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宜宾首富被长子枪杀,解放后有人说:这是大冤案

民国三十一年,即公元1942年,四川宜宾发生了一桩骇人听闻的“亲子谋杀生父”的逆伦案件,此案说来十分蹊跷,到头来才知道乃是一桩不折不扣的大冤案,究竟是如何一个经过,您且听“大狮”细细说来。

话说四川省宜宾县观音区徐家乡有个大地主名叫赵铁铮,这个名字取得极好,意为铁骨铮铮。然而这位铁骨铮铮的赵大户却被人一枪结果了性命,与其同时殒命的还有他家的一个老管家,名叫曹忠祥。

说来也真是巧了,赵铁铮与曹忠祥的年龄都是五十五岁,而且都是同月同日出生,曹忠祥比赵铁铮早出生两个时辰,因此赵铁铮管曹忠祥叫声老哥。

两个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又在同年同月同日相继遭枪击而殒命,您说这还不是天大的巧合?

说到这里,咱需先掰扯几句赵铁铮的家庭成员。

赵铁铮有一妻六妾,生有七男三女,长妻与二妾是亲姊妹,娘家爹乃是清末大臣陈锡昌。陈锡昌见赵铁铮有钱有势,干脆一股脑将两个女儿一并嫁给了老赵家。

婚后,长妻生育下一男二女,长子名叫赵硕群(字业超),两个女儿分别是赵育群、赵丽群;二妾生下四个男丁,分明取名业远、业起、业奎、业述;其余庶出二子一女,取名业遥、业达、秀群。

而持枪打死赵铁铮之人,正是长子赵硕群。

赵硕群少年时期进入国民党南京陆军学校,以第十期优等生的身份毕业,娶妻吕启兰,因为婚后感情不和,这段婚姻终以离婚收场。赵硕群继而又娶成都有名的大律师刘志成之女刘友庄为妻。在其因持枪谋害生父被逮捕之后,正是岳父刘志成为其多方奔走,设法营救。

说到这里,就该正式说一说案发当天的经过了。

命案发生那天正是当家人赵铁铮的生日,子女们全都回家为父亲庆贺寿辰,唯独长子赵硕群没有回家。一打听,才知道赵硕群在一个佃户的家里商量收租的事情。

赵铁铮顿时火冒三丈,大骂竖子忤逆。原来在此之前,他跟长子赵硕群发生过激烈矛盾。本来按照祖宗的遗训,长子应该继承大部分家产,赵铁铮也的确这么做了,不但请来族中长辈出面作证,还去法院备案,许诺长子赵硕群每年可以得到田租3000石,其余儿子每人每年600石。但由于长子赵硕群执意要分家独立为生,因此赵铁铮开始对赵硕群起了厌恶之心,不想履行诺言。加之这个时候那几个庶出的儿子由于嫌自己分配的少而不断在父亲的耳边敲边鼓,致使赵铁铮想要重新进行财产分配。

这一来,赵硕群马上翻脸,拿出在法院签订的文书,要跟父亲以及几个弟弟打官司。并且将老管家曹忠祥拉到自己这边,许以高薪请曹忠祥担任自己的管家,帮自己管理收租、仓储、买卖等事宜。曹忠祥倒也乐意,于是脱离老主人赵铁铮,一心一意为新主人赵硕群鞍前马后。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父子二人已经彻底撕破脸脸皮,儿子不认爹,爹也不认儿子,而那几个庶出的儿子也都跟长兄作对,赵硕群干脆自行收租,不再跟家族中人为伍。

赵硕群的举动激怒了赵铁铮,于是不顾到家中祝寿的客人,亲率十几个家丁,携带一支二十响的“盒子炮”,几杆“中正式”步枪,气势汹汹地去找逆子赵硕群,意图逼迫赵硕群交出谷仓的大钥匙。

到了之后,赵铁铮头一眼就瞧见了原本帮自己办事的老管家曹忠祥正在跟佃户们谈话,现如今曹忠祥已经是赵硕群的人了,他这个已经过气的老主人也不用再给面子,于是上前推搡曹忠祥,并喝令曹忠祥把钥匙交出来。

曹忠祥以没有得到主人(赵硕群)允许为由,拒不交出钥匙。

赵铁铮恼羞成怒,从身边一个家丁的腰里拔出“盒子炮”,抵在曹忠祥的额头上,威逼着曹忠祥交出钥匙和手枪。原来曹忠祥有一支美国造左轮手枪,平时总是带在身边,作为防身之物。赵铁铮知道曹忠祥的枪法不错,担心曹忠祥狗急跳墙会开枪,因此不但要曹忠祥交出钥匙,还要他把手枪也交出来。

曹忠祥虽然被威逼,但仍咬紧牙关不肯妥协,并出言不逊让赵铁铮开枪试试。

赵铁铮本来就已经火冒三丈,曹忠祥这么一激,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对着曹忠祥的左腿开了一枪。

曹忠祥应声倒地,赵铁铮仍不解气,朝着曹忠祥又是一枪,这一枪打在了左边肩头上。曹忠祥一见赵铁铮动了真格,于是将别在腰间的左轮手枪拔出来,朝着赵铁铮还击一枪。

赵铁铮不及躲闪,被一枪打在小腹上,由于左轮手枪的威力太大,居然将其肚腹打穿。赵铁铮倒地之前命令家丁开火。

曹忠祥也豁了出去,滚到一处井台前,予以还击。一时间枪声大作,乱成一团。赵硕群在后院跟人说事,听到枪声后立即爬上房顶观看。这时候赵铁铮尚有一口气在,看到赵硕群之后,命令家丁朝赵硕群开枪,他要为家族铲除逆子。

赵硕群赶紧趴下躲避,响了几声枪后就安静了。赵硕群明白,家丁已经没子弹了,于是大着胆子从房上下来。家丁一部分留下,一部分回家报信,同时报告给区乡政府。

等到观音区区长易法奇赶到时,发现赵铁铮与曹忠祥已经咽气,而赵硕群也被家丁按在了地上。易法奇询问了一番,家丁一致指控是赵硕群开枪打死了赵铁铮。

赵硕群大叫冤枉,声称自己并没有开枪,但易法奇不信他的话,命人将他押到区公所。易法奇这个人急于求功,想要在自己的任期之内办成一件大事,如今发生了宜宾首富殒命一事,他认为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于是亲自对赵硕群进行审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非要赵硕群承认亲手开枪击毙生父。

赵硕群毕竟是行伍出身,见过大世面,更是条硬汉子,对于易法奇的威逼利诱毫不妥协,坚称自己无辜。这时候,赵铁铮的次子赵业远、三子赵业起来见易法奇,三人一番闭门商议之后,一面办理赵铁铮的丧事,一面跟赵硕群打官司,控告赵硕群为杀害父亲的凶手,并利用跟报社人员相熟的便利,烹制出一桩所谓“亲子谋杀生父”的逆伦大案。

赵硕群受尽了委屈,在法庭上百口莫辩,几个兄弟,还有几个到过现场的家丁,乃至几个佃户,都纷纷指认赵硕群就是杀人凶手。说赵硕群在牛棚里命令管家曹忠祥不许交出钥匙,并在争执时用左轮手枪打死其父赵铁铮,有左轮手枪和在牛棚里面找到的弹壳为证。

如此之多的人指正赵硕群一个,正义的天平开始越发倾斜,法官根据控告情况,认定赵硕群是凶手,判处其死刑。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律师再肯为赵硕群辩护,真心实意为赵硕群辩护的就只有其妻刘友庄与岳父刘志成。

刘志成为了营救女婿,不惜多方奔走,最终找到一个名叫肖大汉的雇工,这个雇工说:“幺公(指赵铁铮)先拔枪打曹管家,接着两人相互打枪,大少爷当时不在,后来才从后院来的。”

刘志成立即找到几个法律界的老朋友,并亲自去见当时宜宾地区法院的院长宋景珍,正是朝廷有人好办事,为赵硕群上诉的事情很快便通过了,肖大汉也愿意出庭为大少爷洗脱罪名。

在法庭上,刘志成将找到的新证据呈堂,肖大汉也提供了枪击现场的情况,证实赵硕群当时并不在现场,更不可能开枪射击生父。

经过一番辩论,原判的主要依据被推翻,但法院仍不能就此认定赵硕群就是无辜,因此将赵硕群关押至泸州监狱,暂停执行死刑。

这一关就是七年,刘志成的奔走全部化为无用功,赵硕群由于精神和身体遭受双重打击而一天不如一天,本来胸怀宏图大志的富家大少在这七年之间变成一个神情呆滞的病秧子。倘若不是宜宾解放,他这辈子也别想沉冤得雪。

1949年冬,解放后宜宾权利移交到人民政府手中,新法院在第一时间清查错假冤案,第一个被重审的案子就是赵硕群杀父案。经由重新审理,真相很快就被查明,这是一桩彻头彻尾的大冤案,遂改判赵硕群无罪释放。

尽管得到了新生,但已经物是人非,原本属于他的家产被兄弟们瓜分,而他的身体也已经垮掉,归根到底,都是一个“财”字作祟,倘若不是为了争夺财产,何苦父子离心、手足相残,说什么父子情、兄弟义,在金钱面前,往往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