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党史 红色寻乌】余田乡苏维埃印章及枪支的保存经过

寻乌调查陈列馆展出的珍贵文物:余田乡苏维埃印章、列宁学校印章和土地革命时期的枪一支(土枪)。这些文物的保存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文物的保存者罗发源、陈允妹冒着生命危险,受尽敌人的折磨而保存下来的。

陈允妹1909年出生在留车镇余田村蕉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土地革命时期参加过乡游击队、寻乌游击队;解放后参加乡镇工作。

1950年由罗发源、陈允妹响应政府号召把印章和枪交到余田乡政府,1972年移交到寻乌县革命历史纪念馆保存至今。

陈允妹同志说:我和罗发源同志是在土地革命时期参加游击队,均在乡苏维埃政府工作,罗发源当过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保存着乡苏维埃政府印章。我则保存着土地革命时期用过的一支单响枪(土枪),经过很多风险,一直保存到解放后,才把它交给乡人民政府。

那是1931年,余田乡被国民党军占领,我和罗发源带着余田乡苏维埃政府印章和枪,转移到山上打游击,敌人也来抄山。我们来到万峰庵,便用油纸把印章包了几层,枪也用油纸包好,埋在寺庙神台下的土里。后来怕印章、枪被虫蛀生锈, 1933年偷偷地把它挖起来,印章放在罗发源家里的墙上埋着,枪藏在我家的楼角上,并商定保守秘密。

国民政府不知从那里知道了我和罗发源藏有印章、枪,就千方百计地追迫,软硬兼施,耍尽各种手段企图逼出这些东西,罗发源被抓了几次,关在监狱里受尽折磨,敌人得不到半点口供。我先后抓了三次:第一次抓到乡政府,敌人没问到什么,放了。第二次抓到乡政府后,罚了25块光洋放了。第三次又抓到乡政府,这时罗发源也关在乡政府,敌人说罗发源已招供,限我半小时交出枪,否则就枪毙你;过了半小时,敌人又表示延长一小时,我知道罗发源不会泄密,这是敌人的鬼计;几个小时过去了,敌人还不过来问。过了晚上十点左右,敌人来了,要我回去想一想,便把我放回家去了。后来知道罗发源很坚定,始终不动摇,敌人也无可奈何,最后又罚了我们光洋50块,放了。

几年后的一个春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罗发源家的房屋倒塌了,印章被埋在泥堆里,便急忙要我一起去寻找。我们在泥堆边用手一点一点的挖,手被挖破了,泥土里到处是血,突然一包黑黑的东西,便对罗发源小心地说:“在这里,在这里,这是救命的东西,还不赶快拿起了。”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人插嘴问:“什么东西”?我知道这个人是敌人的人,就急中生智指着旁边一缸米说:“你看,这么多米,被水淋湿,又弄上很多泥,房屋一倒塌,就应该把米拿起来呀,这是救命的东西。”罗发源也机灵地把印章拿进房里藏起来。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罗发源、陈允妹便响应政府的号召,于1950年把印章和枪上交给人们当地政府保存。(当事人陈允妹回忆 )

更多新闻

审核:蓝玉林

编辑:刘佛先

寻乌县官方政务微信平台

发布权威信息 展示寻乌形象

回应热点事件 服务寻乌民生

觉得不错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