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入党参军,“少年英雄”杀敌立功!几经生死不后悔,鼓励后代入党入伍

16岁入党参军,战场上几经生死,在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后才保住了性命。90岁的老党员曲九弟在年少时就经历了战争的残酷,回忆起战火纷飞的年代,曲九弟感慨万分,但也有着身为党员、军人的自豪,他表示不光自己入党参军,在他的教导下,他的几个孙子也纷纷入党入伍,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党、对国家的忠诚和热爱。

表现突出,入党时只有16岁

曲九弟是莱西市沽河街道曲家庄村人,家里兄弟姐妹一共5人,他排行老二。“我是1947年4月在南海中学读书,当时都是半工半读,我是校长于守东的内勤,负责保卫工作,校长有2支手枪,给了我1支,晚上我住外间校长住里间。”曲九弟说,当时自己的哥哥早已经参加了八路军,他也一直想要入党参军,能够公费就读南海中学,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因为在学校表现突出,校长信任他,当学校急需送一封密信去平度时,校长决定让他执行这次任务。“莱西到平度有80里路,当时是把信放在袜子底下,为了保密校长告诉我要走小路,不要走大路。那天还下着大雨,道路十分难走,雨越下越大,我摔倒了好几次,但是我一点也没退缩,最终圆满完成了任务。”曲九弟再返回学校已经快半夜,全身都湿透了。因为执行任务的出色表现,校长于守东和当时的南海专属专员崔子范决定介绍曲九弟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只有16岁的曲九弟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

积极参军,上阵杀敌经历生死

1947年7月,南海中学召开大会动员学生报名参军,因为受哥哥影响一直想参军的曲九弟借此机会实现了他参军的愿望。“本来就想参军,我又是党员,我肯定带头报名。”

参军后没多长时间,曲九弟就经历了战争的洗礼。“我当时参加了好几场战役,有海阳、栖霞、莱阳、平度、淮县战役。打海阳战役时,我们部队把国民党一直追到海边,可惜那时候我们没有大炮,眼看着敌人上军舰跑了。打莱阳战役,我们打得最勇敢,战斗也是非常惨烈,我们与敌人进行肉搏战,许多战友牺牲了,我们连最后只剩下8个人,我的棉帽子上也被敌人子弹打穿2个眼,差点打到脑袋。”在莱阳战役中,曲九弟打死了3名敌人,荣立了二等功,还到师部参加功臣表扬大会,立功喜报还寄到了村里。

战场受伤,3次截肢才保住性命

战争是残酷的,更是危险的,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可能,在战争中曲九弟失去了整个左臂。“我是在淮县战役中负伤的,当时我们师侦察连侦察到敌人有一个连在淮县南村集沙岭村烧杀抢粮。师部决定挑选最有战斗力部队117团去消灭敌人。那个时候部队没有重武器,全靠从敌人手里夺枪,谁夺了谁用。这天还没有亮,我们部队就秘密潜伏到这个村庄里,就等敌人进入我们伏击圈。”曲九弟说,战斗刚打响,敌人就用大炮猛轰,越打敌人越多,他们团部被层层包围,“其实是侦察错了,敌人是2个旅,实际有5千多人,而我们却不足5百人,敌人已经把团部封锁在胡同里。”面对重重包围,领队的团长政委带着大家一起往外冲,可惜很多同志只冲出十米多就牺牲了,曲九弟也被敌人的炮弹打倒了,并被打断了左手。后来增援的大部队冲上来,打退了敌人,救了剩下的人。”

因为当时缺医少药、医疗条件特别差,曲九弟差点没救过来。“截肢3次才把我救回来,当时的医生都说我命大。给我截肢的时候,先让吃‘梦药’,医生说我数一你就数一,酒量大的能数六、七十个数才晕,酒量小的数七八个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可以动手术了。”曲九弟说他是手腕受伤,第一次手术从手腕截肢,发现不行后又做了一次手术,直到第三次截掉了整个手臂他才被救过来。

家里“三多”,鼓励后代入党入伍

负伤后就不能继续上战场,上级领导特别照顾他,后期安置也十分妥当,曲九弟对此一直心存感激。“当年的战斗我们赢得极不容易,我经常教育孩子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这是中国共产党为我们带来的。所以要听党的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曲九弟说,他们家现在有“三多”,党员多,军人多,教师多,他们都以入党、入伍为荣,都在为祖国建设而努力。

曲九弟告诉半岛记者,他们家族的人都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为荣,子孙后辈都积极入党,自己的孙子就有3人参军,“都是从学校去参军的,孩子们也都听过我和我哥哥的经历,他们也十分向往参军,也都抓住机会加入部队。”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云天

◆编辑:王靖 审核:韩延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