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义站街人速看——洛水上的仓西古渡

【散文原创】

洛水上的仓西古渡

●李正品

仓西村位于巩义市洛水和黄河交汇处,古称洛汭。

仓西五千年前已有人类活动的文化遗存,被考古界命名为“仓西仰韶文化遗址”。1992年5月,河南省考古研究所、河南省社科院、河南省博物馆等单位,对洛水流域属于仰韶文化的伏羲台遗址,滩小关遗址、花地嘴遗址、洛口仓遗址、仓西遗址曾进行过现场实地考察。另外,1991年《中国文化报》也曾这样报道:52座战国汉晋墓群在仓西村发现。发掘报告《河南巩义市仓西战国汉晋墓》,1995年在《中国考古学报》第三期全文刊登。村子以大隋年间“粮仓巨无霸”兴洛仓西邻为名。仓西古村,名副其实。

在仓西,还曾有两个渡口。第一个古渡在仓西岭的西侧,和大隋年间的兴洛仓有着密切的关系。《隋书·地理志》记载:巩县“有兴洛仓”。《资治通鉴》更为详细:“大业二年,置洛口仓于巩东南原上。筑仓城,周回二十余里,穿三千窖,窖容八千石以上。置监官,并镇兵千人”。 《读史方舆纪要》中说:“隋大业二年于巩东南原上筑仓城,周回二十余里……亦曰兴洛仓……”宣州刺史裴耀卿曾在《唐书·食货志》中曰:“今汉、隋漕路,濒河仓廪,遗迹可寻,可于河口置武牢仓,巩县置洛口仓”。《河南府志》也讲:“隋置仓于巩者,以巩东南原上,地高燥可穿窖久藏,且下通河洛漕运也。”民国《巩县志》“隋初,漕关东之粟以实京邑,有洛口仓,唐因之”的叙述。

洛水绕洛阳而过,洛阳是隋朝初期的陪都又是隋朝后期的首都。随着城池的修建和多条运河的开凿,洛水通过运河沟渠,把黄河、长江、淮河、钱塘江、海河五大水系贯通一体,南方的粮食北运,储存兴洛仓。兴洛仓的储备,又转向长安、向开封向东北进行输送。在仓西东岭,兴洛仓祭拜仓神的敖神祠,不远处的蚂蚁坡;仓西西岭的流粮坡,无不和兴洛仓有着唇齿相依的密切关系。仓西古渡就在流粮坡下边的洛水岸边。山上的粮食,从流粮坡的槽子飞流直下,可直接装船,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站在巍峨的仓西岭上,望洛水西南而来,绕过仓西嘴,东北和黄河相汇。让时光倒流,穿越1500年的仓西皇家古渡,东南可通向济水运河通济渠,顺水可直通江浙。东北可通向汴水永济渠,抵达齐鲁之地至海口,大半个中国的漕米都可在兴洛仓进进出出。当时的仓西古渡,可以说是烟渚迷障,舟船连横,异常繁忙。到了大唐贞观十一年,隋朝己亡20年,隋文帝己死33年。从仓西古渡运出的兴洛仓谷米,仍在供大唐子民食用,李世民曾说,兴洛仓让全国吃了上百年。由此可见,仓西流粮坡仓西古渡也为大唐服务了百余年。

秀美的洛水在洛神赋淡雅的旋律中从龙尾山西北缓缓而来,绕过仓西嘴,回望一下土崖上那株汉代古柏,侧侧身,奔向偏东方向的黄河,山下的石坝,沿河的河洛大堤,送了一程又一程。仓西滩南北马路爬过北大堤,走了一条先南北再东西最后又南北走向的辘轳把形状,渡口就到了眼前。在此西望洛水,不远处的石河道、康店、石关,东眺北窑湾、七里铺、洛口,古时候就是兵家逐鹿中原的主战场。李密和王世充在这里决战,捻军在这里厮杀,日本鬼子从这里兵发洛阳……有的人在这里天堑横渡,有的人在这里葬身鱼腹,唯有龙尾山尽头,仓西岭上累累尸骨的一声长叹,伴随着洛水的不尽哀怨日夜奔流。仓西村对岸的北魏石窟寺,崖壁上美轮美奂的飞天石雕,旷世绝伦的帝后礼服图闻名中外。出石窟寺门外向东,到了七十年代末期,这个渡口仍在使用。

《史记·五帝本纪》称三皇五帝中的舜帝,以孝顺宽厚名扬四方,还和仓西滩古渡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文中叙述,舜的父亲瞽叟,是个盲人,母亲很早去世。瞽叟续娶,继母生弟名叫象。舜生活在父亲心术不正,继母两面三刀,弟弟桀骜不驯,几个人串通一气,欲置舜于死地而后快的困境里。瞽叟让舜修补仓房的屋顶,却在下面纵火焚烧仓房。舜靠两只斗笠作翼,从房上跳下,幸免于难。瞽叟让舜掘井,井挖得很深,瞽叟和象却在上面填土,要把井堵上,将舜活埋在里面。幸亏舜事先有所警觉,在井筒旁边挖了一条通道,从通道穿出,才幸免于难。舜帝不仅没有责备父母和兄弟,反而一如既往,孝顺父母,友于兄弟;而且比以前更加诚恳尊爱。乡邻们为舜帝的举动所感动,纷纷聚集在舜帝的周围,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了城镇。四方的诸侯为舜帝的天性仁孝所感动,一致向尧帝推荐,可以将皇位禅让给舜帝。尧帝的儿子朱丹听说后,起兵追杀舜帝,舜帝只身向登封阳城方向逃亡,奔命于南河洛水时,大浪滔天,无舟楫渡船可用。在命悬一线之际,天空忽然升腾一朵祥云,有人说是女娲,有人说是普世观音,把舜帝轻轻托起,过了黄河洛水,躲过一场灾难。丹朱只好作罢。因宫廷内外心向舜帝,诸侯大臣渡河洛向舜帝汇报天下大事,朱丹成了空架子,仅仅当了两年的帝王。舜帝感激上天的搭救之恩,为了方便一河两岸子民的来往,在南河洛水蒙难处,修建了人工摆渡的渡口。南岸称仓西古渡,北岸称南河渡。七十年代末期,恢复高考之前,流经巩县的洛水之上并无桥梁,沿线星星点点的人工摆渡船摇来摇去,丰富着飘起的诗情画意,点缀出渔舟唱晚的洛水佳景。

1978年我考大学离家之后,洛水之上,先后建造了康店大桥,连霍高速伊洛河大桥,石河路洛河大桥,焦作巩义伊洛河特大桥,沿黄快速通道伊洛河大桥等等,洛水上的古渡木船旋即沉没,一去不回。在喧嚣繁杂的笛鸣烟尘之后,空留儿时的无限惆怅默默东流。据悉,目前还有康店芝田公路大桥等多条桥梁正在修建规划之中。洛水流经巩义全境4.5公里,不足一公里的河面,就有一道钢筋水泥的“紧箍咒”,强加给洛水这条古老的河流。这让委婉动听的《洛神赋》顿然失色;在回归大自然的追求中,也让许许多多美丽的想象顿然止步。人生,三两步就是天堂,总有人心事重重,为在意走不出迷境。洛水总比人生更长一些吧,无论你随意去添加去涂抹些什么,如水的流年啊,丝毫不能阻止或者影响走向黄河扑向大海的坚定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