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鲁迅夫人许广平故居,追忆广州第一家族,它到底有多显赫?

宁可死个枫叶的红,灿烂的狂舞天空,去追向南方的鸿雁,驾着万里长风。——朱湘夏

夏日蝉鸣阵阵,绿色藤蔓爬满了青石白瓦。枝叶交相掩映,似是想将这承载着厚重历史的两房合院藏于身后。穿越条条蜿蜒曲折的小巷,于门前驻足,视线恍若穿过那陈旧的木门,如走马灯般拨开一层层迷雾,抵达那辉煌的彼岸。

鲁迅的夫人许广平,是近代“广州第一家族”许拜庭的后人,能得此称号,她的家世究竟显赫到了何种地步?

老屋仍在

许地,自清朝乾隆年间便是许氏的群居的住处,也因此得名。它不仅仅是许氏家族的发源地,也是清朝第一大盐商许拜庭的故居,还是鲁迅的夫人许广平童年时期曾生活过的地方。两房合院的建筑颇具有岭南特色,面积足足有200多平方米,落成至今已有160多个年头。

因年代久远而又疏于维护修理,现在仅仅可见的便只有两边厅房外立着的四扇木雕门上的镂刻,以及浮雕装饰。尽管风吹日晒,色彩已不复当年明艳,但从斑驳之中,青砖大屋屋脊配着的有垂兽的屋顶装饰,依稀可以粗略看出当年许氏家族,也是红极一时,极尽奢贵。

前面临街的屋子由于破坏比较少,高约四米的木雕门直到现在也依然显得十分气派,屋内的花岗岩地板也保护得十分完好。尽管曾经战争时期被日本人的飞机炸过,家里保存的一些木条也被抢走,老屋依然以它顽强的生命力扛了过来。

兴许它也是有感情的,从这里走出了那么多能人异士,孕育了那么多顽强的生命力。它又怎能愿意错过每一代子孙的成长?它想要用自己沉甸甸的身躯,一点点刻画下他们的成长轨迹。

家族渊源

许氏家族扬名的不止是清朝第一大盐商许拜庭和鲁迅的夫人许广平,还有清代的“红顶绅士”徐祥光、中山大学前校长许崇清、民国的粤军总司令许崇智、被称为“红色英烈”的许卓、香港的黄金配角许绍雄等等,一代一代的名人事迹,中国百余年的社会风云变迁和世事的沧桑变幻,从中可窥得几许。

最开始的第一代是在清朝乾隆年间,潮州人许永名来到广州经营一些小本生意,而他便选择了居住在广州高第街。不久,许永名死后,作为第二代,他的长子许拜庭十三岁便入了盐店当童工,一步步处心积虑,终成广州一大盐商。因受皇帝赏识,摇身一变,从商变官,身份地位披上了崭新的外衣。

鲁迅和许广平

于是第三代,许拜庭的长子许祥光,迈入仕途,历任广西按察使、布政使。在道光廿九年,感激祖德,率族人在高第街建起许拜庭大夫家庙,又建大宅,定居于此。居有定所,对子女的教导便也有了扎根之处。许祥光的七个儿子不负众望,皆中举人。

许应鑅从郎中一职开始,任职过江西临江府知府、南昌府知府、广饶九南兵备道、吉南赣宁兵备道、河南按察使、江苏按察使、署江苏布政使、浙江布政使、护理浙江巡抚等等。而同辈的许应骙,也就是是许广平的祖父。曾参与编撰修改《文宗显皇帝实录》。

深得皇帝信任,之后他又在甘肃学政、内阁学士、六部侍郎、工部尚书、礼部尚书、闽浙总督等等职位任职。圣眷正浓,一时荣宠已登入顶峰。

许应锵虽没有达到前面二人的高度,但也曾担任清政府的知县、同知、直隶州知州、知府、道员。在地方上任职之时,许应锵并没有因为小地方便不作为,而是秉公办案,不受贿赂,不徇私枉法。在当时可谓是难得的清官,老百姓对他有口皆碑。

光绪年间,许应锵回到广州,在中法战争期间,他也四处奔走筹集各种款项,为战事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心意。而就是“戊戌变法”,最是饱受争议的改革,他也积极响应,只期盼先救国再救民!许柄榛,是许应鑅的儿子,同为清朝时期的知名清官。许柄榛还出任过清政府的驻旧金山市总领事,他深受新思潮的影响,一生倡导实业,提倡实业救国。

物质的富足,不值得一提。但是许氏百年家族,精神的传承却是令人拍案叫绝。清政府对外软弱无能,对内暴力镇压;许氏从乾隆年间便踏上仕途,食君之禄为君做事,但是他并不愚忠。许氏子弟一个个,俱是意识到清朝的内部的支柱已被蛀虫啃咬的零零散散,唯有改革,顺应时代的潮流,方能今换新颜。

新思想的摇篮

不可否认,生活的显赫富足既会成为懒惰与贪婪成长的肥沃土壤,但同时亦是孕育新思想的摇篮。

许广平出生于这样一个家庭,是幸抑或也有着不幸。她从小就性格倔强,在她八岁那年,哭闹着反抗缠足,迫使疼爱她的母亲妥协。

在她上私塾时,父亲要求她只能用土话读书,而哥哥却可以用官话读书,小小年纪的她心中萌发不解——为何男女不能平等?激烈的反抗之下,父亲答应她可以与哥哥一样用官话读书。当时还并未接受新式教育的她,骨子里却难能可贵的拥有着对一切不平等的反抗精神。

辛亥革命之后,许氏举家搬到澳门,此时她开始接触新式教育,接触漂洋而来的先进观念。这些先进的思想,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她的观念。面对着国家的四分五裂,人民的麻木,她心中更深层次,掩藏得更为强烈的反叛精神被挖掘出来,她迫切地想为祖国的统一奋斗。

不久,她率先投入了革命的洪流之中。本来她和鲁迅先生只是简单的师生关系,在鲁迅先生的指导下,她不畏艰险,大胆地参与了“驱杨运动”,之后两个人的交集便多了起来。

他们经常互通书信,而许广平偶尔也登门谒见,向这位师长求教学术与革命问题。在鲁迅思想的鞭策下,她的对革命的觉悟也不断的提高,当女师大的反抗运动处于低潮时,许广平就会以学生会总干事的身份挺身而出,与他们并肩战斗。

而且由于她的文字功底极为深厚,还发表过数篇揭露北洋政府丑恶嘴脸的文章。在革命中结下的友谊最为牢不可破,更别提两人又怀揣着同一个梦想,精神上的志同道合让两人走到了一起。很快许广平与鲁迅先生的感情便升温,逐渐地萌发爱情的种子。鲁迅先生在精神上给予了许广平更丰富的支持与想法。

百年世家的显赫,并不是只有物质的富足,才能用金笔玉磨的描绘为其增色。一腔报国热忱,一身冰雪精神,对百年世家而言,才是坐得稳第一把交椅的秘密。人生的旅途,终究会走到尽头,但是只要信仰不倒,精神依旧,百年传承便会于彼时喷薄出动人心魄的魅力,一如当初的显赫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