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境】泸州古蔺:隐藏在深山里的古战场,有个“草寇皇帝”的传说

【学习强国四川学习平台】

到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永乐街道探幽揽胜,铜鼓坪确实是一处好地方,有山有水还有故事。传说中,这里曾是被当地人称作“草寇皇帝”的罗乾象修建“皇城”和操练兵马的地方。尽管只是个民间传说,但分布在山上的防御工事、扎营遗址、围墙寨门等,给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传说并非空穴来风。近年来,古蔺地方文史研究者也从当地罗姓族人保存的族谱、地方史志、《明史》等资料中探索出一些“草寇皇帝”的蛛丝马迹。

古蔺县永乐街道也将借助难得的历史遗迹和素材,推进农旅融合发展,做好脱贫攻坚的后半篇文章,持续发力乡村振兴。

铜鼓坪的寨门

神秘的铜鼓坪 “皇城”遗址已面目全非

从永乐街道出发往西华村方向,沿着崎岖的山路行驶9公里,驾车约30分钟,从海拔400多米攀升到900多米,就来到了铜鼓坪。山上零星分布着几户农家,最远的一户距离传说中的“跑马场”遗址还有几百米路程。

在村里流传着这样几句打油诗:“上是平阳好跑马,下有童子拜观音。左有铜鼓来坐镇,右有梁子来把兵”。大意就是铜鼓坪上面有一个平阳大坝可以操练兵马,山下有个童子园、观音庙,善男信女都在此处祈福;铜鼓坪左边有“草寇皇帝”罗乾象坐镇指挥军队操练、打仗;右边是永乐街道与黄荆镇交界的杉木桩梁子,可以挡住来自贵州方向的强敌。

在公路尽头下车,徒步五分钟便可到铜鼓坪的核心位置。随行向导、西华村村支部书记陈兴强介绍,铜鼓坪其实是一个长约两公里、宽约50米的大坪子,传说中,是“草寇皇帝”罗乾象操练兵马的地方。近年来,由于村民大多外出务工,无人耕种的“跑马场”已封山育林。

穿过“跑马场”,沿着小路爬上几十米的山坡,可以看到一段用石头垒起来的围墙,中间还留着一道石门。“这是传说中罗乾象屯兵的寨子,这道石门就是寨子门。”陈兴强说,这样的寨门有四道,有两道隐没在树丛中,有一道已被毁坏。目前发现的这道在寨子的中间位置。

通过寨门走进“寨子”,依旧是满眼的荒草丛和参天杉树。围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设有一个瞭望口。陈兴强说,寨子再往前就是悬崖绝壁,向右走,一公里外是山脊的尽头,叫灯杆嘴。巨石还有一个人工打造出来插灯杆的石窝。“当年罗乾象占山为王时,晚上会在这点着灯,大半个古蔺和贵州都看得见。”

沿着寨子后面的山脊往左,一公里后是炮台岭,一块巨石上留着三个石窝,据说是当年留下的插旗窝。山脊延伸到炮台岭后突然下降,对面是高高的杉木桩梁子。两个山梁的中间形成不大不小的山谷,这里是山塘沟,据说是罗乾象当年修“皇城”的位置。

“ 在修建‘皇城’时,所需的木料、瓦片全部是从当时的永乐街上运上来的。”陈兴强介绍,据老人们口口相传,当年修建“皇城”时,因为山路崎岖,罗乾象就派出上万名士兵,从山下排到山上“手接手”地把所需建材“传送”到这里。由于战乱,如今已看不到“皇城”的踪迹,不过,当年修建的水井,厨房灶台、水缸等遗迹都还在。

铜鼓坪“皇城”遗址已面目全非,引人入胜之处已不在于它的全貌,而在于其有着非同寻常的自然之美和探寻历史之趣。

“皇城”选址有“玄机” 攻可防,败可退

铜鼓坪高耸于永乐的杨柳、西华村和贵州醒民镇之间,成为三地的天然分界线。地势巍峨险峻,山脊蜿蜒起伏,山顶连成一片。

铜鼓坪大山的三面以古蔺河、龙井河为界,分别与古蔺的玉田、双溪,以及永乐龙井村接壤,往古蔺方向围了半圈形成制高点,山势极为险要;另一面则与习水翻坪、永乐的杨柳、黄荆镇的轿子顶连接,沟壑纵横,起伏环绕。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攻可防、败可退的优势,完全就是一处天然的军事要塞。

据热衷于考证古蔺地方史的罗树老师考证,从明朝起至解放初期,铜鼓坪确实是古蔺历代的军事要地。

罗乾象究竟有没有在铜鼓坪屯兵作战?罗树在翻阅史料时,在一本关于明末贵州历史的史料集——《少师朱襄毅公督黔疏草》中,发现这样一段记载:“天启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加衔副将罗乾象统兵与罗向宸、张向极战于铜鼓坪、乐用等寨……文官张向极:丞相,天启三年四月在古蔺铜鼓坪投崖死。”

短短几句话,描述当年罗乾象代表大明王朝出兵平定“奢安之乱”时,在铜鼓坪和乐用等地发生的战争还是非常惨烈,叛军在当时应该是全军覆灭,连“丞相”都在古蔺铜鼓坪投崖身亡了。

家住西华村当地,在龙井小学任职的教师孙雪峰告诉记者,他在小时候也听爷爷那代人讲过:明末一个叫罗乾象的人,本身是明朝官员,明末清初不愿降清,占山为王,准备“反清复明”。最后罗乾象被困于铜鼓坪,弹尽粮绝后战死沙场。其墓葬就在过去的龙井乡,墓碑上还刻有“五凤楼前寒贼胆、双锋宝剑照明侯”一联。

考证:罗乾象确有其人 《明史》上称他是“反贼”

既能带兵打仗,又要占山为王,罗乾象究竟是何许人呢?

近年来,罗树通过走访和查阅大量史料,初步拟出了关于罗乾象的一些生平事迹。

罗乾象是明代落红(今古蔺)的一个重要历史人物,《明史》记载:罗乾象字绍治,又字安邦,生卒年不详。其祖先自江西南昌迁仁怀县土城落业。

天启元年(1621年)九月,明朝大将奢崇明奉命调马步兵两万支援辽国。但是,心生异志的奢崇明与儿子领兵至重庆,久驻不发,并寻找机会杀害巡重庆巡抚、道、府、总兵等二十余名官员,占据重庆。接着就分兵攻打合江、纳溪,破泸州,陷遵义。然后又进军围攻成都,伪号“大梁”以反明朝。

罗乾象作为奢崇明阵营中的主将,在围攻成都之时,对奢崇明反叛朝廷行为颇有微辞,文官孔之谭秘密派人告诉时任四川左布政使朱燮元,说罗乾象愿意弃暗投明。朱燮元大喜,当即答应接见。后罗乾象被任命为仁赤路总兵。

归顺明朝,罗乾象乘夜火烧奢崇明营房、粮饷,成都围解。后来又以奇兵出其不易斩安邦彦、奢崇明于五峰山桃红坝(今叙永城南二十里左右)。因平叛有功,罗乾象被封为“卫远侯”“骠骑将军”,并建牌坊于古蔺,牌坊上提额“声先嘉誉”天启二年“平蔺元功”,该牌坊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毁。

罗树在考证过程中发现,罗乾象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从自称“大梁王”奢崇明的角度看,他是可耻“叛徒”,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但从明朝的角度看,《明史》上虽称他是“反贼”,但罗投明后奢崇明兵如山倒,很快覆灭,尽早平息战乱,为政局稳定作出了贡献。朝廷为其封官,建坊(牌坊)留名;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罗乾象焚烧五凤楼,毁灭了明代古蔺最宏伟的彝族土司官府建筑,也加速了封建社会古蔺的“改土归流”;从罗氏家族这个角度来看,罗乾象的审时度势、弃暗投明,被记载为“赤心为国”“忠义王”,避免了明军“平奢”后株连九族的“灭族之灾”,无疑也是明智之举。

如今,金铁交鸣、鼓角相闻的战争已过去几百年,铜鼓坪早已恢复往日的宁静。然而,作为历史上的一处著名的军事要地和古战场遗址,铜鼓坪似乎还没有为更多的人所认识。

铜鼓坪山下,整村脱贫后的西华村也将在现有农旅产业项目的基础上,大力发展观光农业和乡村旅游业。永乐街道党工委书记付晓峰表示,针对西华村丰富的旅游资源,通过特色农业产业带动、有机整合农产品销售、餐饮、旅游观光业的发展,逐步探索出一条“农旅融合”的特色产业发展之路。

作者:曾刚:川江都市报社;钟旭娟:古蔺县融媒体中心

来源:川江都市报社

作者单位:川江都市报社 泸州市古蔺县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