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逼父母花百万在北京买房的神童,是眼光独到还是无理取闹

王安石所作的一篇《伤仲永》想必大家都知道,金溪有一个小神童叫作方仲永,从小就有天资,在学习上极其聪慧,但是由于没有经历过后天的培养,终究是只能泯然众人矣。现在的有些以学习闻名的“神童”和方仲永一样智商高,学习上领先了普通人好几步,虽然后天比起方仲永来说还是有了系统地培养,但是终究是因为在人生之路上走得太快,学识水平超前了,然而人格培养方面后天没有跟上来,最后还是成为了方仲永一般的存在。

比如曾经的张炘炀,他在别人还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年纪就进入了大学,13岁的时候就通过了研究生复试,更是在2001年的时候成为了最小的博士生,才16岁的年纪,他在学习方面的经历已经超过了同龄人太多太多,但是因为心智不够成熟,还是小孩子的思想,又因为在学业上遇到了难题,所以会在叛逆的时候提出让自己的父母在北京购买豪宅,也是让父母的压力骤增。

张炘炀1995年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的盘山县,父母一个是街道的干部,一个是学校的老师,或许是家里的学习氛围比较浓厚,从小他就处在识字的氛围当中。也表现出了出色的学习天赋,2岁半时他就能在3个月内认识1000多个汉字,父亲张会祥高兴坏了,认为自己的孩子足够聪明,但是也需要接受正经的学校教育,所以在张炘炀5岁时,张会祥就找了熟人把张炘炀送进了小学,这时候张炘炀的学习天赋就完全展现出来了。张炘炀在小学的时候就经常跳级,所以只用了2年的时间就把小学课程学完了,进入初中以后倒是按部就班地读了初一初二,可能也是因为刚进初中的孩子年纪也不大,和张炘炀能玩到一起,但是初三就是一个分水岭 ,十四五岁的孩子进入了青春期,就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偏向大人,心理上也开始叛逆,所以张炘炀和他们也合不来,初三的时候就不太喜欢待在学校了,父母也比较开明,所以没有强逼着张炘炀留在学校,把他接回了家。

张炘炀在家里自学了半年就参加了中考,也因为在家里也顺带学习了高中的知识,所以张炘炀直接跳级读了高三,那时候的张炘炀才10岁,身份证还没有办理,只能靠一张当地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报上高考,成为超低龄考生。高考成绩出来后,张炘炀考了505分,比辽宁省的二本线高了近50分,被天津工程师范学院录取,那时候张炘炀就开始享受属于高考后的3个月暑假,他的孩童心性完全展现了出来,父母也害怕他这么小的年纪去了大学照顾不好自己,就决定去陪读。

学习对于张炘炀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生活方面才是,又或者是他身为孩子,自制力也不够,经常会为了看动画片而忘记时间,也幸好父母一直陪伴在身边,所以张炘炀的大学生活并不放纵,甚至在3年的时间里就学完了4年的课程,之后还考取了北京工业大学的研究生,因为他认为天津和北京是中国最好的两个地方。张会祥和妻子也跟着他去到了北京租房子住,为此还辞了工作,贷了款,不过张炘炀已经13岁了,正是叛逆的年纪,他想要自己的独立空间,也受不了长期租房子的痛苦,所以就要求自己独立学习,张会祥也答应了。脱离了父母的监督的张炘炀开始过上了无拘无束的生活,学习上的事情也跟着放松了,所以他研究生前期的课程成绩并不好看,后来的论文压力也就随之剧增。好不容易到了答辩之前,他又有了新的想法,认为自己应该做一个“人上人”,而成为“人上人”的标准就是“北京户口,买房,找个好工作。”所以他对自己的父母提出在北京买一套豪宅的请求,如果不买就不参加论文答辩,可是父母为了陪伴他读书,早就辞掉了工作,多年以来的生活都是靠以前的积蓄,哪有在北京买房的能力。

所以张家父母只能长租了一个房子,骗张炘炀是买的,张炘炀才消停了下来,后来还考取了北航的博士,成为了全国年纪最小的博士研究生,到了16岁的年纪,他已经开始懂得了人情冷暖,但是渐渐地也开始觉得知识不够用。虽然学习知识够快,但是对于某些问题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这恰恰是博士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原来的神童已经渐渐变成了普通人的样子,人生路途上的脚步慢慢减缓了速度,直到2018年,张炘炀才博士毕业。

神童的事迹在中国屡见不鲜,但是大多都是最后因为在学习上花费了太多的心思而忽略了人格和生活能力的培养最后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张炘炀最后的平凡之路也许就是一个警告的例子,过于注重学习,也会让人生变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