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地:能源行业实现“双碳”目标的关键

导 语

今年两会,碳达峰、碳中和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3月15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再次指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实现“双碳”目标的路径有哪些?

如何平衡“双碳”目标与经济增长?

新能源又将迎来怎样的发展前景?

“双碳”目标提出后,这些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点。近日,中科院国创会副会长、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接受媒体采访,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详细解读。

周大地

中科院国创会副会长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

01

能源行业有无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表,为此有哪些路径选择?

周大地: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明确以来,中央为实现“双碳”目标提出了越来越具体的要求。目前看,能源行业实现碳中和目标的主要路径大方向基本明晰,关键在于如何设定实施的阶段性目标,加快相关技术的发展和市场化应用,系统推进执行。

我想谈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不单是能源供应方面的责任,需要从碳排放相关的消费端转型做起。包括改变消费方式,大幅度提高能效;改变依靠化石能源直接燃烧的各种工艺和技术路线,实现高度电气化的终端用能转型。当然因此能源供应从以化石能源为基础转变为全部非化石能源,也是巨大的系统转型调整。化石能源相关活动的碳排放超85%,以实现碳中和目标倒推,时间紧迫,要加快推进能源革命。

第二,“双碳”目标是下限目标,不是上限目标。因此,不同地区不同部门要努力在此之前实现目标。我认为,2025年之前,全国一半以上的地方应率先碳达峰,才能保证2030年前全国达峰目标实现。2050年左右,全国能源系统的二氧化碳要基本实现净零排放,后十年还要继续解决其他领域的温室气体近零排放和总量中和问题。

第三,电力系统应争取在2040~2045年实现碳中和。“十四五”煤炭消费要稳定下降,石油消费达到峰值,天然气消费有所增长,在2030年左右达峰。而且,天然气增量主要应该更多地用于替代煤炭。以后天然气也要替代石油,以尽快减少碳排放总量。

第四,未来能源消费虽然还有一定幅度增长,但随着高耗能产业产量达到峰值和进入下降期,能源弹性系数应该保持低水平。我们不能简单拿发达国家人均能源消费水平来预测我国未来的人均能源消费水平。这主要在于不同阶段的技术条件、能耗水平差异较大,发达国家传统的能源消费方式和相关技术有很多是浪费型和落后的,而且发达国家也在加快改变。我国未来的人均能源消费是基于更高能效的技术,例如,汽车同样行驶100公里,未来的油/电耗要低得多,而且目前许多发达国家的人均能耗已出现下降态势。

02

“双碳”目标下,新能源在“十四五”期间将迎来怎样的发展前景?

周大地:

“十四五”期间,我国新能源将进入快速发展期,按照目前进度,到2030年风光总装机超过12亿千瓦的可能性非常大。从发展布局来看,接近用户侧的地区重点发展分布式风光、促进就地消纳,增加用能的灵活性;远离用户侧的地区重点发展大规模集中式风光,降低度电成本,提高用能效率。从发电成本来看,总体呈现下降趋势,随着产业链成熟,风电和光伏设备的制造成本会进一步下降,但各地对环境保护力度加大,新能源安装成本特别是用地成本或出现波动。成本的下降也会激励储能产业发展,为电力安全稳定运行提供更可靠的技术支撑。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乡村振兴,新能源在农村地区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与城市相比,农村建筑的屋顶面积有更好的利用空间,便于发展用户侧分布式光伏,使电源进一步向负荷中心周围集中。此外,还可发挥农村用地相对低廉的特点,发展“农光互补”产业合作新模式。未来,农村不仅仅是粮食和农作物的提供点,还能成为一个能源的生产点,新能源成为农村经济创收的重要来源。

目前需要克服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动员农村将有限的资金投入到风光发电上来,现有的投入大部分是扶贫投入、国家投资,要想大规模发展,还需充分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将风光投资作为生产发展的有效部分。

03

如何看待碳排放降低的目标与经济增长之间平衡,碳市场在其中会起到什么作用?

周大地:

碳市场的设计初衷是,对每个企业的排放情况掌握得很清楚,技术落后的企业,必须面临整改;技术先进的企业,可以进行排放,但这背后需要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政府,且牵涉的工作量巨大。所以西方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所有企业按照平均值往下降,原本先进的企业就“沾光”,落后企业需要自行整改。但是这样的设计也容易导致无解的局面:对于实在没有减排能力的企业,一方面不能不排放,另一方面也不能关门。因此碳市场在其中相当于起到“减压阀”的作用,企业平时需要认真技改控制排放,减无可减的情况下,找一个出路,通过购买配额履约。所以这不是一个为了市场而市场的举动,建设碳市场是为了配额都能够分配下去,从而达到整体的减排目标。这样就能自然实现最小成本法。

不过欧洲最开始并未能执行起来,因为炒市场的人很多,都来投机,价格被一路推高,对于企业而言采取技术措施减排的经济性更高,结果就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洲的碳市场碳价并不高,企业都去专注技改,理清原理之后,也可以看到这是一件好事,同时也说明达成减排目标的难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因此,也并非是需要有指标才能倒推减排任务,因为需要看到指标是相对的,全国的指标和行业的指标从来就不是一样的,各行各业的差异也很大,有的行业就需要提前做,低碳转型也不是国家定下来大家才走,中国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拖了,全球工业化国家都提出要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我个人认为应该争取多数行业2025年就碳达峰。现在实际上国内的高耗能行业如钢铁、有色、水泥、石化都具备提前达峰的条件。这些具有一定规模的大投入、扩张型的产业都已经或者是即将到达一定的节点:钢铁大量出口、成品油大进大出。所以“双碳”目标可以倒逼产业升级,扭转一方面进口大量原材料、另一方面低价出口产品的局面。我觉得提前达峰并不会抑制发展,而是会成为推动经济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很好的助力。

来源:中国电力报、经济观察报

监制:晓今

编辑:郭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