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永德地方史(四)抗战胜利后永德(镇康)的形势 临沧_永德

抗战胜利后,饱受战争之苦的永德(镇康)各族人民与全国人民一样,都渴望和平,尽快治疗战争带来的创伤,希望休养生息,恢复和发展生产,重建家园,过上和平安定的日子。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完全不顾全国各族人民的愿望,悍然发动内战。内战爆发后,全县各族人民刚从外患的煎敖中走出来,又深陷动荡不安的内忧之中。

1978年永德县城(张本国摄)

物质匮乏,民不聊生。据统计:1947-1949年,社会人均占有粮食仅232千克,但因占有极不平衡,绝大多数人过着一半杂粮一半野菜充饥的贫困生活,往往不得不廉价典当青苗、耕牛、土地及出卖劳力,甚至逃荒要饭,卖儿卖女,以糊口度命,连当局都供认“形成民不聊生的可怜景象,甚至丁倒户绝,举家迁逃”,并证实“淡食寡民占70%”。

逃荒 图片来源于网络

横征暴敛,强行勒索。国民党永德(镇康)当局为了遵从上级需求,一方面为了安抚民心,称调减税率税额,另一方面,又以货币贬值为由,层层加码税额。仅屠宰税一项,至1947 年税额已高达3000元/猪,7500元/牛,1250元/羊,全县总征额突破5000万元。1948年,国币崩溃,改征银洋,不再以头计征,而是按户均征收,进行全民摊派。其他各种税额也层层加码。如田赋至1948 年,总额已达国币7.5 亿元,是抗战期间的7倍多。

横征暴敛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地方武装突起,局势动荡不安。1949年初,邻县保山、顺宁、云县等地先后被“共革盟”占领。“共革盟”的兴起使滇西各县都深受其害县内一些地方武装,曾接受其封号。勐板张子仁,张大文部,曾称“共革盟”第六支队,二人分任司令副司令辖2个总队10个中队。初以红袖章为标帜,上书“龙行”二字,民间称其为假红军,后改佩“共革盟”胸章。继之又改称西南人民革命军滇西独立总队。忙回罗雷部,则称“共革盟”纵队,自任纵队指挥官,辖1个总队5个大队。朝阳段国政部,则称滇缅边区纵队第2支队,辖4个大队。另有保山朱鄂部从施甸进入县境称“共革盟”第5支队。

图片来源于网络 非当时共革盟

“共革盟"在县内的突然崛起对于罗绍文、李文焕为首的国民党县政权构成严重威胁。同年4月下旬,云县“共革盟”沙有元部,首先打进亚练,直抵罗绍文老家忙回。罗调集县自卫总队及各乡镇自卫大队1000余人,于同月29日赶赴亚练堵截沙有元部并将其驱逐。

剿匪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非当时共革盟

5月初,张子仁、张大文、刘梦警等人,则在勐板起事,擒获并枪毙了天池镇镇长杨正贵、警局巡官袁加祯等人,并趁罗绍文东出而县城空虚之机,于5月11 日占领县城及明朗、芹塘两个乡镇。罗绍文闻讯赶回,占居松山用炮轰县城张子仁部为保存实力,放弃县城,撒往勐板。5 月中旬,云县、顺宁“共革盟”复侵亚练,罗绍文再次率部将敌驱逐出境。张子仁部则再次进攻德党,罗绍文、李文焕放弃守城。退避大雪山。张子仁部则于5月23日第二次占领县城。同时,进入德党的还有朱鄂、段国政两部。

剿匪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非当时共革盟

数日后,进城三路人马,因政见不,引起内讧。张、段二部对朱部横行霸道、打家劫舍、蹂躏百姓,表示愤慨。朱部则因财喜满载,目的已达,加之迫于国民党西剿余建勋部的威慑,遂开拔回撤。至此,县城主要由张子仁部控制。朱部回撤途经小勐统大出水时,被段国政部伏击朱部溃不成军,朱鄂逃回施甸,最终被余建勋部捉拿归案伏法同年6月6日,“共革盟”黄大有、王朝刚等部,又从东面入侵县境,并占据亚练、忙况一带,罗绍文率部下山,与黄、王所部战于土佛山,黄、王战败,退往昌宁、营盘。

剿匪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

6 月20日,罗绍文率部第二次反攻县城,张子仁部弃城退往勐板。县城及县境东部地区,重归罗绍文控制。7月上旬,保山、顺宁、云县等地“共革盟”先后被余建勋部围歼,县内各路“共革盟”,闻讯震惊,纷纷易帜,向余建勋求情,愿意息兵接受改编。余建勋遂派副指挥官杨华,亲临县内实施军事调停。7月16日杨华在小勐统与张大文会晤。17日到德党会晤罗绍文。经多次协商设镇耿联合总队委任张大文任总队长。段国政为副总队长。同时加委罗绍文为县剿匪指挥部指挥官,张大文为副指挥官罗雷为参谋长,接受西剿指挥部统辖。

剿匪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杨华调停,使全县“共革盟”之乱告一段落。但是罗、张、段三方矛盾,并未解决:三股势力,仍各据一方。执政的仍执政,但势力已大大削弱割据的仍然割据,实力不断加强;为匪的如李太兴、黄大有仍然为匪,骚扰民间。因此,全县社会更加陷入动荡不安之中多数百姓,被迫躲进深山老林,几乎对无炊烟。寨无鸡鸣:具内工农商学各行各业,纷纷倒闭,具内有13.6%的人口衣不蔽体,70%的人口食不果腹,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剿匪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字/中共党史研究室

图片/网络 张本国摄影照片

编辑/穆永耀

责编/沈朝熠

审核/段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