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民警随笔:那山那水那人

谨此文献给在大理州云龙县公安局民建派出所工作过的战友,让我们留住乡愁,一起回忆那段热血青春岁月。

1987年,我从省警校毕业后分配到家乡的民建派出所工作,从此,那里陡峭的山路、清洁的小河、简陋的土坯房伴我走过青春年华,成了至今都挥之不去的记忆。

报到那天

八十年代,说起民建,许多人都会摇头,外地干部很少愿意去。因为那里不通车、不通电、边远偏僻,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素有“云龙西藏”之称。它距县城164公里,与保山、怒江接壤,境内山高坡陡、峡谷纵深,当地群众生活自给自足、与外界联系很少。

报到那天,所长老杨到漕涧接我。我们翻山越岭,饿了就吃点干粮,渴了就地饮点山泉水,8个小时徒步攀越40公里的山路,到达民建派出所时,已是人困马乏。

“世外桃源”

派出所没有单独的办公房,区政府在一栋土木结构的土坯房内给派出所安排了三间房:一间办公室,两间民警宿舍。办公室稍宽,但只能装下三张办公桌椅,两个档案柜。住房更显得有些窄,仅容纳得下一张床、一张书桌和几条小板凳。当地无集市、饭店和旅馆,没有电视,拨打和接听电话要跑到100米开外邮电所用手摇电话机。刚开始还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但日子久了,就渐渐多了一丝丝寂寞和惆怅。

所长老杨

民建派出所成立于1982年1月,老杨是第二任所长,他身材偏瘦,除执行便衣侦查破案等隐蔽任务外,不管在办公室还是下乡,那身警服、那顶大檐帽随时穿戴在身上,再热的天气他也不会解开衣扣、脱下帽子。他凡事都要较劲,永远不服输的样子。凡是工作上的事,都要有结果,老百姓的事,件件有落实。

记得有一天下午,一群众来报案,说自己的耕牛被盗了。来不及吃晚饭,我们只带了点饼干就立即出发。步行4个多小时,最终将犯罪嫌疑人抓获,随后又连夜赶往漕涧追赃,到那里已是拂晓。虽然精疲力竭,但案件破了,群众的损失挽回了,我们那时兴奋得像俩孩子。

派出所旁边住着五保户李大爷,一有空闲老杨就带着我帮他挑水、种菜、干农活。后来,帮助李大爷干活成了派出所的传统。前几年我专门去看李大爷,他已近90岁高龄,还唠叨着我们对他的好。

那条山路

派出所背后有座山叫鸡嘴山,海拔3000米,有一条直上云霄的羊肠小道是民建通往漕涧的必经之路。从漕涧返回派出所,必须从河谷底一直攀越到鸡嘴山,有的路段为了保持身体平衡,要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踩好每一步。走路前必须准备好三样东西:水壶、手电筒和拐棍。就这样年复一年,每年我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行走在这样陡峭的山路上。

老杨调走后,由我主持派出所工作,一干就是4年多。

那缕乡愁

乡愁是对青春年少的回忆,是一种真挚而朴素的感情。在民建派出所工作的日子,是我一生最难忘的回忆。那崎岖的羊肠小道,那简易的土坯房,那清澈见底的小河,曾经陪我走过多少日日夜夜。后来,我先后到白石、果朗两个派出所工作,直到调回局机关。在民建的那段经历,始终激励着我一直向前走,每当工作碰到困难时,都带给我克服困难的勇气。一路走来,我依然深情地爱着那片热土。

岁月流转,物是人非,但永远不变的是民建派出所一代又一代公安人的传承和坚守,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初心和使命。如今,这里的兄弟们整装再出发,呵护新时代民建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者:云龙县公安局民警 何杨忠)

审  核:李永皓

责任编辑:庄成龙

编  辑:高 宇

供 稿:大理州云龙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