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蕴侠,很想回重庆校场口看看,想要站在那对过去犯的错忏悔

所信者听也,然听犹不可信;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我们耳听不一定为实,眼见也不一定是真,60年前,贵州有一个贫农被捕,公安调查后,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秘密潜伏长达八年之久的特务——郑蕴侠。

贫农表面,将军内腑,实应了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一言。

“在大陆最后一名落网将军”

1907年,郑蕴侠出生在江西临州一个官宦之家,其父郑宗尧曾经被公费委派到日本留学,后任职于孙中山大元帅府中。

郑蕴侠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顺利考入了黄埔军校,完成学业后,郑蕴侠成为了北伐军何应钦的部下。

在抗战中,郑蕴侠多次阻击敌军部队,率领部下参与了台儿庄战役和滕县守城战,也跟随中国远征军一起远赴缅甸战斗,是抗战中的名将。

但是在抗战结束后,郑蕴侠被中统收编成为其麾下的一名特务,先后指挥、组织了重庆的“沧白堂事件”和“较场口血案”,后一路平步青云,被提拔官至中统少将,但他的政治前程,很快便随着国民党政府的节节败退而宣告结束。

解放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全面溃败,树倒猕猴散,国民党高官纷纷败走台湾,但仍有许多间谍特务留在了大陆,他们潜伏于各地,等待时机准备再次作乱。

建国后,经过了连续几年的盘查抓捕,许多特务都陆续归案,但仍有部分依然深深地潜伏在群众之中。

郑蕴侠便是其中军衔最高的一个,他在大陆四处潜逃,先后逃至四川和贵州等地。在秘密潜伏长达八年之后,经过公安的长期跟踪调查,郑蕴侠在贵州被捕,众人原本只当他是一个贫穷的普通农民,没成想他竟是个特务,被捕后,郑蕴侠自嘲是“在大陆最后一名落网将军”。

凶狠特务,犯下血案

70年前,国民党政府在全国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压力下,被迫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大会自第四次开始便在重庆沧白堂举行。

期间为破坏会议协商的正常进行,国民党当局接连派遣了多名特务对与会的政治协商代表进行跟踪威胁,前后打伤代表张东荪、郭沫若等多人,此即为沧白堂事件。

一个月后,在重庆较场口广场,由政协陪都各界协进会等十九个团体共同发起的庆祝政协成功大会正式召开,没人能料到,中统特务组织已经早早密谋好了要破坏这次庆祝大会,他们秘密拼凑了另一个所谓的“主席团”,并组织了一批特务打手入场。

在“主席团”无视规则悍然宣布开会时,民主党派人士连忙上前阻拦,却遭遇了特务打手的毒打,会场中被打伤人数超过六十。

这两场特务活动的组织者和执行者都是郑蕴侠,在成为中统鹰犬之后,尽管郑蕴侠对国民党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是在大难临头之际,国民党高官还是将其如同弃子一般弃之不顾,只顾自己落荒而逃。总理特地指示对郑蕴侠“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位曾经威风一时的少将就此开始了自己兵荒马乱的逃亡生活。

潜逃多年,一朝落网

70年前,在军统故人的帮助下,郑蕴侠以小工身份隐藏在了涪陵一家榨菜厂中,但没过多久,由于战争的爆发。前线志愿军物资供应非常紧张,涪陵的榨菜厂也在日夜加工忙碌,为了保证物资的正常生产运输,解放军派兵接管了榨菜厂的保卫工作,郑蕴侠见此状明白此地不可久留,便迅速辗转逃至贵州务川县一个偏僻的小镇里。

这个小镇名为濯水镇,位置偏远,人口稀少,郑蕴侠便在这里以“刘正刚”之名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他在当地以小商贩的身份走街串巷,借住在一个好心大娘的家中,甚至在土地改革中被评为贫民,还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地村民渐渐感到这个所谓的“刘正刚”有些不寻常,他懂得太多,学习得太快,前一天还不懂得怎么用算盘,第二天已经能够熟练地进行加减乘除了,实在不像是他自称的“只是懂几个字”的水平。

60年前,郑蕴侠作为当地的先进代表被派至县城学习,在与县城领导进行交谈时,郑蕴侠无意中说出了“不翼而飞”这个成语,当时的县城领导也是从战争时期走过来的。

在全国大多数人都是文盲的情况下,郑蕴侠宣称自己只是读过几年小学,识得几个字,这个文化程度的人怎么能做到脱口而出便是四字成语呢?

县城领导警觉地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并不如他所说的那么简单。经过公安的暗中调查,郑蕴侠的身份确实存在很多疑点,在58年被抓捕并经过审问之后,众人才知道他竟然是潜逃八年的郑蕴侠。郑蕴侠就此结束了自己的逃亡生涯。

他在晚年谈到:自己被抓,反而还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明白,自己曾经犯下如斯重罪,恐怕命不久矣,但令他意外的是,被捕后,他竟然只被判处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在狱中甚至过得还不错。

多年后,许多国军将领被特释,郑蕴侠也在其中,出狱后,他返回务川县,成为了一名教师,由于他曾参与抗日战争与缅甸远征,进入八十年代后,当地政府还对他的日常生活多有照拂。

郑蕴侠的晚年生活平静而充实,但仍有心愿未了,他告诉晚年照顾自己的亲人说,很想要回重庆校场口看看,想要站在那里对过去犯的错进行忏悔。

在2009年7月10日,他在睡梦中去世,结束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享年10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