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桃江党史】武装反抗国民党“清乡”大屠杀

一、郭凯南谋划“年关暴动”

“马日事变”后,原湖南省党部工运特派员郭凯南隐蔽在马迹塘附近活动。

1928年元月,他与在安化、桃江边界成立的中共益阳特委取得联系,并根据特委指示,在桃江板溪发动和组织“年关暴动”。

郭在板溪联络原板溪矿业工会工人纠察队队长罗敷斋,秘密串连伍家洲、鸬鹚渡等地十多个乡农会和板溪锑矿工会的工、农骨干40余人,密会于板溪天瑞山之紫云庵,商议发动以板溪锑矿为中心,资江中游各乡农会参加的年关武装暴动。

会议决定在年关前夕,夺取板溪锑矿矿警枪支,同时组织乡农会的梭标、大刀队相配合,攻打桃江挨户团,在夺取敌人枪支后,上宁(乡)益(阳)交界的雪峰山建立游击根据地。

会议明确武装起义的联络暗号是:“天瑞工农”“大同社会”,即“什么山?天瑞山”;“什么党?工农党”;“什么乡?大同乡”;“什么水?社会水”。郭凯南以此为题即兴赋诗一首:“天瑞山头振臂呼,工农齐手铲萑符,大同主义功成日,社会安宁乐自如”。

这次暴动由于缺乏上级党组织的指挥,行动计划组织得不太严密,起义尚在组织发动阶段,即被当地劣绅刘少梅获取了情报,密报在鲊埠镇“清乡”的益阳挨户团副主任刘梦龙。

刘当即派出大批反动武装,大肆搜捕与会人员。原益阳第三区三十乡农会委员长陈先开和执委李正芳、七十九乡农会常委严云林,板溪锑矿工人纠察队队长罗敷斋等先后被捕牺牲。

领导此次暴动的郭凯南、胡若坤等被迫撤离县境,一场孕育中的暴动就此夭折。

二、成立益(阳)宁(乡)游击队

1930年春,胡泽炳在受湖南省委指派回桃江恢复党组织的同时,受命组织益宁游击队,胡被委任为游击队指导员。在湘鄂西苏区支持下,胡率武装游击队员数人,携带手枪10支,秘密进入桃江,很快组织起一支20余人的地下武装,隐藏在横马塘、高桥和石井头等地。这支小规模地下武装直接受洞庭特区领导,他们白天隐蔽,夜晚活动,在宁乡、桃江、安化交界山区进行反“清乡”斗争。

3月下旬,胡泽炳联合益阳白鹿区委书记江诗咏成功袭击沙头厘金局。这天深夜,胡泽炳率地下武装十余人,从甘溪港过河与江诗咏领导的地下党员汇合,分东西两路进入沙头,包围厘金局,活捉了这个局的头目,缴获了全部厘金(税金)。

撤出沙头时,他们借用红军名义,张贴宣传革命的标语、布告,闹得反动当局惶惶不可终日。这次夜袭沙头厘金局,是大革命失败后,党在益阳县取得的第一次斗争胜利,大大鼓舞了群众的革命斗志。

益宁游击队的活动引起益阳县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益阳县挨户团主任曹明阵联合湘中各县反动势力,成立益、汉、沅、宁、安五县联防指挥部,大肆“清剿”党领导的地下武装,游击队在当地已无法立足。益阳县委决定益宁游击队撤离桃江,转移至洞庭湖隐蔽,保存实力。

7月,游击队由姜既民率领,转移至沅江县保安垸,编入洞庭特区游击大队。姜既民一面打零工、月工,赚取微薄工资,为游击队员治疗伤病;一面组织人员耕种湖田,为党筹集活动经费。

1933年秋,湘鄂敌军组织联县“清湖”,为保存革命力量,地下武装再次转移桃江雪峰山,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姜既民由于劳累过度,瘁死途中。

全国解放后,人们在他的家乡横马塘办起“既民学校”和“既民合作社”,以怀念烈士为党作出的贡献。

三、归属汉益沅三县联区工委和联县苏维埃联合政府时期的斗争

1931年春,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在粉碎敌军第二次“围剿”后,周逸群开创的洞庭特区获得较快发展。洞庭特区北濒长江,西依雪峰山,方圆800里,是一块具有战略地位的江湖地带。

1931年4月,以孟庆友为书记的洞庭特区工委和以郭锡涛为主席的特区政府成立,领导洞庭湖沿岸各县反“清乡”斗争。初期主要在临湖水域活动,后来活动范围逐步扩展到益阳县的大部分地区。

1932年4月,郭锡涛到汉寿,成立中共汉(汉寿)益(益阳)沅(沅江)联区工委,任命部光明为书记。稍后,部光明在桃江与汉寿交界的军山铺沙子塘召集汉益沅三县党组织负责人会议,成立汉益沅三县苏维埃联合政府,选举戴春生为主席,曾鹏飞为副主席,胡新元为秘书。

此后,三县所辖区域分别组建了三个乡苏维埃政府。益阳县所辖区域称“万家乡苏维埃政府”,执行乡长杨明山,副乡长曾鹏飞,组织部长曾步青。桃江属苏区政府管辖的有灰山港、桃花江、株木潭、花果山、修山、三堂街、合水桥等地,是联县苏区中心活动区域之一。

1933年秋,湘鄂西苏区丧失洪湖根据地后,湘鄂敌军组织“联防清湖”,洞庭特区和苏维埃政府已无法活动,全部革命武装和重要干部转移桃江雪峰山建立新的根据地。

9月初,特区武装大队长胡友光(真名曾绍庭)率仅存的50余人枪向雪峰山转移,在沧水铺遭遇保安团伏击。游击队员顽强拼杀,消灭团丁20多人后趁雨夜突围,仍回洞庭湖。夜宿沅江百叶村时,又遭敌军袭击,时任洞庭特区主席的吴文暄和武装大队长胡友光阵亡,游击武装主力被冲散。此后,汉益沅联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戴春生重新集结零散游击武装,以汉寿、桃江交界山区为据点,坚持武装斗争。

为了筹集活动经费,同年10月的一天,戴春生率游击武装10多人来到桃江三官桥,抄没了当地一豪绅地主的部分财产。益阳挨户团刘介钦侦知此事后,当即派团丁几十人前往追击包围。团丁捡到游击武装在撤出时丢失的一个袋子,袋子里有一份游击队名单。敌人顺藤摸瓜相继抓捕了戴春生、孙迁锡、龙以德、郭玉民等13名干部和武装人员,后来他们全部被杀害于车前巷的太平桥。

至此,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坚持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汉益沅三县联区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遭到彻底破坏而停止活动。

资料来源:桃江县档案馆

编辑 张红莉

审核 黄 霖

监审 卢 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