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袄军英雄李全因何成了金朝、南宋与蒙古帝国的“三国”叛将?

作者:陈二虎

一、李全北海起义兵

金末,山东潍州北海(今山潍州)李家庄,有兄弟三人,老大李瑞,老二李福,老三李全,兄弟三人自小习武,并以贩马为业,为人仗义,豪侠乡里,远近闻名,其中老三李全武艺超群,一条镔铁枪,出神入化,据说这镔铁枪是当年金朝猛将抹撚史圪搭所用,时称“长枪副统”。

金朝泰和年间,抹撚史圪搭随平章政事仆散揆反击南宋,随后在和州大战中,不幸中暗箭而死,所使铁枪遗失在河中。

后来李全贩马到南宋边境,在河中洗马之时发现了这条镔铁枪,重约五十斤左右,李全认为是天赐神器,每日苦练枪法,独创李家枪,纵横无敌,人送绰号“李铁枪”。

当杨安儿在山东举起义旗之时,让李全也萌生了想法。

就在这时,蒙古兵马杀到潍州地界,李全的母亲与长兄都被如狼似虎的蒙古铁骑所杀,李全愤而与仲兄李福聚集几千难民,也以红袄为标识,反金抗蒙,保全乡里,由于这李全弓马娴熟,骁勇善战,又善于用兵,手下聚集了刘庆福,国咬儿(就是国用安)、郑衍德、田四等人,很快就成为山东红袄军的中坚力量。

当蒙古铁骑撤兵,金廷派仆散安贞率军镇压红袄军起义,杨安儿兵败准备退到岠嵎山,乘船时被金廷收买的奸细舟人曲成击落水中淹死,余部由杨安儿舅舅刘全、杨安儿侄子杨友以及将领张中忠、汲君立、阎通、董友等人拥立杨安儿的妹妹杨妙贞统领,继续抗金。

杨妙贞年轻美貌,聪明机智,泼辣敢为,在军中极有威信,并且武艺超群,一杆梨花枪神出鬼没,盘花掠影,着实了得,自称一杆梨花枪天下无敌手。

当时的红袄义军分成许多股,各自为战,有时彼此间为争夺地盘也相互攻杀。

二、磨旗山比武

杨妙贞率红袄军转战到莒州的磨旗山(今莒南县东南的马髻山),见此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便于驻兵,便于此建立根据地。

当时金廷全力镇压山东红袄军,不仅动用正规部队,地主武装“花帽军”也参加了镇压行列。另一支红袄军首领刘二祖也战死,余部接着抗金。李全也带义军辗转来到磨旗山下,早闻杨妙贞之名,又听说这女子自称一杆梨花枪天下无敌手,李全内心是一百个不服,自信自己才是一杆铁枪无敌手,便到山前点名向杨妙贞挑战,一比高低。

只听山上三声炮响,寨门打开,一队队身穿红袄的义军策马而出,列开阵势,随后两员大将共拥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将来到阵前,上首的是刘全,下首的是杨友,这女将便是杨四娘子杨妙贞,马鞍桥上横着一条亮银梨花枪,雕弓羽箭,着实威风凛凛。

杨妙贞知道这李全也是一条好汉,率领的也是红袄军,就劝其与她联合抗金。

这李全非要见识一下杨妙贞的枪法,一比高低。

于是,二人纵马,开始过招,一个镔铁枪,枪沉力猛,宛如猛虎出山,一个梨花枪,枪利招奇,好似神龙行云,你来我往,两军将士摇旗擂鼓,斗了两天两夜,李全本打算三招两式就拿下,不料,这杨妙贞的枪法玄妙无比,巾帼不让须眉,不仅没占到便宜,还差点被杨妙贞的枪刺到。

第三日吃过早饭,手下国咬儿在他耳朵耳语了一番。李全上马持枪又来挑战,斗了约一个时辰,杨妙真发现这李全有点气喘,便枪枪紧逼,李全用铁枪拨开杨妙贞的梨花枪,带马就走,杨妙贞那里肯放,放马便追,两匹战马一前一后在山路上驰骋,就在杨妙贞就要赶上的刹那,杨妙贞的战马被绊马索绊倒,杨妙贞被擒。

两个人在打斗的时候就彼此敬佩对方的武艺高强,在刘全等人的牵线下,二人结为夫妻,两支义军兵合一处,统归李全指挥,杨妙贞鼎力辅佐,并肩策马,双枪并举,开始了更加壮烈的抗金斗争。

三、李全归宋

红袄军很快壮大到一二十万人,威震山东,引起南宋,金廷与蒙古三方的高度重视,都想把红袄军纳入自己的势力,纷纷派出使臣前来招降。

蒙古人来过,女真人来过,封官许愿,但李全夫妻还是有民族气节,斩钉截铁地对金廷使臣说:“宁为江淮鬼,不为金国臣!”

可以说,李全夫妻心系南宋,然而南宋政府,偏安江南,君臣对金廷统治下的汉人不信任,宋朝派来的使臣轻视红袄军,据说宋使以大国使臣摆架子,见杨妙贞亲自端茶上来,竟然要伸嘴来喝,企图羞辱非礼杨妙贞,杨妙贞怒而拔剑刺死这个使臣。

面对烽火狼烟的局势,李全与杨妙贞经过考虑认为还是接受南宋的招安,于是,率部归宋,红袄军改称“忠义军”,被任命为京东路忠义总管、武翼大夫,京东路兵马副都总管,率兵与金廷地主武装花帽军将领完颜霆(也就是李霆,花帽军是郭仲元的私兵,战斗力颇强)激战,又协同宋将高忠皎等人先后攻克海州、莒州、青州等地。

南宋嘉定十二年(公元1219年)二月,金军大举南侵,南宋淮西一带危机,李全率手下“忠义军”,也就是红袄军自楚州回师杀入山东,与金兵大战。

破金军于嘉山,与金将乞石烈牙吾塔大战于涡口,又与金将仆散安贞激战于化陂湖,三战三捷,随后又劝降金廷将领张林,使山东境内的青、密、莒等十二州归宋,为南宋扩充实力,收复山东功劳巨大,被任为广州观察使,京东路兵马都总管。

然而,腐败的南宋君臣,根本就不信任李全,处处排斥打击,深恐李全势力壮大后反宋,命令李全的顶头上司楚州制置使(先后换了几任:贾涉、许国、刘王卓等七八个),代表皇帝任意为之,或西面三刀,或凶狠奸诈,根本就没把红袄军当自己人,克扣军饷,不供给军需。

红袄军将士怨声载道,产生不满情绪,多次与制置使及有关官吏发生冲突,将士们义愤填膺,还杀死那些为虎作伥的官吏,因此令南宋君臣阴谋想除掉李全夫妻及有关将士,还挑拨李全手下将领的关系,制造分裂,派刺客暗杀,要不是李全与杨妙贞机警,会遭毒手,也让李全与南宋的关系离心离德。

四、悲凉的结局

南宋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李全率红袄军(忠义军)在山东与蒙古军大战,后被围困在青州,大小百余战,气壮山河,蒙古郡王带孙与木华黎儿子孛鲁先后率援军到达,形势严峻,蒙古大军“筑长围,夜布狗砦,粮援路绝”。

李全派其兄李福杀出重围回楚州搬救兵。然而,南宋当局见死不救,就是不发援军,并且认为这是兼并李全部队的大好时机,策发了李全原来手下将领夏全陈兵楚州城下,这夏全暗中收买了红袄军将领张林、刑德等人,偷袭了李全的府邸,杀死了李福以及李全的次子和李全的小妾,杨妙贞刚好没在府上,逃过一劫。

李全在青州苦苦支撑,闻宋军袭击了“忠义军”,兄长李福与儿子等人遇害,不由大怒,愤而投降了蒙古,被任命为山东淮南行省,代蒙古专制山东。

李全随即率军攻打楚州,杀死张林、刑德等人,为兄报仇。李全降蒙,完全是被南宋君臣逼的,内心还是心系南宋,审时度势,又一次归宋,但南宋完全对李全失去信任,又一次逼反李全。

李全怒发冲冠,起兵攻打盐城等地,一下令南宋当局慌了手脚,连忙派人安抚李全,又封他为节度使,答应给一万五千人的粮饷,企图让李全退兵。

李全已经看透南宋君臣的丑恶嘴脸,愤然说:“朝廷拿我当小孩子对待,哭了就喂个果子!”

南宋君臣见李全不肯罢休,又恐慌又恼怒,立马集结大军进剿。两军在扬州城外大战,宋军见李全骁勇善战,便玩阴的,安排宋将假装向李全投降,引李全攻打西门,暗中在西门埋伏了数千精兵。

李全不知是计,率一哨人马长驱直入,刚一入城门,伏兵四起,李全方知不妙,连忙回马,不料坐骑陷入泥沼中,被追上来的宋军一阵乱枪刺死,可叹一代枭雄,就这样死于非命。

李全,一生都在矛盾中求生存,最终成了金廷、南宋与蒙古的“三国”叛将,悲凉地给自己划了一个问号!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