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外国对我国的疯狂盗掘:一例例文化掠夺,无数文物流落国外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帝国主义在军事侵略的同时,也加紧了对我国的文化掠夺。他们以探险、考古为名,纷纷入境,对中华大地上的古遗址、古墓葬等进行了疯狂的掠夺和破坏。

1898年至1899年,俄国学士院派谴克列缅次率领的探险队到我国新疆吐鲁番地区,进行考古发掘,开帝国主义国家来中国大规模掠夺文物的先例。紧接着,英国文化巨盗斯坦因于1900——1901年也率领考察队,首次潜入我国西北地区活动,盗掘了新疆尼鸦遗址和丹丹乌里克遗址及其周围的古墓葬。与此同时,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考察队盗掘了新疆罗布尔附近的楼兰古城及周围墓葬。

1902——1903年,德国人格林韦德尔也率人对吐鲁番和库车的古文化遗存进行大规模的盗掘。掠走珍贵文物无数。随后,日本的大谷考察队也开始在新疆活动,调查和窃走了克孜尔石窟及库木吐喇石窟的部分精美壁画。1905年——1909年,日本人鸟居藏龙在日军占领的旅大地区进行调查,随后在辽东半岛的部分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盗掘活动。

1905——1907年,德国人格林韦德尔和勒克率探险队第三次来我国新疆地区盗掘文物。他们先后在库车、焉耆、吐鲁番、哈密等地大肆盗掘古遗址、古墓葬,最后又将克孜尔石窟和伯孜克里石窟的大量壁画盗走。

1906年,英国的斯坦因再次来到新疆,进行了长达三年的盗掘活动,盗走了尼雅遗址、楼兰遗址(包括墓葬)、以及敦煌附近的烽燧遗址内的不少精品。并再次进入敦煌,以重修莫高窟为诱饵,骗取了道士王园篆的信任,乘夜挖开藏有珍贵文书等珍宝的石室,盗走24箱珍贵文物,其中有稀世珍宝——唐绣观音像。与此同时,法国的伯希和、日本的大古光瑞、桔瑞超等也闻讯而至,对新疆库车、克孜尔、吐鲁番、楼兰附近的文化遗存进行了大规模的盗掘。1909年,俄国的科兹洛夫率领考察队对西夏到元代的黑城遗址及墓葬进行了盗掘。

帝国主义列强在对我国边疆地区的古文化遗存进行盗掘的同时,还逐渐将魔爪伸入内地。1907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关野贞、法国学者沙畹等都曾对陕西的汉唐陵墓,洛阳的陵墓与石窟、四川、山东的碑刻与画像石墓等进行调察,伺机进行盗掘活动。

1908年,日本的大谷光瑞率领桔瑞超、野村荣三郎等,再次窜入新疆,走遍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全镇,不但沿途盗掘了许多古墓,还疯狂地砸碎了许多彩色泥塑。大谷光瑞所攫文物之多,在日本文化巨盗者中首屈一指,仅他收藏在龙谷大学的就达7千余件。

1910年以后,帝国主义列强对我国古文化遗存的破坏活动有增无减,他们纷纷派遣考察队潜入我国人烟稀少的边疆,以考古研究为名,用非科学的手段大肆进行发掘活动,使许多遗址、陵墓倍受摧残。

日本帝国大学的滨田耕作对分布在旅顺习家屯等地的汉代墓葬,进行了公开盗掘,劫走珍贵文物无数。同年,日本人桔瑞超再次窜入我国新疆,对楼兰古城遗址及阿斯塔那古墓群,进行了疯狂的盗掘与破坏。

1913 ——1915年,大不列颠巨盗斯坦因第三次来到中国,再次盗掘了敦煌的峰燧遗址,以及新疆吐鲁番的高昌古城遗址和阿斯塔那古墓群,盗走大批珍贵文物。

1914年,法国神父闵宣化勾结当时林西县知事,盗掘了辽兴宗耶律宗真和仁懿皇后的永兴陵。同年,俄国人鄂登堡窜入我国新疆吐鲁番县城东40公里的阿斯塔那古墓群,对那里的所有墓葬进行盗掘。

阿斯塔那古墓群被认为是高昌古国王宫贵族的聚葬区,墓中随葬有大量的丝织品、书信、文书等珍贵文物,它对研究高昌古国的历史,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鄂登堡这个沙俄文化掮客,却对这里进行了毁灭性的洗劫。

鄂登堡在阿斯塔那期间,雇佣大批人马,对古墓进行了疯狂的盗掘与破坏。他为了节省时间,有时将木乃伊身上的丝织衣物连同尸肉,一起用利斧砍去,以至遗留下众多的森森白骨。鄂登堡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中国大地上掠夺完之后,1915年,他取道喀什出境时,所盗珍贵文物驮满40匹骆驼。其中丝织精品就有150余方,壁画500余幅。

1920年以后,随着一些中外联合考察队的相继成立,外国人在中国的盗掘逐渐减少,联合考察、发掘后的文物,一般也都留在国内,只是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在我国广大地区的盗掘活动才又死灰复燃。

抗日战争爆发不久,日本人田村实造就对辽庆陵进行再次盗掘。1937年,日本人水野清一、长广敏雄等,盗掘了山西的云岗石窟,以及山岗上的北魏佛寺遗址和阳高汉墓。1940年,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和东亚文化协议会,在我国的华北地区活动,盗掘邯郸古城。1914年,日本又调查临淄齐国古城和滕、薛两国故城,并且等待机会盗掘。

旧中国时期,随着帝国主义列强对我国文物掠夺的不断加速,国内的一些不法古玩商及资本家,为了谋取私利,也常常不择手段地与帝国主义特务组织相勾结,使许多国粹流往国外。闻名中外的北京猿人头骨化石,就在这种背景下流散他乡的。

清末宝鸡出土的一群青铜器,本为陕西端方所有,后被美国人福开森盗运至美国。陕西礼泉县唐太宗昭陵中的昭陵六骏石刻;其中的两块“飒露紫”与“拳毛騧”,就于1914年6月,被国内的不法分子与美国投机商相勾结运往美国。1919年被盗掘的离石东汉左表墓,其中的两条四周刻纹、精美绝伦并有纪年的刻铭石柱,也被盗运到国外。

帝国主义列强在我国的疯狂盗掘,使无数珍贵文物流散国外,而我国的学者为了学术研究,却不得不远涉重洋,去国外寻找那些本应属于我国的珍贵文物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