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奋战奏凯歌——记新四军受降日军洼田旅团

山东省宁阳县华丰镇地处宁阳东部,向南望去,几座东西走向的山连成一道天然屏障,北边不远处,柴汶河静静地流淌着。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重镇,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75年前,正是在这块土地上,新四军迫使日军洼田旅团缴械投降,泰安地区的日军就此全部肃清。75年后,记者循着红色足迹来到这里,寻资料、访后人,探访那次振奋人心的受降行动,重温那段艰难而又辉煌的历史。

日伪勾结 拒绝缴械

缴获各种炮11门、轻重机枪56挺……在华丰煤矿的档案室里,一本本画册和一张张泛黄的照片记录下了岁月的光影。

曾经整理过这部分史料的原华丰煤矿党史办主任苏润汉,对此印象深刻。“我从1970年开始搜集相关资料,到过北京、上海,也去过周边的枣庄、新泰,当时,与多位老矿工及矿区周围的群众进行座谈,到各地查阅资料,回来再逐一进行整理。”今年,老人已经83岁高龄,但与记者谈及这段历史时,老人依旧准确地记得每一个人名、每一个时间点。通过老人的讲述,曾经的那段历史逐渐清晰起来。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在泰安、大汶口、南驿、华丰一线,仍驻守着日军的一个旅团。这个旅团是在1944年春日本在太平洋战事吃紧时,将驻守兖州、磁窑、泰安一带的警备部队拼凑成的一个新旅团,洼田任旅团长。

日本宣布投降后,洼田旅团按照济南国民党当局密令,配合伪军驻守华丰矿区,控制兖(州)泰(安)段铁路要点。在我军大反攻结束后,泰城工委曹星布、徐毅民等遵照上级指示,于9月和10月上旬,在洪沟店村和洪沟火车站与驻泰安火车站日军联络官小林、情报处长楢刚上尉多次谈判受降事宜,但日军均以种种借口不肯投降。

此后,新四军逼近华丰矿区,徐毅民在新四军一纵第三旅第三团的支持协助下,以“八路军济南前线指挥部高级参议”名义约见日军联队参谋长,再次谈判受降事宜,因我方坚持让日军交出全部武装而日军坚持仅交出部分轻武器,谈判陷入僵局。

武力包围 迫降日军

为彻底肃清境内日军,1946年1月,新四军军部命令一纵第三旅和第二旅及鲁中、鲁南军区部队包围洼田旅团,决心以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相结合的策略,先孤立日军,消灭伪军,再迫使日军缴械投降。此时,国共两党公布了停战令,将于1月13日午夜生效。国民党当局又密令洼田旅团于1月13日前撤至济南集中缴械。此时,新四军一纵第三旅旅部决定,暂不攻打有坚固设施的泰城日伪,而是先迫使津浦线上那些分散的较小的据点里的日伪军投降。

第三旅第九团旗开得胜,先迫使洪沟店日军60余人全部放下武器;15日,第七团又迫使朱家埠日军30余人缴械。随后,第八团包围了东太平车站,迫使日军洼田旅团独立步兵第六十大队大队长交出全体官兵花名册和武器弹药,无条件投降。

“大部队到来前,华丰煤矿的矿工、民兵和地方武装,约1000余人,包围了日伪军驻地。敌人在这铜墙铁壁的包围之中,都吓得龟缩在兵营里不敢出来,他们个个像丧家之犬。我军主力部队到达后,迅速行动,包围了华丰矿区。敌人更加乱了阵脚,感到末日来临,他们打着白旗送来一封信,接洽受降问题。”看着保存多年的资料,苏润汉介绍。1月23日,在我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困在华丰矿区的日军洼田旅团长下令放下部分山炮、步炮、重机枪和轻机枪等武器。我军在收缴了日寇枪支弹药后,命令日寇立即撤离华丰矿区。侵占了华丰煤矿长达8年之久的日本帝国主义,狼狈逃窜。

“日本鬼子投降了,新四军从矿外进到矿内,当时,矿工们像迎接久别的亲人,有的拿出馍馍和煎饼,有的拿着熟鸡蛋,一个劲儿地向战士们的手里塞,锣鼓声、鞭炮声震天响,大家沉浸在一片胜利的欢乐中。”后来,通过与矿工及矿区周围的群众座谈,苏润汉了解到了当时的场景。

1月24日,日军洼田旅团长率部3000余人步行北上,向济南开进。当行至北集坡一带时,又被我军第二旅和第三旅拦截于野地之中,往日不可一世的日军洼田旅团终于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所有武器,垂头丧气地北去。

据不完全统计,日军这次投降缴械,前后共缴给我军各种炮11门、轻重机枪56挺、步马枪800余支、汽车37辆,各种炮弹、子弹数十万发,还有大批其他物资。迫使日军洼田旅团缴械,是泰安地区最大的一次受降行动,也是缴获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最多的一次。这次行动,大大鼓舞了全地区军民。至此,泰安地区的日军全部肃清。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曾经华丰矿区的旧貌如今只能在老照片中寻觅踪迹。再翻看这些老照片,每一张都承载着历史的遗迹。采访即将结束,透过档案室的窗户放眼望去,4月的华丰矿区一片忙碌景象。在这片有着光荣历史的土地上,华丰煤矿广大干部群众传承红色历史,汲取奋进力量,用智慧和汗水诠释着这座百年老矿的“青春活力”。

来源:最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