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故事” 征文|缅怀舅舅徐恭轩|作者:常志海

舅舅刚参军时的照片

舅舅徐恭轩,1930年农历六月初六出生,济源市思礼乡北姚村人。1947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9年5月入党。历任太岳军区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学员、文化干事、组织干事(助理员)、秘书、炮兵石家庄基地政治处干事,炮兵北京科研所某研究室副主任(副团级),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85团副政委(现役军人)、新疆军区陆军步兵学校政治部秘书处处长、合肥炮兵技术学院政治部秘书处副处长,学员队政委(正团)。1982年,退出现役转业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任审判员(正处级),1990年12月离职休养,享受副厅级待遇。舅舅离休后被聘任合肥市第一律师事务所特邀律师。继续发挥余热,为社会贡献力量。

2018年年底,舅舅因病医治无效在合肥逝世,享年88岁。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副院长(女)以及舅舅生前的战友、同仁、故交、部下等20余人参加了他的追悼会。我专程从北京赶往合肥,参加了舅舅的追悼会。

在我的少年时代,舅舅是我心中的英雄与传奇。我父母亲经常夸赞舅舅,说他对于地里的农活例如犁地、耙地、种植、锄地、施肥、收割等,样样皆会。他17岁参军之后,在军队的立功嘉奖喜报,寄到北姚村外祖父家。母亲却把拿到我们家,贴在墙上和箱盖上。这些,我少年时的记忆很是深刻。

在我青年壮年时代,舅舅是我心中的老师与首长。当年我所在的部队(情报部队)驻地是在北京延庆县的大山沟里,到那里看望过我的亲人与亲戚极少,除了我母亲带着妹妹巧云,带着卢素玲(我的未婚妻)之外,舅舅也曾去看望过我。他以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军人的身份,与我的直接领导、大队(营)政委周长寅交流,勉励我努力工作。他还在操场上玩篮球,锻炼身体。

文革结束后,1978年春,我在空军军政干部大学(即如今的空军指挥学院,位于海淀区)学习马克主义哲学时,舅舅也专程到学校看望我,鼓励我好好学习!

在我进入知天命之年之后,舅舅与我,似乎成为了朋友与亲人的关系。

记得1998年秋,我在合肥庐阳饭店组织召开行业协会换届大会。利用会议间隙,到舅舅家做客,舅舅、舅妈及全家在一家餐馆设宴款待我。舅舅又和我一同到庐阳饭店。晚餐时,居然好几位服务员向舅舅打招呼,而且赞扬他的交谊舞跳得好!

2000年,舅舅前来北京参加他的老首长、老红军、老战友储约章先生的追悼会。之后,小住我家,他居然不顾70岁高龄的年纪,冒着夏日炎炎的暑热,骑着我们家的二八式永久牌自行车,走访了好几位老战友。

他的这种精气神真令我佩服!

舅舅的嗜好是抽烟,喝酒。晚年时,这两个嗜好都消失了。他离休之后,也享受到国家改革开放的成果,跳交谊舞,唱京剧,走亲访友,闲不下来。

近日翻阅《济源党史人物》(第二卷),书中有如下记载:舅舅先后荣获解放勋章、解放华北纪念章、解放西北纪念章、解放西南纪念章各一枚,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他真是戎马一生,为新中国诞生,为新中国的国防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舅舅1955年在全军授衔时被授予中尉军衔,他与妻子钟慧琴的合影照。

舅舅、舅妈(也是五十年代参军,后经过考试考核被部队保送到河北大学读书——校址在天津。从学校毕业后脱掉军装,转入教育战线工作)他们育有两子一女,均组建家庭,生活安定幸福。

舅舅虽然离开了尘世,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但是,他的心灵没有停息,总会在不经意间,与儿女,与亲人在白天或梦中的某一个瞬间闪现交流着……

舅舅的思想没有中断。他毕生奋斗,革命一生;虽无书籍留存于世,但是他言传身教,他的思想却会深刻而长久地影响儿孙和亲朋好友;他的优秀品德,会在儿孙亲人和友朋中永久流传!

作者简介:常志海,毕业于南开大学,从军17年,在民政部退休。平素钟情文字,偶有作品发表或获奖。

监制:孔繁茹 李四海

审核:刘帆

责编:王广厚 姜燕

编辑:陈丽 李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