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谢汉光:潜伏台湾38年,73岁返回大陆,享高级干部待遇

1987年,台湾方面宣布解除“戒严”,此后,两岸的民间交流逐渐展开。在阔别大陆近四十年之后,数十万国民党老兵选择返乡探亲,他们当初都是被迫前往台湾。时隔多年,他们大多都成了耄耋老人。在这之中,台湾高山族老农“叶依奎”趁着“开放探亲”之机,也回到了祖国大陆。

1988年12月8日,已是古稀之年的叶依奎终于踏上了故土。他的眼神悲怆,神情激动,大巴车飞速行驶在道路上,他终于能够见到朝思暮想的家人了。数个小时后,他抵达了家乡广东丰顺县老家。凭借着依稀的记忆,他找到了自己的村子。迈入家门口的刹那,屋里的人都愣住了,大家都上下打量着他,却没有人能认出他。原来,他和发妻已经分别了将近50年。

当他说出身份后,妻子早已哭成了泪人。此生此世,他还能和亲人重聚,这是何等的幸福。实际上,叶依奎并非普通的国军老兵,他乃是我党的红色特工,一位倍受上级信赖的高级情报人员。经过有关部门的汇报,中央组织部特意派人前来调查。在他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叶依奎原名谢汉光,他是华南分局安插在台中地区的一名地下党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在目睹了日军的烧杀抢掠后,16岁的谢汉光走上了革命道路。同年,他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938年,谢汉光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广西大学,因为想要在战后为国复兴农业,他便选择了农学专业,后来又转入森林系就读。

抗战期间,西南大地千疮百孔。在大后方,谢汉光每天都和同学们一起劳动,他们在兵工厂内制作弹药,随后将他们送往前线。在繁重的工作中,他力所能及地为国家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放弃学业,一有机会,他就捧起课本。四年之后,他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了。之后,他被有关部门划派去了广西省农业试验场,担任农场技工。

在那里,他专心研究农业和植物,还做出了一系列成绩。在此期间,他还接触到了国民政府的高层官员。在那里,他被国民党内部的腐败所震撼,“前方吃紧,后方紧”,这样的做派让他深以为耻。此后,他更加坚定了对革命的信心。抗战胜利后,他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开始为我党秘密搜罗情报。

后来,受到中共华南局派遣,他离开了新婚妻儿,进入台湾从事地下工作。在那里,他以农业专家的身份潜伏,向我党传递了大量情报。1949年9月,台中地区的地下党遭到叛徒出卖。一夜之间,全台的共产党员都陷入了危险境地。此后一年,保密局特务大肆搜捕我党同志,中共台湾省工委遭到了严重破坏,工委的主要领导人被捕, 陈福添、邓锡章、张伯哲等同志也先后被捕入狱。

3月29日,台中警察局又在市区内展开了搜铺。在此情况下,谢汉光提前察觉到了异样。在一位朋友家中,他躲避了三天。在城市之中,敌人设置了重重岗哨,谢汉光根本无处可藏,他只能前往荒山野岭躲藏。于是,他潜逃到了台东的一处偏僻山林小村。这里世代居住着高山族人,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持着朴素的自然生活方式。

在这里,谢汉光还用农学技术赢得了大家的青睐,他的不幸遭遇也受到了高山族人的同情。后来,该村村长索性让他顶替了失踪多年的高山族农民“叶依奎”的户口。从此之后,他改名换姓,度过了极其艰险的38年。在得知台湾当局允许老兵前往大陆探亲后,他便走出了深山,重见天日。时隔数十年,他对妻儿充满了眷恋。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

当时,谢汉光冒着极大的风险,他被台湾方面列为了一级通缉犯。一旦他的身份暴露,那么必定被捕。幸运的是,数十年过去,他已经成为了白发苍苍的老人,面目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身着高山族传统服饰,他没有引起海关的怀疑。背着一个包裹,他混入人群登上了返乡的客轮,就这样来到了大陆。

谢汉光的到来引起了上级的高度重视,作为有功之臣,他得到了组织的优待。1994年,上级为他恢复了党员身份,他的党龄也被如实记录。随后,他在地方政府补办了离休手续,享受到了高级官员的生活待遇。可惜的是,在和家人团聚了两年后,他就在家中病逝了,享年75岁。谢汉光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在他的人生晚年,能够重归故里,也是上天对他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