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丰县人的“东京梦”

文:白云飞

图:来自网络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

…… 这是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开篇的第一句话,纽约是一个对中国人完全陌生的复杂城市,一个人到了全新的环境,如果不能适应,对他来说生存都无法保障,所以是地狱,但是如果你能够发挥才能,就能够很快找到自己位置,甚至成功上位,获得尊重和更好的生活。

1994年,这部连续剧播放的时候,我在读初二。看到主人公在异国他乡的一点一滴,心情也跟着他们的命运跌宕起伏。只是没有想到,三十年后的自己,也在异国他乡,开始新的人生。

我大学期间学的是日语,工作以后,一直每天都在用日语。公司的旅游,每年也都去日本各地走走。的确感受到了日本的天空的澄澈,日料的健康美味,还有遇到的山村老人的淳朴热情。觉得如果在日本生活的话,应该也算不错。

2019年来了东京,做不动产,顺便在职读书。所以接触了不少富裕层的国内客户,也认识了不少早稻田的师兄师弟,还有东京圈的一些学校。虽然说是师弟,但他们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

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基本上家庭条件都不错,他们经常聚餐,虽然是AA制,一顿便饭也要600人民币,去年疫情,大家不去学校上课,也有同学一路从日本的南端到北头,一路游玩了三个月的。也有去富士山下买了一间公寓,悠闲度日的。

偶尔回过头,看看家乡。我当年就读的母校,一个年级12个班级,为了高考能够考得好一点,有10个班级的学生外语学习了日语。我还有点小兴奋,问在母校任教的同学,是不是他们中有一部分的学生,将来会来日本留学了。同学的回复,却给了我一盆冷水。他们大部分会走定向招生,不会去考虑留学的。

一个原因是对日本没有了解,一个原因是家庭条件不好,没有钱。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吃不了苦,不愿意去国外。

网络社会发展到现在,不像我们20年前还要看录像带学日语的时候了。但是对日本的了解,相对还是较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爷爷不许他留学,因为怕被小日本给杀害了。

最近最成为话题的,莫过于福岛核电站的废水排放海洋了,此事引发相关国家关注,社会舆论众说纷纭。各方普遍担忧,核废水入海可能对周边乃至全球海洋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产生负面影响。

人权专家表示,核废料如何处理“将对人类和地球产生持续几代人的深远影响”,关乎“日本当地渔民的生计,以及日本之外其他民族民众的人权”。

我们作为日本的近邻和利益攸关方,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如今,抖音和快手上已经把这件事情传播得沸沸扬扬了。

但是怎么说呢,日本也有一个亿的人口了,中国政府承担13亿人口的重担呢,这个事情,我们相信政府会处理好的。

话又说回来,在东京留学,没有钱倒是好办,我在这里,偶尔也会和一些工厂打交道。如今日本工厂里最缺的就是人。日本的老龄化严重,年轻人越来越少,工厂里缺的是各种使用机器组装和检测的员工。

我有些在中国国内的客户,他们回国后,做了日本工厂的工场长,偶尔联系的时候,他们也会提到,如果有受教育的中国学生,他们来工厂每天做半天工的话,获得的报酬,应该够留学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

我苦笑一下,这些孩子们,他们的父母,当年年轻的时候,把青春年华都消磨在工厂里,流水线上。对自己的孩子,无比宠爱。农村里长大的孩子们也从来不会下地干活,镇上的孩子们,不仅说地里的活儿,家里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太阳。指望他们去工厂里打工挣钱,说得容易,做起来无比困难。

我和以前去过老家中学的学生聊天,他已经在城市里读大学了。我去年问他,你去超市打个工,送个外卖,一天工作几个小时,将来如果来留学的话,在日本完全养得活自己。他当时答应的挺好的,几个月过去了,学习忙,没空打工,估计留学的雄心壮志也消磨殆尽了。

不过,总归我这条路还是开拓了出来了,工厂答应我,可以提供学生打工的岗位,支付学生的生活费。让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们,也能够来留学。他们的父母需要支付的费用,只有语言学校的学费,人民币三万,加上刚来时需要购买的一些日用品,6000人民币应该够了。学生们半天上课,工厂上班每周28个小时,就够他的生活费和学费了。

有了高中三年日语的底子,加上在语言学校好好学习日语的话,可以考得上日本的大学。同样,按照这种打工节奏的话,把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挣回来。

只可惜,这样的能够吃苦的学生,现在还有吗?如果要有的话,也需要身体健康,能够有坚强的意志。

你是这样的学生吗,你是家长的话,把孩子培养成勤快的孩子了吗?

依然是初心不变,希望老家的孩子们,有更多的机会,有更多的选择。也希望我的母校,我家乡的孩子们,能够加油努力,在年轻的时候,给自己争取更加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