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山东大头兵的说法,汉高祖为什么不敢定都洛阳了?

在乌江逼得霸王项羽自杀之后,刘邦放眼四海,再无人是他的对手了。

韩信、彭越、臧荼、张敖和吴芮等一帮被封了王的人共同上书捧他,请他即位称帝。

刘邦再三装蒜,但是“禁不住”大家苦苦相劝,甚至以“死”威胁,他“只好”半推半就地当了皇帝。

公元前202年2月28日,刘邦在山东定陶汜水之阳(今山东曹县北)举行登基大典,定国号为“汉”(就此确定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名称)。

定陶毕竟是个小地方,刘邦开始是想把洛阳定为天子之都的,也很快就在洛阳扎下来了。

那天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小兵的说法,改了主意。

那个小兵叫娄敬,齐国卢人,在今天的济南长清一带。当时他正被派往陇西戍守边塞,路过洛阳,想要见见皇帝,说有要事相告。

当了皇帝的刘邦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架子,但也不是一个大头兵想见就能见的。

娄敬托了一个老乡的关系,一位姓虞的将军。

虞将军真帮忙,禀告了皇帝,刘邦那天心情可能格外好,说那就见见吧。

当时娄敬穿着一件羊皮袄,虞将军看他穿得不够庄重,就给他拿出一件好衣裳,毕竟是要见皇上嘛。

可娄敬说:我平时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见皇上,坦坦荡荡的,谅皇上也不会见怪吧?

于是就进了宫。

刘邦表现得很亲民,说正赶上饭点嘛,赏赐一顿好饭,边吃边聊,可乎?

吃了一阵,刘邦问大头兵娄敬,你不是有正事要说说吗?

娄敬放下筷子,说:“看样子陛下要建都洛阳,是想跟当年的周朝一样成就一番盛世基业吗?”

刘邦很得意:“然。”

娄敬郑重地说:“小人觉得,洛阳不是大汉的建都之地。”

哦?一个小兵也想聊聊这么“上层建筑”的事,刘邦心想,呵!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说。

“陛下取得天下跟当年的周朝是不一样的。周朝的先祖从后稷开始,尧封他于邰,积德累善十几代。到周文王做了西方诸侯之长,又妥善地解决了虞国和芮国的争端,从此受命于天,贤能之士吕望、伯夷纷纷归附。后来,武王在孟津会盟八百诸侯,才一举灭掉了殷。”

哟嗬!小兵肚子里还是有点货色的!刘邦微微颔首。

“到周成王即位,周公等人在洛邑营造周城,因为这里是天下的中心,各地诸侯来交纳贡赋,道路都是均等的,为的是体现天子的公道心怀。”

“选择易攻难守的洛邑还有一个用意,那就是天子必须广施德政,厚抚黎民,不需要依赖险要的地势,也为了让后代的君主有戒惧之心,不敢骄奢淫逸荼毒百姓。”

听到这里,刘邦已经坐直了身子,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周朝也确实做到了,鼎盛时期,天下太平,百姓安和,各路诸侯心向洛邑,不设常驻军队,也多年不起刀兵。八方来朝,贡赋之车不绝于途。”

“到周朝衰败的时候,分为西周和东周两小国,天下没谁再来朝拜,周天子已经不能控制天下。不是它的恩德太少,而是形势太弱了。”

“那现在定都洛阳又如何?”

“如今陛下席卷蜀汉,平定三秦,与项羽之争,大战七十,小战四十,天下百姓血流大地,父子枯骨曝于荒野。大战过后,满目疮痍,怎么能跟周成王、周康王盛世相比呢?”

“以你的意思,大汉应该建都在哪里?”

“陛下首入咸阳,以汉王而兴,更知道秦地山河之固,重关之险,况且土地肥沃,物产丰饶,纵然有危急情况,关中之地可聚起百万雄兵。所以,小人以为,陛下应该建都长安,这样即使其他地方有些叛乱,也很难攻入函谷关和潼关。”

刘邦在沉思。

娄敬笑着举了一个例子:陛下跟人打过架吧?雄居关中,就像打架的时候已经掐住了对方的喉咙再攻击他的后背,占尽先机,怎么会打输呢?

一番话,说得刘邦哈哈大笑,似乎有所决断。

临别,娄敬说:“有关洛阳之地,小人有十二字送以陛下:‘有德则易以王,无德则易以亡’,敬请陛下三思。”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洛阳为都,惟德者可居之,反过来,根本无天险可守,陛下您掂量一下自己的德行,洛阳是您呆的地方吗?

刘邦果然“三思”了,还征求了诸位大臣的意见。据司马迁《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高帝问群臣,群臣皆山东人,争言周王数百年,秦二世即亡,不如都周。”

跟他起家的那些大臣们都是崤山以东的人,不愿意跑到长安,那离老家太远了!找出的理由是:你看周朝建都在洛阳,就能称王天下几百年;再看秦朝建都在关内,只到二世不就灭亡了?还是建都在洛阳好哇。

一看群臣都愿意留在洛阳,刘邦又犹豫了。据《汉书·高帝纪第二》:“上以问张良,良因劝上。是日,车驾西都长安。”

大事不决问张良。刘邦于是征求张良的意见,他跟娄敬说的意思完全一样。

刘邦做事相当果断,当天就乘车开赴长安。

到了长安,诸事停当,皇帝想起了娄敬,把他召来,当着群臣的面说:“本来主张建都在长安的是娄敬,‘娄’不就是‘刘’嘛,你跟朕的姓吧。”

皇上赐姓,这在那个年代是至高荣誉,意思是再不能把你当外人了呵。

《史记》载:娄敬就变成了刘敬,大头兵直接被授了一个“郎中”的官职,还有个称号叫奉春君。“郎中”就是帝王的侍从官,内充侍卫,外从作战,能随时给皇上提建议,备顾问及差遣。

大头兵的传奇并没有结束。当了“郎中”没两年,公元前200年,韩王信叛乱,勾结匈奴进攻汉朝。

汉高祖派了十几批人去反复打探消息,回来都说匈奴不堪一击,可以征讨。

刘邦还是不放心,于是再派刘敬出使匈奴,结果他回来报告说:“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匈奴给他们看到的都是瘦弱牲畜和老弱残兵,我推断他们一定是把精兵都埋伏起来了,所以暂时不能出兵。”

但此时大汉朝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出征,听了刘敬的话非常恼火,刘邦大骂:“齐国来的孬种!你不过是凭着两片嘴捞了个官做,现在竟敢胡说八道乱我军心!”

于是下令把刘敬拘押在广武,他哪里能想到这倒是让刘敬躲过了一场劫难。

“白登之围”大家都知道,刘邦被匈奴大军围困在山上整整七天,彻底傻了眼,要不是陈平出奇计,恐怕就跑不回来了。

刘邦逃了命,败回长安路过广武,想起了刘敬,很认真地给人家道了歉:“不听您的意见,寡人被围困在平城白登山上,差点就回不来了。我已经把前面那十几批人都杀了。”

不能不说,刘邦能屈能伸,还是有点丈夫气的。刘敬被他直接封为建信侯,食邑二千户。

对刘敬来说,封侯的事太简单,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服饰不对,图片存疑)

当然,刘敬还是非常有见识的,封侯也是实至名归。他后来又出了两次主意,一是和亲,二是移民关中,都对汉朝初期巩固统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邦是以杀功臣而闻名的,但史书没有记载他杀了刘敬,刘敬应该是得了善终,也有记载说他晚年隐居在永寿境内的明月山。

他的墓至今尚在,就位于永寿县店头镇娄敬山,距咸阳城西北70公里。

参考书籍:《史记》《汉书》《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