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人自称黄帝后裔,但又是东夷部落首领伯益的后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关于秦国人的先祖,据《史记·秦本纪》记载:“帝颛顼之苗裔。”太史公司马迁认为,秦人祖先是帝颛顼后代,而嗣顼是黄帝后裔,故秦人也应属黄帝后裔的一支。司马迁作为汉朝史官,对于前一个朝代秦朝的记事和评论,多依据秦朝留下来的典籍和公认的说法,因此可以看出秦人有自认是黄帝后裔的说法。而且,根据《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秦与周均是黄帝后裔。秦人以华夏自居,奉黄帝为始祖。但是,种种资料又表明,秦人是东夷部落首领伯益的后代(可参考小编写的另一篇文章《如果大禹正常禅位,继任者居然是秦始皇的先祖》),而显然黄帝不是东夷族,这不是相互矛盾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黄帝之孙颛顼促成炎黄和东夷部落的融合

古代东夷族和西羌族,是构成当今中华民族的主体族系,是凤文化和龙文化的两个历史源头。东夷族的始祖是太昊伏羲氏和少昊金天氏。西羌族的始祖则是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而东夷和西羌两族在长期频繁的历史交往中又不断融合,从而形成了今天中华民族的主体族系。

在上古时代,东夷族最早起源于今天的河北燕山一带,到了东夷族重要领袖少昊时期,由于人口的繁衍和生活环境的需求,他的氏族由北向南不断推进,沿渤海湾南迁至今天山东半岛的泰山山脉一带,并沿着东海岸逐步扩展到江淮地区。后来氏族不断发展壮大,少昊的德能赢得了东夷各部落的众望,被推举为东夷部落联盟的大首领,便建都于曲阜。据《路史》注引休子云:“少昊(嗥)生于雅华之野”。后来南迁,“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于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穷桑、曲阜,都在今山东省曲阜市。所谓登帝位,实际上是被推举为东夷部落联盟的领袖。

后来炎黄部落的高阳氏颛顼得知少昊氏德高望众,就率领他的氏族东迁投奔到少昊部落所在的穷桑地区,并且得到了少昊部落的信任。此后,颛顼氏族与少昊氏族在共同发展过程中进行了联姻,颛顼成为少昊的得力助手和辅佐大臣。少昊去世之后,颛顼以华夏族人的名义继承了少昊部落联盟的领袖之位。过了不久,颛顼将氏族内迁中原(今河南濮阳一带),他自己又继承了祖父黄帝所担任的中原炎黄部落联盟的大首领。这时的颛顼,一人身兼炎黄与东夷两大部落联盟的领袖,从此更进一步促进了两大部落的大融合,以至后来有的东夷族成员甚至被融合加入了颛顼氏族。

二、颛顼孙女与东夷嬴氏男子的婚姻造就了秦人先祖

据《史记》记载,颛顼的孙女女修吞玄鸟卵生下了大业。这实际上是东夷族崇拜鸟图腾的少昊赢姓男子与华夏族颛顼高阳氏的孙女女修的婚姻结合,共同生下了大业,并且仍以男方之祖少昊氏之赢姓为姓。《路史》说:大业娶了少典氏族之女名叫女华的为妻,生子名繇,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传说人物皋陶,皋陶名繇,字曰庭坚。皋陶生了六个儿子,长子就是秦人先祖伯益。但由于当时的东夷少昊氏族尚且保留着男嫁女方,男子入赘,子女从母而居的母系氏族传统习俗,再加上周、秦以来,许多文人都推崇周人的远祖黄帝、颛顼系统为中华民族的正统,而将少昊集团列为东夷。由于这种历史误会,才出现了部分伯益赢姓之后追尊母系始祖女修的族祖颛顼为远祖的现象。

如此看来,由于东夷的少昊带领部族壮大,吸引了黄帝之孙颛顼来投,又在颛顼的带领下进一步发展并促成了两大部落联盟,并且由于联姻,其曾孙大业身兼两大部落血脉,而大业之孙伯益又是公认秦人先祖,所以,秦人既可以说是东夷族后代,也可以说是黄帝后裔。