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摄影家张久国:用镜头记录鸟类之美

人物简介:张久国,丹江口市人,1960年生,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丹江口市、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十堰市市直部门工作,现已退休。出版有《山水遥望》、《白鹭家园丹江口》、《邂逅龙山》、《大美金蟾峡》、《神农架大九湖鸟类鉴赏》等画册。作品《孤独的白鹭》在美国奥斯汀国际摄影展中获优秀作品奖。

偶遇上万只白鹭,定下拍鸟决心

张久国1960年出生于丹江口市杨山的一个山村。在儿时的记忆里,他对鸟类的印象格外深刻。“那时候,房前屋后的大树上总有喜鹊搭窝,家燕会在房梁或屋檐下筑巢,翠鸟在树枝上伺机捕鱼……”张久国说,很小的时候,他就想把各种各样的鸟拍下来,因此,上班不久便攒钱买了一部相机,自己摸索着练习摄影。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刚开始摄影时,张久国每天用这句话勉励自己。由于曾在丹江口、武当山特区、十堰市直部门工作,工作流动性较大,一直没能够静下心来研究摄影,所拍摄的题材也较为广泛,但每天拍摄的习惯一坚持就是几十年。

蓝喉蜂虎

2013年秋天,张久国在丹江口市拍摄时,看到上万只白鹭在田野中齐飞。“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白鹭,成片的小精灵时而盘旋,时而停留歇息,那个场景深深震撼了我。”张久国说,他赶紧拍了下来,但由于相机配置原因,加上第一次拍这么鸟没有经验,图片并不是很出彩。

回到家后,张久国查询得知,白鹭是“生态鸟”,“就是说,白鹭的出现,说明当地环境宜居、没有污染。”他决定今后做一个专拍鸟类的摄影“发烧友”,把十堰的良好生态展现在世人面前。

全身心拍鸟,风餐露宿是常态

2018年,张久国正式退休。于是,他购置了大量专业设备,全身心投入拍鸟。

自从购置了新设备,风餐露宿成了他的生活常态。他常说:“扛起30多斤重的设备,我就是一支‘军队’。”

须浮鸥

红嘴相思鸟

2019年,张久国决定前往十堰周边的高山中拍鸟。他身着迷彩服,窝进山顶的一片丛林中,举起相机,任由汗水如注。不一会儿,他听到了一种从没听过的鸟叫声。拿起相机找寻许久,终于找到了那只鸟。“那只鸟我从来没见过,只觉得它的叫声很好听。”简单拍下后,张久国出于好奇通过手机询问了几个朋友,得知这只鸟叫眼纹噪鹛(méi)。由于距离较远,张久国并没有拍下很清晰的照片。于是,他便学起眼纹噪鹛的叫声,试图通过声音让鸟靠近些。

果然,那只鸟飞到了距离张久国不到3米远的地方。“我估计是我的叫声让它觉得我是只鸟,要侵占它的领地,飞过来想驱赶我。”张久国笑道。

就在这只眼纹噪鹛“端详”张久国时,他悄悄拿起相机照了几张。待这只鸟反应过来飞走后,张久国发现他捕捉到了眼纹噪鹛呆萌的表情,十分可爱。

董鸡

已拍过300余种鸟,会一直拍下去

这次的经历,张久国称之为“鸟缘”。“其实,所谓的‘鸟缘’就是自己与拍摄的鸟类的缘分,缘分到了自然拍得到,所以不必强求。”张久国笑道,他的“鸟缘”还不错,至今已拍过300余种鸟类,包括金雕、中华秋沙鸭等多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目前光相机我就换了十几部,大大小小的镜头、三脚架更是换过不计其数。”张久国说,他拍鸟只是为了记录生物的千姿百态,很少会用自己拍的照片去挣钱。但是,由于照片质量高,拍摄的鸟类十分珍稀,不少比赛主动找上他。“我希望我的鸟类照片主要还是做科普使用。”张久国说道。

拍摄鸟类8年,张久国已积累了大量素材,他也尝试着出一些书籍来收藏这些珍贵照片。就在3月底,张久国的《汉江观鸟》正式出版。“书不对外售卖,都是赠予爱好鸟类、保护自然的朋友们。”

张久国的拍鸟生涯还将继续下去。面对未知,他充满期待,希望能持续追寻到精彩和感动。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属于黄土高坡,属于高原雪域,属于广袤草原,属于河流山川,属于空中精灵飞越和到达的每一个地方。

(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 记者 周仑 图片由张久国提供 编辑:艾蒿)

举报/反馈

【来源:十堰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