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版滴滴”被传IPO背后,司机的抢单焦虑:信息透明了,收入降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货运版滴滴”满帮集团即将赴美IPO,募资额将超过10亿美元,市值区间为220-300亿美元,上市辅导机构为摩根士丹利与中金公司。据报道,“满帮很快就会公开交表,预计4月底5月初就会上市。”

所谓的“货运版滴滴”,是指货主在平台上发布货物运输信息,货车司机接单运输,平台充当信息中介,类似于物流中心的“小黑板”。而在跨城货运领域,满帮集团早已是业界龙头。

然而红星资本局采访多位货运司机后了解到,信息透明、操作简便的同时,货车司机也面临新的问题,收入下降了,可支配时间减少了。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这是物流行业数智化转型期的阶段性困境,市场透明确实让司机陷入价格被动。但随着平台与司机更多联动,司机将更深入地参与到精益的全链路协同服务中,从而获得更大的价值。”

运满满+货车帮,估值或超200亿美元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疫情前的2019年,全行业有1088万辆货车,完成营业性货运量344亿吨,占全社会货运总量的74%,每辆货车每日平均行驶190公里,每吨货物的运输距离平均为177公里,公路货运成为中国物流最重要的支撑。

巨大的运载量背后是巨大的市场。

据《晚点 LatePost》消息,“货运版滴滴”满帮集团即将赴美IPO,募资额将超过10亿美元,市值区间为220-300亿美元。

事实上早在2013年,也就是滴滴成立后的第二年,O2O的热风吹到了货运物流领域,运满满和货车帮应运而生,成为行业内的两家头部企业。而和滴滴、快的合并如出一辙,2017年运满满与货车帮合并成立满帮集团,站稳中国跨城货运中介商龙头的座椅。

据不完全统计,合并后的3年里,满帮集团获得了约46亿美元的融资金额。2020年11月24日,满帮集团完成了约17亿美元的融资,当时的估值有报道称已经超过120亿美元。对于市场流传的今年IPO消息,满帮表示不予置评。

满帮集团融资历程 图据天眼查

满帮集团的业务说来也十分简单:比照滴滴在出行领域匹配人、车信息,满帮则在城际货运领域匹配车、货信息,帮助货主和司机快速达成交易。在跨城货运的主业以外,满帮也建立了类似货拉拉的同城货运平台,并针对货车司机提供保险、贷款、电子油卡、ETC等服务。

据满帮集团数据,截至2020年底,其平台认证司机超过1000万,认证货主超过500万,实现盈利1.35亿元,销售额增加13%至25亿元。而2019年,满帮集团还是亏损约7亿元。

以满帮集团为代表的互联网货运平台,一头连着约3000万名的货运司机,一头连着数百亿吨位的商品货物。在这一套系统中,平台带来了什么,又拿走了什么?

货车司机的痛点,带来满帮的商机

“以前一个月能赚两万多吧,后来用平台接活儿,每个月少了五六千。”货车司机杨师傅告诉红星资本局,如今在平台上运单信息透明,价格竞争被赤裸裸地揭开在众人面前,“货主压价压得比较低,但是他不管压得多低,都有司机抢单——因为司机多。”

僧多粥少,货主的议价能力在这个过程里不断增强。但对货主来说,如何“拍个好价钱”仍是一个问题,就和其他的中介信息平台一样,如何展示货源信息,是算法也是生意,这一痛点成就了满帮集团的会员制。

2018年初,满帮集团开始试水会员收费制,主要面向货主收费,大概划分为四个收费档次,对应不同的服务等级,最低688/年,包含100次发货。小字中显示,“现在购买会员将额外赠送100次司机精准定位”的推销优惠。

运满满货主端会员等级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贴吧中有楼主称,“现在满帮集团为了收1688会员费,给货车师傅打电话要厂家联系方式和地址。”有跟帖则表示,已接到五六个这样的电话。

红星资本局向满帮客服求证时,客服否认了这一目的,称:“如果有这种现象,只是为了统计数据,便于以后开发其他功能。我们既然要做好这个平台,就是让你们享受更好的服务。”

货主发布需求后,抢单成为了司机获得收入的第一步。“网上抢单就像拍卖一样,大家心里没谱,可能一单有100个人盯着,不赶紧抢一会儿就没了,越来越焦虑。”货车司机张师傅对红星资本局说。

抢单焦虑是另一个痛点,这又成就了满帮的另一项业务,快车服务。

红星资本局致电满帮集团客服了解到,所谓快车服务就是一项司机优先看到货运信息的权益,但满帮并没有期望拿这项业务营收,而是作为广告宣传的手段,要求货车贴上带有“运满满”字样的车贴。

贴了车标的运满满货车 图据运满满官方

“您缴纳1000块钱的保证金(押金)后,需要贴满90天的车贴。贴满90天之后,退保证金时,是不收取费用的;如果您没有贴满90天,要收取200块钱的服务费。”满帮集团客服介绍说,“加入快车服务之后,所有您需要的单子都会先在您那边停留15秒,之后再上货架,15秒内您没有下单,别人才会看到。”

但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这项服务并不针对所有货源信息,只有部分城市开通了快车服务,主要集中于长三角一带,包括杭州、绍兴、镇江、淮安、常州、南京等。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只有杭州开通了抢单模式,即司机可以抢单价较高的货运订单。“您看到单子后,直接点击抢单,付定金就可以了,其他地方的单子需要(司机)打电话提前(和货主)沟通”,客服称,发货地或终点是杭州都可以使用抢单模式。

信息透明了,司机收入降低了

“我以前跑无锡到西宁,运气好的时候捡漏能挣一万块,现在在平台下单,七八千都很难遇见了”,张师傅称。红星资本局估算,无锡到西宁驾车路线约为2100公里,那么司机每公里的油费收入不到4元钱。

这个数字在运满满贴吧里得到印证,不少贴子显示,每公里四五元的运费已经算不错的行情,6元以上的单都是“秒光”的好单,有楼主发出疑问,“你们是怎么赚钱的?一两元一公里,比面包车都便宜。”

单价变低后,司机想要保持收入,意味着必须接受更远或更差的配送线路。

“现在高速路上的货车少了,为了少交过路费,(货车司机)都走下道。”张师傅说,“但这可能是个恶性循环,配送单价越低,大家越不敢走高速,结果货主不断降低心理价位,报价就越低。”

吴女士是一位跟车卡嫂(即卡车司机的妻子),她表示下道和高速不同,没有一个稳定的心理预期,“路况时好时坏,走夜路的时候特别担心。”

信息透明了,收入变少了。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这是物流行业数智化转型期的阶段性困境,平台让服务供需更精准高效的对接,并让价格更透明,解决了传统物流盲人瞎马的初级困境。”

“平台让市场价格透明后,司机过去从信息不对称获取价格收益的空间就失去了。但这不意味着,平台让司机再无活路。”杨达卿说道,“未来,平台可借助更多元化、智能化的服务整合,推出价值更高的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并把优质司机对接到这样的服务方案里,从而让优秀的司机获得更大的收益。”

杨师傅认为货主之间比价是单价降低的又一原因,“平台对货主报价没有审核,多少钱都能发。比如有的货主看别人200元也能发,他本来想填300的也会写200。”

对此,杨达卿对红星资本局说,“司机要被平台嵌入到一体化服务解决方案里,当企业或平台不再比低价,而是更加系统深度的服务,我们的货车司机也可以获取更多收益。”

消失的货运信息部和社交时间

“平台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张师傅说,“以前司机找货,必须到货运信息部,但信息部是个固定的地方,甚至是很远的地方,那你在路上花的时间成本就很大。而且它信息很广,除了本地的,还可以了解外地的。”

信息多、操作简便、节省时间,司机们这样总结货运平台的优点。但是节省的时间去哪了,是另一个问题。

“为了抢单,我们卸了货就要盯着手机看。”杨师傅说,“以前在信息部还有休息聊天的时间,现在平台抢单,司机同行间接触交流的机会少了很多。”

某物流园信息大厅的变化 图据南风窗

吴女士也表示,以前跟车跑一趟江苏,来回要七八天,本来在信息部找货,现在在APP上就能解决,省事的同时休息聊天的时间也被压缩了,“没有社交,挺孤独的”。

“现在买车很多都是零首付,买车以后就是贷款。”张师傅说朋友刚买了一辆近40万元的货车,首付三成24期还清,也就是说,每月约还1万元的贷款,算上油耗、保险、过路费,林林总总加起来,压力不小。

“我理解那种一块钱一公里也要跑的司机,因为车子不能停,停就是纯亏,每天二三百就亏出去了,等活儿的时候最难受。”张师傅说,货车只有在路上的时候才能产生收益,开车可能不是为了赚钱,但至少要还得起贷款。

根据《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一辆货车最高使用年限是15年,但据长安大学和中交兴路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公路货运大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公路及货运车辆平均车龄只有3.62年,报告称这与2016年、2018年两次大规模治超工作相关,其有效加快了货运车辆的新旧替换。

这就是说,还完贷款后的两三年,可能是车辆不多的赚钱机会。配送单价降低,司机为了维持收入,只能多跑单量。“不敢停,一刻也不敢停”,张师傅说。

卡嫂、油卡、贷款,满帮的完整闭环

跟车卡嫂吴女士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称,自己并不会开车,眼睛也不好,其实并不能帮助丈夫观察路况,但执意跟车有两大原因。第一是利润不高,雇搭班司机不划算,“司机工资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基本每月在一万左右”;第二是可以在车里做饭,照顾丈夫起居,“我们吃住都在车上,白天做饭吃,晚上就睡在车后面的上下铺”。

吴女士表示,即使生活在货车里,遇见的麻烦也并不少,“收拦路费的、偷油的、偷货的都遇见过。有一次在湖州我们一觉醒来,油就被偷了,一千块就没了”。

油卡,是货运路上的硬通货,满帮也卖油卡。“我没有买过满帮的油卡、ETC,因为他的油卡并不比中石油、中石化的划算”,张师傅说。

除了油卡、ETC外,满帮还有其他产品服务,比如金融、保险。“金融业务有两个,一个是司机贷,一个是白条”,满帮集团客服人员对红星资本局介绍,“司机贷就是可以分期贷款,也可以提现出来,相当于花呗借呗;白条就是在我们平台付款用的。”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2016年,运满满创立司机贷项目组,为司机提供小额贷款。“贷款全流程均为纯线上操作,无需司机前往机构进行面签。司机提交借款申请后,司机贷会调取其在运满满平台的身份信息、行为特征和交易数据做综合评分,确定司机的借款额度和借款利息,并实时动态调整”,满帮官方这样介绍。

有网友评论称,在这个过程里司机赚钱、花钱都在平台,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也有网友认为,这是平台为留住司机的“无奈之举”。

“这个行业门槛太低了,有车就行,买不起车的也可以开别人的车”,张师傅说。

据相关媒体报道,满帮也有无车承运的业务,该业务主要面向自身没有运输车辆的司机,他们以承运人的身份与托运人签订货物运输合同,通过委托方式完成运输任务,满帮集团撮合双方交易。

但红星资本局致电满帮客服时,工作人员称没有这项业务。

红星新闻记者 许媛 实习记者 谢雨桐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邓凌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