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厚总:为钱杀害项英、周子昆,投敌后却坐5年牢,49岁被枪决

1941年3月13日,此时皖南事变已经过去64天,经过2个多月的转移,成功突围的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与副参谋长周子昆、作战科长李志高、侦察科长谢忠良等人相遇,一行人到达安徽泾县茂林镇一带,算是逃出生天。

这天夜里,项英与周子昆心情不错,在蜜蜂洞栖身的二人在地上画了个简易棋盘,边下棋边聊天,眼见天色已晚,两位老总又连日奔波,周子昆的警卫员黄诚催促道:“天很晚,首长睡觉吧。”。

周子昆笑着答道:“小黄你先睡吧,等一下就睡。”。

先躺下的黄诚,迷迷糊糊间,还听到两位老总谈话:“只要不死,总会突围出去!”“我们吃了大亏,总有一天把帐算回来。”......

夜深人静,突然枪声响起,黄诚被惊醒,下意识伸手去摸藏在枕头上的短枪,还没来得及起身,他的右臂挨了一枪,紧接着,又是一枪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黄诚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黄诚已在当地群众徐老三家中,此时他才得知,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已经惨遭杀害,而凶手竟然是同住在蜜蜂洞的副官刘厚总。

没有保护好两位老总,成了黄诚心中一根刺,伤好后,黄诚留在了皖南,继续参加革命斗争。

很快,时间到了1952年,此时的项英、周子昆已经牺牲11年,而黄诚,也从当初的警卫员成为新余县公安局副局长。

这年7月的一天,黄诚在一家盐店核查户口,见店内的一位忙碌的伙计身影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于是找来盐店老板,询问此人情况,当得知此人并非本地人,黄诚心中的疑惑更甚。

回到局里,黄诚依旧苦苦思索,突然脑海中冒出一个身影——刘厚总。

黄诚越想越觉得是,立即禀报局长,局长也知道事态严重,当即下令逮捕。

当黄诚拿枪指着刘厚总时,刘厚总矢口否认,黄诚大喝一声:“我是周副参谋长的警卫员,你好好看看我吧!”。

闻言,刘厚总面色大变......

听闻杀害项英、周子昆凶手被抓到,陈毅、谭震林等项、周二人老战友都发来消息,要求严惩凶手。

1952年8月,刘厚总被处决,时年49岁。

话说回来,这位刘厚总,为何要杀新四军的两位首脑呢?归根结底一句话,钱财动人心。

刘厚总,湖南耒阳人,出身寒苦,1926年加入农会,在打土豪、分田地的过程中,逐渐脱颖而出,担任江头乡农会委员一职。

大革命失败后,刘厚总加入赤卫队,因为敢打敢拼,刘厚总很快打出名号,被当地群众称作“总老爷”甚至有人说他是“大杀星”下凡。

因为参加革命工作,刘厚总也付出惨烈代价,他5位亲人惨遭“挨户团”杀害,可以说,刘厚总与反动派,有着血海深仇。

1934年,耒阳游击队成立,刘厚总担任大队长一职,然而,长期的游击战争,也让刘厚总养成了山大王的性子,凡是都要自己说了算,组织先后派去两位同志,这让刘厚总极为不满。

抗战打响后,刘厚总的部队被编入新四军,刘厚总担任特务营副营长一职,因严重违反纪律,刘厚总被送到延安学习。

1939年,刘厚总重返耒阳,本想拉起一支游击队,继续当山大王,可惜未能成功,灰溜溜返回新四军,在副官处当副官,管理木工板和饲养班。

1941年1月,新四军9000余人在叶挺、项英等人的率领下奉命北移,刘厚总也在其中,部队遇袭后,叶挺下令分散突围,1月16日晚,在泾县一个村庄,刘厚总与项英等人相遇。

当时,项英并不认识刘厚总,但都是革命同志,便让刘厚总一同前行,这个时候的刘厚总,应该还没有杀害项英,去向反动派邀功请赏的心思。

然而,当项英与周子昆相会,在从石井坑向激坑方向转移时,二人都曾落入河中,湿了衣服,很不巧,在晾晒衣服时,随身携带的经费漏了出来,这让刘厚总动了歪心思。

但当时项英、周子昆身边还有很多人,刘厚总只能静待时机。

1941年2月底,项英、周子昆等人来到泾县撅坑附近的一个山洞,因地方狭小,只能容纳四五人,于是,项英、周子昆、刘厚总还要周子昆的警卫员黄诚住在洞中,其余人则在附近搭了个茅棚,负责警戒工作。

3月13日,天上下起了雨雪,除了在山头负责守卫的黄诚,其余守卫要么下山找粮、要么被雨雪困在山下,只剩项、周、刘、黄四人。

就在这天夜里,刘厚总动手了,先是将项英、周子昆二人枪杀,然后朝警卫员黄诚开了两枪,他以为黄诚已经被杀掉,拿着钱财和武器,从容下山。

在山下,刘厚总碰到山下的同志,谎称下山执行任务,还带走一位名叫李德的同志。

等下了山,刘厚总又指着前面一个穿蓑衣的人说可能是探子,说罢,便一个劲儿地往山上跑。

李德没有追上刘厚总,又见刘厚总神色有异,便怀疑是他开的枪,于是折返上山,结果发现,项英、周子昆、黄诚3人已倒在血泊之中。

再来说说刘厚总,逃到山下后,立刻去找山下一位保长邀功请赏,结果钱财全被这位保长搜刮干净,但人家根本不相信他杀了项英、周子昆。

于是,刘厚总又先后找到国军连长、旌德县县长、太平县国军,可惜没人相信他,他反而被抓了起来,送到皖南行政公署审问。

1943年冬,刘厚总被关押在了重庆渣滓洞,一关就是5年,可即便如此,刘厚总依旧不知悔改,1948年,他被释放后,反而低声下气,又拿着杀害项英、周子昆的功劳,向蒋介石邀功请赏。

但此时的刘厚总,因为坐牢,身体遭受严重摧残,耳、目、脚等均有重病,早已不堪驱使,而且蒋介石也不相信一个叛徒会忠于自己,给了一笔“抚恤”,便将刘厚总打发。

没几天,这笔钱没花完,刘厚总一路乞讨来到九江,最终饿晕在一家盐铺门口,盐铺老板是好心人,给了他一碗面,并将他留在盐铺做事儿,还把刘厚总当作自己的堂弟,填在了户口上。

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当年,幸运活命的警卫员黄诚,成了九江县的公安局副局长,还恰巧碰到了藏匿在盐店的刘厚总。

最终,刘厚总为当年的事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杀害项英、周子昆,给新四军造成巨大损失,所得钱财一分没落到自己手里,还坐了5年牢,最终落得被枪决的下场,不得不说,周子昆这一时见财起意,付出的代价,可真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