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杀掠夺!发生在新干这场战斗不能忘

十四年抗战期间,江西省会南昌被日军占领后,丰城、樟树相继失守,省国民政府迁至泰和,新干便成了抗日前沿阵地。因此,县境屡遭日本侵略者铁蹄的蹂躏,民众则在恐怖中逃难求生。

(配图)

1940年8月的一天,日本军机在县城投下然烧弹,西门街店房、住宅一时化为灰烬,炸死居民和公务人员20多人。随后县国民政府迁到城外,在塘头邓家借民宅办公,仍遭日军机狂轰滥炸和机枪扫射,人命财产损伤惨重。县城常被日军机空袭,乡村亦不例外。沂江乡车头村被日机夜袭,投弹炸毁住房4栋,震塌2栋,伤亡8人。荷浦乡王家巷村被日机轰炸留下的大弹坑,至今犹存。1942年5月,日军骑兵突袭石口村,枪杀3人,掳走5人,刺伤多人。地处山区的芦岭、上寨等地,也被日军侵略者骚扰,他们到处烧杀淫抢,民众进山避难,也难以逃生。据战后江西地方文献资料汇编记载,在抗战期间,新干人民伤亡在日本军国主义枪弹屠刀下的有1059人,被烧毁房屋2795栋,人亡财损惨重。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本侵略者在新干疯狂烧杀、奸淫和掳掠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激怒了勤劳勇敢的新干人民,抗日烽火,燃遍全县、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大家仍然奋起抗击。在石口惨案中,该村一位打鱼的农民,看见日军追捉5名战地服务团女团员,胸中怒火燃烧,面对日军的屠刀,奋勇与敌格斗,壮烈阵亡。此等顽强抗日的悲壮事迹,时有所闻,保家卫国的怒火遍及乡村,许多村庄成立村自卫队,派出讯使,探听敌情,以避开强敌,反击弱敌,攻其不备,克敌制胜。

(配图)

1945年8月初,日军投降前夕,仍然侵略本性不改,野心不变,四处骚扰我县居民。8月3日,天气正热,两股日军突然从东南向北过境我县。一股日军经麦 镇去丰城,经过湄湘、上寨、芦岭等地时,狗急跳墙,沿途烧杀抢劫,奸淫女性,年老的有60多岁,年幼的只有10多岁,还有惨遭剖杀的,惨无人道。此时,沿途各村自卫队心急如焚,速派讯使轮番潜入前沿探听敌情:日军到了什么地方?距离本地有多远?日军人数多少?杀人放火的动向等。只要情报一到,各村迅速进始自己的行动,及时指挥疏散村民,村自卫队则避强击弱,见机行事。各村都实行村防民藏的办法,避免、减少了人员伤亡。

8月3日上午,另一股沿赣江两岸从赣东线溃窜下来的曰兵,一进县城就疯狂地在西门街纵火,商号、店房八十多栋,一天化为乌有;接着南门街一百多栋店铺,学背街十多栋房屋,均成片瓦研。整个县城火光冲天,到处断墙残壁,县城几乎换了模样。

在县城惨遭日军疯狂烧杀时,荷浦乡沂上村自卫队,探明了日军的确切情报,日兵是一支溃窜的散兵游勇,预测这帮鬼子次日可能乘船顺水而下袭击荷浦街。因此,经过周密谋划,二十多名血气方刚的青年,于次日早晨,背着步枪,打起机枪,悄悄埋伏在河堤隐蔽地段,伺机与日军交战。果然不出所料,两支挂着日军膏药旗的木船,载着日军鬼子,顺水而下驶入埋伏河段。鬼子船头正要转向接近河岸时,枪声突起,子弹射向敌船,几个日军鬼子应声倒下,日军不明岸上军力如何,扭转船头,歪向河中抱头顺水逃窜。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是鬼子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时乱了阵势,只好仓皇而逃。此次村自卫队与日军交战,不仅保卫了荷浦乡村的安全,更是鼓舞了民心。

(配图)

日军进犯荷浦落败后,又窜到三湖疯狂烧杀,在三湖镇烧掉一条正街,一百余栋店房化为灰烬。

多行不义必自毙。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公告,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16日,日军投降的正式消息传至新干县。12月中旬,在新干桥头公路边石岗上举行了县城军民抗日胜利庆祝大会,新干驻军奉令撤离。

日军在投降前,在新干疯狂残忍地进行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我中华民族世代儿女,务必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来源:《新干三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