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丨特斯拉起诉小鹏前员工后续:一场荒诞的闹剧最终以和解收场

腾讯新闻《一线》 王潘

4月16日,特斯拉前工程师、小鹏汽车前“感知负责人”曹光植的辩护律师周五发表声明,称特斯拉已同曹光植达成和解协议。特斯拉在2019年起诉曹光植涉嫌窃取与Autopilot相关的商业机密,并将其提供给中国电动车公司小鹏汽车。

特斯拉起诉曹光植最终以和解收场,证明并没有从这场诉讼中获取任何证据,包括对小鹏汽车或明或暗的指责,两年的调查结果显示,这最终只是一场闹剧。

根据特斯拉与曹光植达成的和解协议,曹光植为其行为向特斯拉道歉,承认受雇于特斯拉期间,他把特斯拉的Autopilot源代码上传到他的个人、基于云的存储账户中,但表示他在离开特斯拉之前试图删除源代码,他对源代码的任何保留都是无意的,并且他没有向小鹏汽车或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源代码或为其利益使用源代码。双方已达成和解协议,以解决该诉讼中提出的所有索赔,该协议的条款是保密的。

曹光植的辩护律师在声明中表示,曹光植对这一结果非常满意,他很高兴和解协议最终驱散了特斯拉在提交此案时对他的怀疑。他对特斯拉的诉讼给小鹏汽车造成的不必要的伤害表示歉意,并对在这场诉讼中支持他的同事表示感谢。

这次和解在法律上用的是“dismissal with prejudice”,也就是说这次是实质性和解而不是程序性和解,特斯拉以后将无法根据同一诉讼理由再次起诉曹光植了。

在特斯拉2019年开始对曹光植提起这一诉讼后,小鹏汽车曾向特斯拉出示了各种信息——甚至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传票几个月前——回应特斯拉律师的要求,以协助解决该案。

2019 年 6 月,小鹏汽车提供了公司发给曹光植的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并自愿制作了涉及曹的电子邮件以及其他文件。自 2019 年 6 月 7 日起,特斯拉及其法证调查供应商一直持有曹的硬盘进行取证审查。

小鹏汽车曾在2020年4月25日的公开声明中表示,自诉讼开始以来,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

如今,无论是在和解协议还是曹光植的最新声明中都表示,曹光植并没有提供给小鹏汽车任何自动驾驶代码,特斯拉也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曹光植甚至对小鹏汽车被无端牵扯进来表示内疚和抱歉。

实际上,随着小鹏汽车两款量产车(G3和P7)的交付以及OTA不断升级,过去两年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路线逐渐为众人所知,小鹏汽车和特斯拉在自动驾驶路线上存在截然不同的选择路径,而且小鹏汽车目前的自动驾驶功能是依靠全栈自研实现的。

外媒此前详细对比了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路线,发现无论是在泊车识别、传感器识别与控制、全局定位、处理器还是车内感知等环节,小鹏汽车与特斯拉都存在路线上的明显差异。

实际上,过去两年小鹏汽车在整个软件和智能化方面都展现出了自身研发实力。在众多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汽车通过良好的售前售后服务口碑摘下了“服务”一词的标签,小鹏汽车则摘下了“智能”一词的标签,小鹏汽车在语音识别与交互、自动泊车等方面做到了业内领先,包括领先于特斯拉。

过去几年,特斯拉还用同样手段起诉过至少其他四家竞争对手(包括Fisker,Rivian等),在曹光植的这件事情上,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一场荒诞的商业闹剧最终以和解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