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边道歉,一边排核废水:57天“废掉”半个太平洋

123万吨核废水即将流入太平洋。

2021年4月9日,日本政府决定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处理方案:“海洋放出”,即从2022年起耗时30年,将123万吨核废水排入大海。这份从去年10月起就搁置的计划将在4月13日的内阁会议上正式宣布。

根据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所的估计,核废水一旦被排进海洋,将在57天内扩散到太平洋的大半部分,美国和加拿大也将在3年后遭到核污染。

这则消息很快就引发了中韩的强烈反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应当秉持对本国国民、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在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慎重决策。”韩国外交部也在一份声明中强调,日本应该公开透明地告知核废水处理信息,韩方会持续与日本、其他国家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商讨此事。

福岛核电站 图片:CFP

“海洋放出”计划

东日本大地震后,日本启动了福岛核电站拆除计划,这项工程的核心是将所有沉入炉底的核燃料棒安全取出,同时每天往炉底注入大量冷却水以防止核燃料棒温度过高。冷却水在接触过核燃料后,便成为了核污染水。

十年来,核污染水的处理问题,成了日本处理福岛核电站的重要一环。但本次日本政府打算向海洋里排放的,并非该污染水。

据《朝日新闻》报道,福岛核电站每天会产生约170吨的污染水。因含有大量核污染物,东电会把污染水倒入“多核素除去”(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简称ALPS)装置中进行净化,该装置能去除污染水中除氚(Tritium)以外的62种核物质。经ALPS净化只剩下氚的污染水,也被称作处理水,将被储存在特制钢罐中。目前,东电在核电站附近修建了约1100个钢罐,且已储存了约120万吨污染水,钢罐的容量也将在2022年的夏天迎来饱和。

氚,作为ALPS装置唯一无法根除的元素,是氢的一种同位素,具有一定放射性,半衰期约为13年。作为一种存在于自然界的物质,氚的毒性不高,且只有在大量吸入时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目前,全球不存在能将氚从核污染水中完全去除的技术,各地核电站都有向海洋排放氚的案例,且氚含量较低,从未发生过环境污染。

全球各核电站氚元素年度排放量 图片截图自ANN News Channel

从2013年至今,日本政府规划了两类处理方案。第一类是修建更多的特制钢罐,但这种方案治标不治本。据《日本经济新闻》透露,东电表示在净化污染水问题上已经花费了2000亿美元,没有足够的预算和空间来修建、安置钢罐。

第二类方案主张处理污染水。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公布过五种方法:地层注入、氢气放出、地下填埋、水蒸气放出和海洋放出。专家指出,前三种方法因受到规模技术及时间的限制难以施行,但日本从未有过蒸发污染水的案例,因此,海洋放出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操作。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Rafael Mariano Grossi)也表示,海洋放出是基于科学分析作出的决定,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2020年10月19日,日本公布了海洋放出的具体方案:从2022年开始,污染水再次通过ALPS装置净化后,加入500-600倍海水将氚含量稀释到海洋中含量的四十分之一,最后排放到海洋。同时,政府会强化周边海域放射性物质浓度的监督和检测工作,一旦检测到高浓度放射性物质便会停止排放。同时,日本内阁表示这种处理办法对海洋环境的污染很小,相关内阁官员则鞠躬道歉,表示“日本给其他国家添麻烦了。”

存放污染水的特质钢罐 图片:AFP

福岛渔业:风评被害在所难免

然而,本该在去年10月就宣布的“海洋放出”,遭到了福岛渔业的强烈反对。

核泄漏发生后,福岛当地捕鱼业遭受了毁灭性打击,目前捕鱼量只恢复了十年前的两成,捕鱼业的口碑略有好转。去年10月,福岛县渔业协会和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简称全渔联)向政府提出了渔民们的反对请愿书,并指出,海洋放出必定导致捕鱼业口碑再度下滑。

过去一年多来,日本政府曾多次召集福岛县知事、各市町村长、渔业团体、消费者团体等召开听证会,在向相关者表示歉意的同时,不断说明该政策的内容、操作机制和监控手段。全渔联的岸宏会长也和经济产业省、环境省大臣进行了多次会谈,但依旧没能改变政府的决定。福岛县渔业协会长野崎哲也向福岛友民新闻社表示,即使政策正式公布了,渔民们也不了解政府的具体措施,现在,渔民们已经完全无法信任政府了。

福岛县的荒废区域 图片:CFP

除渔民外,许多致力于福岛重建的本地居民同样反对海洋放出。68岁的民宿老板铃木幸长表示,“处理水一旦开始排放,我们这些与海共处的人将永远面对这个问题”。福岛县森林组合联合会的会长秋元公夫在接受《雅虎新闻》采访时表示,“无论污染水中存在什么物质、污染与否,排放处理水都会让世人以为福岛将再次向外扩散放射性物质,让福岛多年的重建计划化为泡影。”去年更有超过40个市町村议会提交了请愿书,反对“海洋放出”政策,呼吁采取陆地长期储存方案。

面对县民的质疑,环境大臣小泉在3月9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无论决定采用何种方法,都会让福岛“风评被害”,所以环境省会尽全力努力处理这些问题。

日本国民:决策独断专横

除了福岛渔业者,普通日本国民对海洋放出也并不满意。

今年一月,《朝日新闻》的民调显示,只有32%的受访者赞成海洋放出,55%表示反对,其中,绝大多数反对意见集中在了政府决策议程上。

日本全国消费者团体联合会事务局长浦乡由季在接受《雅虎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日本国民普遍对污染水的详细情况一无所知,在公众彻底了解之前,政府不应做最终决定。另外,市民团体DAPPE从去年起一直在进行抗议活动,呼吁市民签署反对“海洋放出”政策的请愿书。

4月12日,市民组织DAPPE在福岛站举行了一场反对“海洋放出”的抗议游行,声称政府打破了多年来和福岛渔业者的重建协议。该组织成员佐藤大河曾向《朝日新闻》表示:政府的政策一直不透明,风评被害的解决办法至今也模糊不清。我们反对欠缺民主程序的强制决定,我们请求不要执行‘海洋放出’。”

绿色和平组织也曾批判过日本政府的决策过程,去年10月20日,绿色和平组织联合福岛县在住的女性们在东京召开了记者发布会,称政府只是与一些支持政府的相关组织召开有限的听证会,没有向公众公开,缺乏透明性。

绿色和平组织在反对海洋放出 图片:绿色和平组织官网

国际社会:海洋污染谁来负责

此外,不合乎排放标准和操作问题也是“海洋放出”广受诟病的原因。

首先,并不是所有经过ALPS装置处理的污染水都能达到排放标准。

去年10月15日,东京电力公司在记者会上承认,经过ALPS装置处理的污染水,有70%都存在净化不完全的情况,除氚以外,污染水中仍有其他放射性物质残留。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员会的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福岛核电站储存的109万吨污染水中,超过放射性标准值(不包括氚)的有78万吨之多,其中6%的污染水超过标准一百倍。这意味着,即使污染水再次利用ALPS净化,也很难保证其他放射性物质被彻底清除。绿色和平组织曾指出,这些物质一旦被释放到海洋中,势必污染海洋生物,并对人类DNA造成伤害。

其次,东电对污染水的处理早已漏洞百出。

2016年4月,钢罐因质量不合格出现了漏水,上百吨污染水流入地下和海洋。然而,东电在四个月后才将此事完全公开,并公开道歉。此后,漏水事件仍时有发生,2021年2月14日,钢罐的水位因余震再度下降,东电为此再度公开道歉,但表示这是小范围漏水,不必特别担心。

福岛县县长佐藤悠平考察漏水钢罐 图片:CFP

东电的操作问题,引起了国际的担忧。福岛大学的一份研究报道显示,在2016年泄露事故发生后的一年时间里,韩国东海岸就已检测到了污染水。去年8月,绿色和平组织也在《福岛核污染水危机》的报告中警告,一旦污染水流入海洋,在一年以内就会流向韩国东海岸。出于对东电和日本政府的强烈不信任,韩国是反对核废水排放的意愿最强的国家。

自从福岛核电站事故后,韩国政府禁止了从福岛等8个地方进口海产品,媒体和市民团体对核废水问题的批评也从未停止。去年10月19日,日本公布海洋放出的具体政策当日,就有大量韩国国会议员敦促韩国政府采取行动,要求日本向国际社会公开污染水的现状和再处理方法,污染水的安全问题也必须要有包括韩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和组织参与。此外,韩国市民团体环境运动联合会、放射性物质监测中心也在首尔原日本驻韩大使馆前召开了记者会,催促日本政府修改政策。

韩国首尔,市民团体反对日本的海洋放出计划 图片:CFP

本月8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表示,韩国已经多次向日本政府强调信息公开、遵守国际社会可接受的环境标准、客观透明的核查的必要性。“我们将继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组织和包括日本政府在内的所有有关各方进行密切讨论。”济州岛市长则在9日表示,如果日本政府继续坚持排除核废水,他将在国际法庭上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

绿色和平组织也正在积极行动,目前该组织收集了来自日本和韩国的183754份请愿书,要求日本停止计划。该组织的气候变化与能源部负责人鈴木かずえ表示,目前,所有的民意都反对政府的海洋放出政策,这些放射性元素会在海洋中存在数千年或数万年,这会为未来留下巨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