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艰难求子三年,第四年得偿所愿,谁料一场劫难把全家带入深渊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作为一个母亲,能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给他哼唱这首歌谣,或许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了。可是此刻我怀里的孩子,却不幸患上了全国罕见的肾恶性横纹肌样瘤,单就这几个字就让人不寒而栗,受病痛折磨的孩子枯瘦如柴,头发、眉毛、睫毛全掉光了,看着小花蕾还没绽放就要枯萎的样子,我心如刀割!老天爷,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我的哀嚎声慢慢消散,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叫高杨杨,今年26岁,来自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农村。2016年初,经熟人介绍,我与老公申健龙喜结连理,婚后我们没着急要孩子,想趁着年轻先多挣几年钱。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爱捉弄人,等我们想要孩子的时候,我却一直怀不上了。三年的时间,我不停地往医院跑,各种检查、各种吃药,挣的钱也几乎都花光了,在历经三年的坎坷求子路之后,第四年看着早孕试纸上的两条红杠,我喜极而泣,我的宝贝终于选我做他的妈妈了。

就这样,每天我都在计算着和他见面的日子,终于在2020年2月22号,我的孩子申亦鑫(小名:豆豆)来到了我的身边,当医生双手拖着又红又黑还很“脏”的小人儿让我亲吻他一下的时候,初为人母的我流泪了,喜悦抹去了身体所有的疼痛。

宝宝的降生,给我们这个贫寒的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光亮,生活也有了奔头。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老公一人外出打工,我在家照看宝宝,我本以为我们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幸福平淡下去,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劫难把我们全家人带入了深渊。

2020年4月份,我发现豆豆的尿液发红,当时我还在哺乳期,我以为是我吃了治牙疼的红药片的缘故,我就停了止疼药,可是之后连着两天孩子的尿液还是发红,我急忙把尿不湿剪开仔细察看,看着红红的尿片,当时我就心里就怕了,立刻喊着婆婆带着豆豆去了当地医院检查。

当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只说有点问题,让我们去上级医院看看。我和婆婆急忙打车直奔邯郸妇幼保健院。在做完检查后,医生把检查报告递给我说:“结果不太好,孩子体内有肿瘤,你们哪儿也别去了,直接去北京吧。”

婆婆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我也吓得抱着孩子坐到了地上,整个人像懵了一样,脑袋嗡嗡作响。我的孩子才两个月大,喜怒哀乐还都不会表达,怎么会有肿瘤啊,我拿出手机拨通老公的电话:“怎么办啊?儿子身上长了一个瘤子,这医院看不了,让去北京……”

话没说完,我崩溃得大哭起来,电话那头传来老公紧张又坚定的声音:“不管怎样都要治!”说完,他就给我定了去北京的车票。

我和老公带着孩子来到了北京儿童医院,当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给出了治疗方案:先手术切除肿瘤,再化疗放疗做检查吃药维持。

时间就是生命,孩子的病情一刻也不能耽误!2020年5月26号,孩子接受了肿瘤切除手术。孩子才三个月大,是病房里最小的患者,手术难度大,手术时间长达6个小时。

当孩子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身上插着各种管子,胳膊腿都被绑着,肚子上被一个十几厘米长的白色封条盖着……看着孩子的样子,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崩溃得哭了起来!

麻药劲渐渐退去,他开始迷迷糊糊地哭,企图晃动绑着的手脚,等他完全醒过来,就开始有气无力地大哭。他张着小嘴想要吃奶,可医生说她现在不能吃奶,要两天以后才能慢慢喝水,我可怜的宝宝就这么饿着,哭累了就睡一会儿,睡着睡着又开始哭,我心疼得如刀割一样,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那两天,我是看着表一分一分算着时间熬过来的。后来能喝水的时候,豆豆紧紧咬住奶嘴不松口,他的胳膊腿都被拴着,只有头可以动,红红的小眼睛看着我哭,好像在说:“妈妈我还没吃饱!”

每次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我恨!这是什么魔鬼,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的孩子啊,他来人间才三个月,还没体验过什么是快乐,就要先被痛苦侵蚀吗?

肿瘤病理报告出来了,主任把我和老公叫到办公室说:“孩子这是肾恶性横纹肌样瘤,是全国都罕见的一种幼儿肿瘤,这种肿瘤恶性程度高,而且花费也很高,你们考虑考虑吧。”听完医生的话,我和老公都哭了。老公颤抖着说:“我们想试试,尽管治愈率不高,但也有治愈的希望,要是不试,孩子一点希望都没有。”

随后,医生安排我们住院治疗,豆豆的抗癌路便开始了。

孩子太小,护士找血管都要找很久,化疗、放疗,抽血输液,打各种升白针,吃各种药,都成了他生命之初里不能缺少的东西了。两个疗程下来,我以为只要积极治疗,孩子就会慢慢好转,受了罪也值得。可是医生却告诉我,才过了40多天,原发病灶又长到和手术前一样大小了,肺部也有多发转移……

我哭着追问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换换方案行再试试行吗?”医生告诉我说:“这种病很难治,你们去别的医院试一试吧。”

我们不想放弃,通过多方打听,我们辗转来到了北京同仁医院,这里的医生说,这是一场长久的“战役”,没有好办法只能试试了。那一刻,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抱着孩子哭着对他说:“孩子你有救了,你可以留在妈妈身边了。”

2020年7月23日,豆豆在同仁医院开始了新一轮的治疗方案。因为有转移,原发部位也有,所有的治疗和痛苦都要再重新承受一遍。10月23日,原发部位因肿瘤复发又做了第二次手术,孩子瘦得眼窝深陷,眼神呆滞,不肯吃东西,体重只有16斤。

豆豆也很胆小,不敢一个人待着,睡觉必须让我抱着,还紧紧地抓住我的衣服,不肯松开。可能在他的世界里,他排斥所有的治疗,但又不能抗拒,所以只有妈妈的怀抱才能感到一丝的安全感吧,只是他不会说,不会表达而已。我真不知道自己前世做了什么孽,今生要让我的孩子遭这样的罪,我心痛万分。

2019年10月份的时候,我公公在高空工作中突发脑出血,幸好被工友及时发现并送进医院抢回了一条命,光治疗就花了十多万,好在工地给赔偿了一部分。公公出院之后就离不开药了,还要定期做康复,每个月的花费也要好几千,自从孩子得病以后,公公都不舍得花钱买药吃了。

这个家里,公公丧失劳动力,还有一个84岁的奶奶和17岁的小叔子,生活的压力都落在了我老公和婆婆身上,婆婆一人照顾着大家,为了多赚点生活费,她得空就给别人装车卸货。现在我和老公带着孩子在北京治病,孩子不治疗的时候,老公就在附近找点活干,但挣的也是杯水车薪。

现在豆豆在放疗期,每天的费用不菲,他生病的这一年,我们不仅花光了本就不多的积蓄,还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亲友也是借了一遍又一遍。后续豆豆还得做免疫治疗,费用对我们来说就像天文数字一样,面对这高额的医药费,我们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有人劝我们说:“你们还年轻,可以再生一个,别到最后钱也没了,孩子也没了。”

说真的,让我们放弃,我们真的做不到啊!就算搭上一切我也要救我的孩子。

当我怀上他的时候,他在我的肚子里,从一开始只有心跳,慢慢地长成小人儿的形状,我感受着他的成长,感受着他踢我一脚、打我一下的动作,他在我肚子里翻身旋转,挣扎着迫不及待地要来到这个世界……

那种感觉是神圣的,是期盼和希望,我不能让他的希望被扼杀,我不能放弃啊,我相信每一个做母亲的都希望她带来的小生命能健康茁壮成长,所以我期待着我的孩子能快点好起来,我不想放弃他。(图/丫丫,文/陆小凤,编辑/朱忠勋)

您可以点击【大病患儿的希望之光】进入腾讯公益乐捐对这些身患大病的患儿们进行帮助,感谢您的大爱,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