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风情丨福建人“爱拼才会赢”的精神,是先辈们用血与泪铸造的

民以食为天,自古以来,百姓最关心的就是生计,尤其在古代农业社会。

福建是一个移民省,随着唐宋两朝中原汉民的不断迁入与繁衍,福建地区“地狭人多”的矛盾日益凸显,很多百姓开始面临着食不果腹的处境。《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载:“福之为州,土狭人稠。岁虽大熟,食且不足。田或两收,号再有秋,其实甚薄,不如一获。”

南宋时期(1127-1279年)开始,福建人口对耕地的压力已经十分严重,大面积的饥荒现象开始产生。《闽粤华侨与闽粤社会》一书中曾做过统计:福建地区从1068年到1911年,共发生饥荒888次,其中漳州、泉州、莆田、仙游等17县共发生饥荒321次,平均不到三年就1次。(请为先辈们的苦难默哀5秒钟)

饥荒年代,民不聊生

无地可耕、无粮可收,为了活下去,为了家中老小,福建的先民们把目光投向了凶险未卜的海洋。南宋谢履的《泉州歌》曰:“泉州人稠山谷瘠,虽欲就耕无地辟。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

先辈们为了生计,不得不朝海上发展,主要有三种方式:鱼盐为生、海上贸易、海外移民。以当时的科技条件,只能以原始简陋的木头帆船作为海上交通工具,在茫茫大海中航行,随时要面对大风大浪的侵袭,随时被巨浪推翻或触礁沉没。不论是哪种谋生方式,都是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耕地缺乏,福建人向海而生

尤其在明清的“禁海令”时期,朝廷下令片板不许下海,这让本就贫苦的福建人雪上加霜。俗话说“官逼民反”,许多福建先民们为了生计,反抗海禁,冒险出海。这个时期,许多福建人被迫移民台湾、东南亚等国家,然而这个过程却是凶险万分。

其一,海禁期间,船只禁止出海,如若偷偷出海被捉获,那么极有可能被官府严惩。因此,很多福建先民出海后,就只能远赴重洋。

其二,海禁期间,出海只能偷渡,船只破烂不堪,登上船后,生命只能交给老天定夺。《福建通志台湾府·海防》中记载道:“串通习水积匪,用泾漏之船,收载数百人挤入舱中,将舱盖封钉,不使上下,乘黑夜出海。偶值风涛,尽入鱼腹。比到岸,恐人知觉,遇有沙汕,辙绐令出船,名曰‘放生’。沙汕断头,距岸尚远,行至深处,全身陷入泥淖中,名曰“种芋”。或潮流适涨,随流漂逆,名曰‘饵鱼’。”这段话是福建先民们用生命赌明天的真实写照。

其三,当他们闯过了九死一生的大海,到了异国他乡,孤身寡人要面对荒草野林,瘴疠肆虐,毒蛇猛兽出没的生存环境,还有“土番”的排挤与野蛮迫害,对未来仍然是前途未卜。

福建移民遍布东亚、东南亚

海路虽然凶险,但是福建先民们却趋之如骛,为什么呢?

《清一统志台湾府》中记载道:“闽地斥卤硗埆,田不供食,以海为生、以洋舶为家者,十而九也。”福建先民们迫于生活,只能冒险出海,此为原因之一。

道光《厦门志》载:“厦岛田不足耕……近海者耕而兼渔,统计渔倍于农。”从事海上谋生,人们的获利更大,此为原因之二。

因此,福建先民们在海上谋生,是风险与机会同在。有些人通过海上拼搏,发家致富;有些人则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但是如果不去冒险,那么就注定一生碌碌无为、穷困潦倒,甚至沦为乞讨者。在这种社会环境中,福建人渐渐养成了敢于冒险,以冒险为荣,勇于拼搏开拓,不断进取的社会风尚。

闽南方言中流行着“行船走马三分命”,“蚀本生意无人做,杀头生意有人做”,“输赢笑笑”等谚语,这也生动的反应了福建人敢于用身家性命做赌注的冒险拼搏心态。

海上谋生凶险万分

回望历史,大部分福建的先民们都是古代中原战乱时期避乱入闽的。当时中原人口那么多,为什么只有这些人会千里奔波、颠沛流离的来到福建这个未知的蛮荒之地?正是因为这些福建先民们的身上携带了勇于冒险拼搏的“基因”。这种基因,在唐宋时期体现在福建先民千里入闽,在宋代之后,体现在福建先民凶险的海上谋生路。无论哪个时期,福建先民们都是为了两个字“生存”。

南宋福建人谢升卿(后改名陈京)因犯事逃亡越南(安南国),后登上国王宝座,开创了越南历史上有名的陈朝;明末清初,郑成功带领数万闽南人前往开发台湾,极大地促进了台湾社会经济的发展;清朝末年,黄乃裳带领无数福州周边人前往马来西亚开发诗巫,创造“新福州”。福建人干闯、敢拼的精神,为东亚、东南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网友对福建人的评价

写在最后

在整个福建人的发展史中,福建先民们经历了前途未卜、荒野求生的迁徙,经历了“以命赌命运”的海上谋生。他们用血与泪的经历,铸造了福建人“敢闯、敢拼”的精神,这种精神世代传承,深深地刻在骨子里。

闽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赢》是福建人喜闻乐唱的一首歌,因为歌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唱进福建人的心里,引起深深的共鸣。#福建#

小伙伴们,如果你是福建人,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想呢?

评论区见!!!

文/福建本地君

图源网络,侵删

参考:《福建移民史》、《闽台民间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