大门点着了,油毡迅速燃起腾腾火焰,没有任何消防经验的七八岁孩子慌乱中只好端来一盆水泼上去,却火上浇油,火势越浇越大,差一点点燃了整片房屋。当时,他们父子居住的房屋紧挨着搁置机械设备的仓库和油库,后果不堪设想。辛亏邻居和附近的百姓及时赶来,大家一起将大火扑灭了,才让一场火灾化险为夷。等到父亲深夜回到简陋的住房里得知此事后,他没说一句责备的重话,只是久久凝望着躺在床上因惊恐害怕蜷缩着的孩子出神,沉默不语,心里难受极了,脸上写满了自责和愧疚。

正是如同大山一般质朴、厚重的父爱,让成长时期的孩子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情和抚慰,父亲的言传身教和来自工作和生活中渗透的精神品质,给予他们巨大的影响和前进的伟大动力,让他们长大成人后都奋斗在祖国需要的重要岗位上。长女继承父业,在湖北省水利厅成为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物资管理者,一直恪尽值守、兢兢业业,深受同事们喜欢。儿子毕业后被分配到国营企业工作,后来自学考入电视台,一直从事传媒工作,为传播正能量的舆论宣传发挥了重要作用,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

罗先付同志先后参加过麻城明山水库、浠水白莲河水库、崇阳富水水库、7031重工国家保密工程以及新洲举水河水库、英山张家咀水库、鄂州樊口排放站、红花水库、宜昌西北口水库、新洲龙口水库等各种水利工程建设,无论战场摆放在哪里他就冲锋陷阵在那里,不打胜仗决不收兵,将毕生心血都奉献在湖北的水利事业上,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励志歌,一支令人热血沸腾、激情昂扬的青春颂!

为家乡倾情奉献暮年余热

从水利工作岗位上退休后,罗先付同志回到生养自己的故乡,与那些昔日的童年玩伴朝夕相处,也融入到新农村的各项建设之中,努力为地方经济建设出一份力,为村民们改变生活环境无私奉献。

为了方便两岸的村民们从村前的白道河通行,他用微薄的退休金购买了十几车石头运到河床间建设了过水渡面,致使村民们不再为河里发洪水时所阻,当地百姓至今念念不忘。凡是周边村民家遇上婚丧嫁娶或是公益活动,他都主动凑上份子钱,不管对方亲近与否。只要村民遇到困难找上门,他都毫不犹豫地帮助解决,村民家里如果遭受了灾难,他总是热心快肠,尽心尽力给予帮助,从不求回报。凡是附近村民家里机械设备出了毛病找上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会及时赶去帮助“诊断”修理,经过他认真检查和维修就会解决问题。白果镇和附近乡镇不少企业的机械设备出现了故障,也总是慕名前来请他帮助维修,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他对这些就像对待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从不马虎敷衍,以精湛的技艺赢得了村民们的称赞。

二十多年来,他为家乡的企业和老百姓维修了许多机械设备。而做好这一切,他从来都是免费的。大家都亲切的戏称他为“老工人”,经常骄傲地说:“老工人技术高超,他能从机械的发动机的声响就能判断出发生故障的毛病在哪里,并且很快会让机器迅速转动起来!”

罗先付老人八十岁寿辰之时,全村村民都自发前来为他祝寿,并且集体送上一块写有“恭喜罗先付八十寿辰”的寿扁,表达了浓浓的鱼水深情和无限敬意。

待人热忱似火,质朴诚恳,危难之处总是挺身而出,鼎力助人,不图名利。当同村的一位女孩在新洲道观河走亲戚时不幸被一辆小轿车撞伤之后,造成其腿部、手部均骨折的严重后果,而且其面部刮伤而毁容了。交通事故的受害者是一位没有见过世面的山里女孩,而其父母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非常贫困,对突如其来的飞来横祸不知所措,此时若没有个明白人给予帮助,恐怕处理交通事故时其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障。罗先付同志当即打电话自己从事媒体工作的儿子,为他讲明情况,仔细叮嘱一定要竭尽全力帮助这位十分可怜的女孩解决处理好交通事故,哪怕垫钱贴钱也要帮助到底,决不能让女孩子后半生痛苦无着落!在他儿子三番五次的激烈交涉和舆论攻势下,那位交通肇事者才为这位女孩进行了治疗,并按照法律给予了相应的经济赔偿,让贫寒困苦的家庭稍稍松一口气。

老兵夙愿,赤诚红心映光辉

夕阳无限好,红霞尚满天。罗先付同志的晚年是快乐充实的,生活处处溢满幸福和温馨。回到家乡后,他始终保持劳动人民的 本色,勤劳肯干,喜欢活动筋骨,长期坚持劳动,认为劳动是人生的巨大乐趣。除自己操持家务,还在白道河的沙地上开荒,整理出一片庄稼地,他不顾劳累挑来土粪改变土质,每年在这里种上黄豆、油菜、花生、棉花,他迎来了丰收的喜悦。闲余时间,他还招来三五老友,一起品茶聊天、饮酒助兴,共同回忆美好时光,其乐融融。

2020年元月8日,在北京中央媒体工作的儿子将年迈八旬的父亲从武汉接到北京居住,在家人的陪同下,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观赏了天安门广场的壮丽景象,还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走到当年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开心无比,并且深情地回忆起六十多年前他和战友们就是从这里告别祖国开赴朝鲜战场的,它让战友们强烈感受到祖国的伟大和血肉相连的深厚感情!性格沉默木讷的老人平生从来没有说过,那是他心中一个永远美丽的梦。

在儿子的陪伴下,他还第一次瞻仰了毛泽东纪念堂,完成了人生的夙愿。当他和儿子来到毛泽东纪念堂时,神情无比激动和庄严肃穆,他庄重缓缓上前脱帽向伟大的革命领袖鞠躬敬礼,眼中流出了滚热的泪水,一步三回头,久久不愿离去。走出毛泽东纪念堂后门,当老人经过售卖纪念品的商店前,一眼就看中了一只写有“我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字迹的搪瓷杯,就决定买下,非常高兴,就像小孩子捡到了宝贝似的,激动万分,欣喜不已,老人对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圣洁崇高的革命理想无比怀念。

带着人生的圆满、富足和欣慰,这位抗美援朝老兵走向另一个世界。2021年3月22日凌晨,罗先付与世长辞,终年八十八岁。去时,他儿孙满堂,皆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孙女刚刚从英国留学归来,喜获硕士学位。

而今,罗先付老人安静地长眠在故乡的青山绿水之间,白云悠悠,清泉淙淙,鸟语花香,芬芳遍地,他依然神采奕奕地行走在祖国的万水千山之间!

责任编辑:刘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