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神坛崩塌 那几年数万流浪獒横行青藏 高原城乡草场藏狗成灾

作者王天祥授权发表

藏獒,曾经的一个很时髦的狗名。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至2015年二十多年间,无论城乡,谁不知道藏獒是“最厉害”的狗的名字?

藏獒,曾经的一种神秘动物。世纪之交前后,无论城乡,无论见识过和没有见识过藏獒的人,都知道了藏獒是产自雪域高原的神秘甚至神奇、神圣的动物。

藏獒,曾经的身份象征。无论城乡,谁若是项上戴一根粗粗的大金链子不再算土豪,但如果手中牵着一头威风凛凛的藏獒,那么,他必然令人侧目,身价倍增。

藏獒,曾经是致富的财神。看到藏獒,人人津津乐道的藏獒的身价——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元一只的价格,已经不是令人咋舌,而是令人惊掉下巴。

★曾几何时,獒坛神话崩塌,雪域高原藏狗成千上万

2015年,我到雪域高原的青海采风时,那里新闻文化界的朋友便和我大谈“藏獒”这种地域特色经济的兴衰——

市场经济,大浪淘沙。从2007年到2013年,被商家极力炒作起来的藏獒经济的泡沫,一个个迅速破灭的速度,比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快,于是“藏獒经济”的神坛轰然垮塌。

要知道,“藏獒横行”之时,最出名的藏獒名犬产区青海玉树十之六七的居民从事藏獒繁殖。一只最好的藏獒高达上千万元的要价。名狗交配一次的价格是二十万元!甚至有些牧民也不再饲养牛羊而繁殖藏獒。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商有波谲云诡。从雪域高原到全国各地,一个个藏獒养殖商手握的金疙瘩,一下子变成了烫手的火球,想抛售无人问津,想饲养耗费不起,只好将其送进雪域高原,让它自生自灭。

于是,数万只纯种的、杂交的、高贵的、普通的藏獒,一下子成了身份平等的“藏狗”。它们不再是得意洋洋、威风凛凛、食来张口、挑挑拣拣的财神狗,而是成了影响青藏高原上城市居民、寺庙僧众信徒、高原百姓生活安全的“流浪狗”、“危险狗”、“讨厌的高原土狗”。

★朋友说,政府曾采取多种措施分流流浪藏狗

朋友对我说,自2010年后,青藏高原的流浪藏獒最少也有数万头,2013年达到高峰。你可能会认为,青藏高原幅员辽阔,仅西藏就有122多万平方公里,青海也有72万多平方公里,区区数万头流浪狗一旦分散开,所见寥寥无几,无须大惊小怪。其实你想错了。藏獒是群居动物,对人类有着极大的依赖性。所以,这些流浪狗基本汇聚到人烟稠密的城镇乡村、寺庙和牧区草场。它们知道,有人类就有吃的。这是狗们的思维基因。

我问,既然藏獒暴增,流浪成灾,政府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呢?朋友说,如果当地政府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你这次来恐怕都要受到流浪藏狗的伤害。当年,政府一发现问题苗头,立即采取了如下措施:

第一,由政府和寺庙联合举办“流浪狗收容站”,这一措施有效地解决了大部分流浪狗的问题。但是,由于流浪狗太多,藏獒的食量太大,各地的流浪狗收容站都有些办不下去了。钱从何来?当地政府和寺院都负担不起了。你一定看过网上的录像——玉树流浪狗收容站一到喂食时,饲养员用铁锹一敲食槽,上千条流浪狗立刻风起云涌地呼啸而至。刚刚投上食物不消半刻,七条狗食长槽立刻被舔得干干净净。没有吃饱的流浪狗们虎视眈眈地看着饲养员,那贪婪的眼光令人不寒而栗。

第二,号召爱狗的藏民积极收养流浪藏狗。所以,很多城镇的居民都收养了流浪藏狗。这对分流流浪狗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第三,号召牧民收养流浪藏狗。牧民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他们牧放牛羊需要护牧犬。这样又可以分流一些。

第四,给母犬做绝育术。这些流浪狗的繁殖能力超强,年年生出若干小狗崽,为了猎食,母狗常常发疯地攻击牲畜。所以,政府只好组织有关部门给母犬做绝育术,这样可以有效遏制快速增长的流浪狗数量。

我冒失地问,不可以反输内地一部分吗?朋友笑着说,你的意思我明白。内地人饲养大型犬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内地人喜欢吃狗肉。但是,作为肉狗输入内地的建议刚一提出,就遭受到信教和爱狗的藏族人民的强烈反对,所以此路不通。朋友补充说:好在经过几年的努力,现在那来势汹汹的藏獒流浪潮终于消退了。一是政府和寺庙的救助收容措施得力。二来通过绝育术和藏獒间生存竞争和自然淘汰,现在流浪狗的数量骤减。你沿途看到的藏獒,那是残存的流浪犬了。

★藏狗袭击人畜,曾经的一大公害

朋友介绍说,当年雪域高原的流浪藏狗成灾,不仅是因为流浪狗太多,而且已经形成了危害人和牲畜的灾害。各地上报的事件和新闻披露:许多地方的行人遭遇流浪藏狗的攻击,譬如青海省囊谦县一个八岁的女童被藏狗攻击身亡。西藏某地有名五岁孩童遭遇藏狗攻击身亡。许多人的胳膊好腿被流浪狗咬伤。无论青海和西藏,许多中小学生都不敢独身上学下学,他们成群结队地行走时,都要手中抓一块石头,以备随时投掷进攻他们的流浪狗。

朋友说,记得他采访当时的中学生时,同学们讲,有时走路就会遇到三五成群的流浪藏狗。站到高处扔下一块食物,就会引起疯狂跑来的多少只狗打群架争夺食物。

朋友曾采访内地开车来高原旅游的驴友,他们说:中途停车休息,一边吃东西一边观赏高原风光时,竟然招来了一群流浪藏狗的围观。它们伸长脖子嗅闻着,眼睛贪婪地盯着我们手中的食物虎视眈眈。它们越凑越近,貌似要强抢我们手中的食物,吓得我们只好扔下食物匆匆钻进汽车,身后传来狗群争夺食物的厮杀声。回头看时,竟然发现有几只藏狗拼命追车……

采访居民时,他们说,最严重时,他们出门行路都要手持木棍,随时准备反击攻击他们的藏狗。那时,人们常常会看到流浪狗口中叼着藏狗的大腿躲避着后边流浪狗的追击,也会看到一群藏狗在疯狂地撕咬着争吃死去的藏狗的尸体,不知那是病死的还是咬架被咬死的。至于流浪狗收容站中,饥饿的藏獒互相残杀,抢食弱者尸体的事情层出不穷。

朋友陪同我到玉树高原草甸牦牛牧区采风时,那里的牧民说,前两年常有流浪狗进入牧区,咬死过他们的小牛犊。有时打都打不走。

★藏狗严重传染包虫病

新闻界的朋友告诉我,藏狗是传染包虫病的的最有效的媒介。这些流浪狗到处流浪,到处拉撒。它们的粪便中带有大量的包虫病菌,很容易沾染到草原上,然后又传染给草原上的野生动物、牛羊牲畜和护牧犬以及人。

朋友说他曾经专门请教过的有关专家医生说,包虫病十分可怕,是棘球绦虫的幼虫寄生在人体所致的一种人兽共患寄生虫病,称之为地方性寄生虫病。狗是终宿主和主要传染源。在流行区,狗的感染率一般为30%~50%。狼、狐等主要是野生动物中间的传染源。

他说着,把手机上存档的一份青海省果洛州当年的流行病存档转发给我。资料显示:未经治疗的泡型包虫病10年病死率高达94%。2008至2013年,流浪狗较为集中的青海果洛州局地,每8人中就有1人感染包虫病,系世界包虫病流行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朋友说,当然,现在好了,由于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这种因为流浪藏狗引起的爆发性包虫流行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绝大多数患病者已经治疗痊愈。

★流浪藏狗回归自然后在雪域高原形成了一股破坏原生态的力量

许多藏獒被人送进高原后,经过数年优胜劣汰的磨炼,重新回归了自然猎捕状态,野性和战斗力大大提高。有些藏獒就深入了到牧区的深处,成了自然猎捕为生的野獒。

与雪豹争食。朋友说,雪豹是大型猫科动物之一,是大西北地区活动在雪线上下的一种顶级猎食动物,故称雪豹。雪豹一般不深入草原,基本在雪线上下的高山峭壁和丘陵上猎捕岩羊为生。你一定看到过网上的视频:有只雪豹好不容易跟踪、潜伏、堵截,最后以闪电般的突击方式捕获了一只岩羊,可是一抬头,几只流浪藏狗已经呲着尖牙包围上来。雪豹自知不敌,只好留下岩羊,窜上岩壁,逃之夭夭。

藏狗敢威胁棕熊。朋友说,你一定看过三只野獒大战棕熊的视频吧?三只藏獒在山地上拼命追赶一只逃跑的西藏棕熊,搏斗的场面十分壮观。其实,西藏棕熊是个头极大的顶级野生动物,它虽然杂食,但也喜欢肉类。由于它个头高大威猛,尖牙利爪,力大无穷,所以即便是雪豹和藏狼,也绝对不敢轻易惹它。

还因为藏熊的性格好记仇,一旦惹了它,它就会和你不死不休。但是,它居然被三只藏獒给追得满山逃跑,并不得不以一战三,最终把藏獒打跑。由此可见藏獒恢复野性和猎捕能力有多可怕。

藏狗咬杀岩羊。朋友说,岩羊又叫崖羊、石羊、青羊等,形态介于绵羊与山羊之间。他到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的白扎林场和甘德县岗龙乡夏日乎寺时都曾见过岩羊。这种动物十分奇特,喜欢高山峭壁,习惯于生活在三千米至六千米之间的山峦上。在峭壁上轻松地纵身一跃可达二三米,要是往低处跳跃,可达十多米。别的动物十多米的高度摔不死也得重伤,但是对于岩羊,却是正常的运动。

所以,它的天敌只有雪豹和藏狼,再就是金雕。但是,2013年左右,许多林场的护林员和林业公安人员反映,这几年有流浪的藏狗开始进攻岩羊领地,并捕捉岩羊为食。有野生动物保护者曾经拍下的视频记录着:几只藏獒竟然学会了分头包围和潜伏突袭的战术:一只岩羊正得意洋洋地轻松逃脱着身后一只藏獒的追击,却陷进了另外几只藏獒的伏击圈。它刚想逃脱时,却被另一只潜伏的藏獒突起,一扑而获,成了藏獒口中的美餐。

朋友说,流浪藏獒的突然杀入自然界,打破了长期以来形成的雪域高原的自然生态平衡,也可以说是起到了破坏的作用。他曾经多次和北京大学以及其他内地城市来玉树自然保护区和三江源果洛保护区的野生动物保护专家交流过。这是专家们的忧虑,也是当地政府的忧虑。

(作者简介:王天祥,山东青岛人,高级记者、作家,出版长篇小说、旅游文学、报告文学、历史文化、旅游文化、诗词赏析、企业管理、市场分析、成功学、人才学等各种专著42部,撰写电视剧200多集,创作历史、文化、风光、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